你聽說過沒?

其實生活也是一種藝術。

不過說這是藝術也未免太抽象一點,這樣吧,我們將藝術限縮,讓它具體一些…。生活在這花花綠綠千奇百怪的世界裡,總會有一段小驚喜,縱使是常常待在自己身邊的人,某些方面,你可能還是對他有所不知…。

好比說…就像金俊秀人生中遇到一件讓他亂了心亂了手腳的事情,雖說什麼都亂了…不過這倒是摸清了他們家朴有天的劣根性。

這故事就發生在極為平凡的日子裡…



「喂!你耍賴耶!你怎麼可以趁我偷喝水的時候放絕招把我的角色打死啊!」金俊秀看著自己電腦的螢幕,差點沒拿起鍵盤往朴有天的方向砸去,氣憤的瞪著對面的那人

朴有天滑鼠移動了一下,盯著螢幕然後將網路遊戲下線,關了電腦後,站起身,嘴角稍微的抽笑著,沒安好心的說:「這是比賽呢,誰讓你比賽這麼不專心,怪誰啊?說好的,輸的人得懲罰。」

「去你的,我才不管!」金俊秀嘟了嘴,轉身就往他們兩人的房裡快步走去

朴有天在後頭倒是也沒說什麼,反正他就明白他家這小傢伙就愛耍賴,沒有一次能心服口服的接受對方贏,說起來,就是輸不起嘛!

不過這倒也沒關係,他自有辦法去懲罰現在將自己埋在他們雙人床裡的金俊秀。

朴有天走進了房間,看了一下那將自己包的非常像毛毛蟲的金俊秀,然後坐上床,壓低身子在金俊秀耳邊輕聲說:「我說俊秀,別這般的駝鳥心態了。你就這麼以為你光靠著這樣的薄棉被就能讓你與世隔絕啦?」

「你吵死人了。」金俊秀翻了個身,包的更是扎實了,他就這麼背對朴有天,沒打算再搭理他

朴有天也是只是笑笑的沒說什麼,然後起身走向櫃子,抱了一個箱子出來,又走回床緣,將納箱子擺在一邊,人也甩上了床,然後兩隻大手臂就將那被對自己的金俊秀摟進懷裡…。

「你幹麻?」這聲音多麼的不屑,金俊秀完全就是不想轉頭看他

「俊秀阿,勝敗乃兵家常事…不過約好的事情還是得有個落實吧?」朴有天在金俊秀的後頸時不時的哈著熱氣,貌似是故意的樣子

「都這麼晚了,改天再懲罰。」金俊秀明白他後頭那人哈出這氣息裡包含著什麼,情慾,淫瀰,漸漸的擴散在他們呼吸的空氣裡…

朴有天倒是沒打算理會金俊秀開出的條件,手裡慢慢的將那包的特緊的棉被鬆綁,然後不疾不徐的說:「輸家還談條件?我說,我現在就要你。」

金俊秀聽了這句話豎了身子,冷汗直流,反射的就抓住那唯一能保護他的破被子,嘴裡還不停的喊著:「我不要啦!我真的不要啦!」

朴有天就明白他會賴帳,他就無視了金俊秀這般沒品的性子,然後被子被大力一扯,金俊秀沒了罩門,只能看那件破被子被丟了老遠,抬頭就對上那居高臨下的朴有天。

他笑的花痴,看著自己身下的金俊秀,欺身就吻上…

金俊秀只能做最後的掙扎,用那稚嫩的雙手徒勞的推著身上之人,明知沒用還是得推,至少這麼做可以證明一下自己其實還是很男人的。

朴有天根本不把那阻礙放在眼裡,他專心的進攻金俊秀的唇舌,金俊秀那來不及吞的口水隨著兩人的翻攪流出了嘴角,成了一道漂亮的銀絲…

金俊秀那雙手是越來越沒力,就不曉得為什麼只是被他吻著這些力量都被吸走了,苦無頭緒…唯一能做的,就是順著自己的感覺走,然後慢慢無意識的回應他。

很好,回應自己代表有所覺悟了吧?老子就不客氣了。朴有天心想。

於是他就這麼順著脖子那漂亮的曲線,一路的往下吻,一隻手將金俊秀的衣服給往上掀了開來,另一隻也沒閑著的開始揉著那蓓蕾,金俊秀頸間被吻的酥麻,而現在蓓蕾也被攻陷了,胸口更是傳上一陣電流到整身,讓他口無遮攔的呻吟了出口。

「……嗯…嗯…。」金俊秀開始漸漸的喘氣…一手堵著自己的嘴唇,那手背是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吐出的熱氣,幾乎可以灼傷他那柔嫩的肌膚了

朴有天聽著那悅耳的淫唱,很順利的就扒光在金俊秀身上所有的遮蔽物,等四角褲整個又被丟出了床,他還有些饒味的在金俊秀耳邊說:「你的小秀秀都迫不及待了,你還說不要?看來你比較不誠實呢。」

說完,他一手就覆上去替金俊秀的分身照顧照顧,還不一會的用舌頭像是在吃櫻桃般的舔著金俊秀的蓓蕾…

一下子乳首,一下子自己的分身…這些快感飛快的如電流一樣傳送到自己身體的每個角落,以至於讓他的身子顫抖了一下,那管不住的嘴又叫了起來:「…啊…嗯…嗯……」

朴有天滿意的笑了笑,他手裡握著金俊秀的分身,然後慢慢的起身與金俊秀拉開距離…鬼魅的笑說:「俊秀阿…我突然想看你手淫的樣子呢。」

金俊秀是聽的模糊可卻也沒聽的不明白,於是他用那氤氳的雙眼看著朴有天說:「我才不要…。」

「不要是吧?」

朴有天放開了手中金俊秀的脆弱,下了床,走到放箱子的那床邊,將箱子放到床上。躺在一邊的金俊秀根本就沒理會他到底要做什麼,只是趁這機會讓自己好好的喘氣…。

後來朴有天,又坐上了床,他雙腿打開然後把躺在床上的金俊秀抱了起來,讓金俊秀坐在自己前方,把他禁錮在自己大腿的範圍內。

「俊秀阿…。」朴有天兩腳由內向外的勾著金俊秀的腳踝,只見金俊秀的腿越張越開,他蠱惑的在金俊秀耳邊又說:「把腿再張開一點。」

金俊秀壓根就沒理他,可也沒反抗的任他將自己的腿打開…。

朴有天心想也沒關係,這就是因為金俊秀還未完全被情慾埋沒才這麼不聽話。他就這麼玩味的摸上金俊秀的大腿內側,金俊秀身子下意識的打顫,他就像隻受驚嚇的小兔子,那柔嫩的背更是害怕的貼緊了朴有天的胸膛…

只是見朴有天笑的曖昧,那隻手慢慢的又攀上金俊秀的火熱,他低頭吻著金俊秀的嫩脖,用那滿是情慾的嗓子說:「等等我就看你會不會自己動手了。」

朴有天的右手慢慢的揉著金俊秀的脆弱,用著拇指愛撫著金俊秀那吐著淫液的鈴口,接著又慢慢的上上下下的蹂躪,金俊秀舒服的更是往朴有天的胸口靠,雙手無助的抓著朴有天兩邊的手肘,用力的抓著。而金俊秀那小腦袋瓜靠上朴有天的肩膀自己陷入了情迷無意識的慢慢將頭仰起來,嘴裡不小心的就溢出了會讓人聽了沒理性的呻吟…。

「…哈…嗯…有天…快…快阿……」只見金俊秀將自己那白皙的雙腿打的更開,像是等不及等等要來的高潮一樣,他的身子隨著朴有天的節奏,也開始胡亂的蹭著朴有天的身體…尤其是那已慾望勃發的朴小弟。

朴有天聽著金俊秀的要求,加快了手中的力道…用力的愛撫金俊秀的分身,惹的金俊秀更是嬌聲連連,只見金俊秀的呻吟快達巔峰之際,朴有天很壞心的放了開來…那手又摸著金俊秀的大腿內側…

「俊秀阿…想不想要?」他吻著金俊秀的臉頰,邪魅的又沾著金俊秀那些流出的愛液,更往下的找著金俊秀那兩顆球饒味的玩著。

由於朴有天不停的按摩著那兩顆小球,金俊秀的分身是快射了可又射不出來…只見他那小手放開了朴有天的手肘,然後慢慢越過自己的小腹…來到了自己分身的位置,那粉嫩的手跟他的分身顏色明顯成的對比…然後自己慢慢的對著那分身開始上下的搓揉…

「…啊…嗯……哈…」金俊秀又開始舒服了起來,配合著朴有天按摩他身下的那兩顆小球,感覺更是不一樣的…金俊秀於是加快了手勁…

「做給我看看…俊秀。」每句話話都唆使著金俊秀放縱自己,後來朴有天的雙手更是推開了金俊秀的雙腿,他的頭就靠在金俊秀的肩膀上,欣賞著這金俊秀手淫的畫面。

「…啊…啊…嗯……哈……啊!」

金俊秀那些淫液就灑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朴有天滿意的抹著那些精液,又回過頭將它抹上金俊秀的身分上…

「真好看呢…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俊秀你安慰自己的樣子…。」朴有天另一手將金俊秀的頭轉過來,然後吻著那發紅的雙唇,像是給他獎勵似的,安慰著那頻頻發出淫聲的小嘴。

再來朴有天讓金俊秀臥趴在床上,然後叮囑著金俊秀那屁桃得抬高對著自己…接著他從剛剛搬上床的箱子裡拿出了KY,挖了一口塗上金俊秀的那嫩穴的周圍…。整個屁股都被朴有天用的溼滑,然而他就這麼進了一根指頭,像在畫圓圈一樣,在金俊秀的肉壁裡蠕動著…。金俊秀就這麼倒抽一口氣,不過卻也接受著朴有天這樣的開拓,當小穴明顯的變大一點後,他又進了第二根手指…。他看著金俊秀那趴在床上的臉蛋,皺起了眉頭,嘴裡嘟嚷著:「痛啊…。」

「等等你就爽了,忍忍。」朴有天那兩根手指緩緩的抽插,還微微的能聽見小穴那發出的淫瀰聲音,他更是惡劣的對著金俊秀說:「你知道你這穴口有多誘人嗎?」然後又快速的用手指抽插,聽著那小穴發出的絲竹…而趴在床上的金俊秀也很誠實的吟著:「…嗯…啊……。」

不過這樣的爽快並沒有持續多久,朴有天抽回了手指,又從箱子裡拿出一樣情趣道具…。他將金俊秀翻過身,然後拿著枕頭墊高金俊秀的腰際,看著那欲求不滿的卻口收縮著…。

他拿著那情趣道具慢慢的插入金俊秀的穴口裡…然後期待的說:「俊秀阿,來做個實驗吧…看這東西能不能找到你的敏感點。」

金俊秀皺著眉頭,才剛要問那是什麼東西,朴有天就開啟開關,那東西變開始在金俊秀體內活躍著…

「…啊…那…那…什麼…啊…嗯……啊…」聽到這一連串的哼哼吟吟,朴有天挑了眉觀察著這情趣用具在金俊秀的穴裡震動著,有些滿意的笑了笑。

「這個阿,我最近在網路上看到類似按摩棒的東西吧。聽說它會很按摩你的前列腺呢…舒服嗎?」

朴有天就握著那按摩棒,欺身吻著那不停呻吟的小嘴,然後握著按摩棒的那隻手轉動著按摩棒,在金俊秀的肉壁裡翻攪…

「…嗚…嗯……嗯…!」被吻的沒辦法盡情呻吟的金俊秀只能鼻腔共鳴的吟著

朴有天很好心的放過他,一放開他那小嘴,金俊秀那嘴就開始放聲的喊了出來…

「…不要阿……那裏…太…太舒…服了……」金俊秀身手就想把自己穴口裡的按摩棒拿開,朴有天沒有用什麼力的就撥開那不安分小手,然後說:「原來是這裡啊…看你這麼舒服還不要啊?你的小秀秀又抬頭了喔!」

字字句句都說的淫穢,不過也不知道那舒服到只能不停呻吟的金俊秀有沒有聽進去…。後來朴有天就將那按摩棒固定,然後邪笑的對著金俊秀說:「俊秀阿,還有更強的呢。」雖後他就將那按摩棒電力開到最大,整間房裡就聽到那按摩棒發出的聲音和金俊秀舒服的叫著。

「啊!不…不行…這……啊…停……哈…」

朴有天看金俊秀迷亂成這樣,發現自己應該是買了好貨。於是金俊秀沒在矜持的放聲大叫,其實他還滿喜歡這樣的聲音,金俊秀的嗓子不像女性一樣高的可怕,也不像一般男生低沉的難聽,剛好界在一種不高也不低的灰色地帶。而那又微微沙啞的嗓子呻吟起來不是刺耳,反倒聽的讓人覺得愛不釋手。

「不行啊?那就算了吧。」朴有天關了電源,然後將那按摩棒抽出。

金俊秀突然的空虛讓他不曉得該怎麼辦…而自己那抬頭的分身也沒人安慰,他就喘著氣躺在床上,但沒多久他的後挺就有了更碩大的東西進入…

「啊!…朴…朴有天!」

「不用這麼不屑,我可不希望那個東西帶給你高潮。記著吧,你想要的只有我能給。」

朴有天就這麼接下去的抽插,金俊秀更是大叫了起來…方才的快感還沒消退,現在又一波接著下去,這只能讓他更緊閉眼,嘴裡不停的亂叫。

「…哈…你…啊…嗯……快點…快……。」

房裡就剩那金俊秀美麗的妙音跟那撞擊聲,以及穴口跟肉棒的摩擦聲響…朴有天更是加快了速度不停的抽插著,最後他將自己的熱液射進了金俊秀那誘人的小穴裡…而金俊秀的分身因為前列腺帶給他的快感也再次的射了出來。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在床上喘著,可那身分也沒抽出,輕聲笑著說:「還沒完喔,俊秀。」

金俊秀已經完全沒力的任由朴有天擺佈…

後來只聽見朴有天說他研究許多的姿勢都想試試…然後抱著金俊秀便開始實踐他的真理之路…。金俊秀也沒反抗的…反正自己也挺爽的,那就一起尋找朴有天所謂的真理吧。



隔天,金俊秀連動都不想動,應該說他一動就全身痠痛!

「你下次可不可以別玩這麼火?」金俊秀也只能用說的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管你阿,我還打算去買別的道具回來拿你當試驗。」朴有天吻住那可口的小嘴說道

「跟你相處這麼久…真沒想到你有這種癖好!」金俊秀閃過了他的唇舌,瞥了頭鄙視他!

「我這種癖好不是挺好的,看你昨天還不是爽的叫的跟什麼一樣。」

朴有天總是能將金俊秀說的他回不出話來。

為什麼?因為他說的全都是事實啊!

這就是他們藝術的生活,朴有天這完全的劣根性讓金俊秀在床上很藝術的過了一晚…。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