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頭暈轉向,他模糊了眼前視線,雙手環著朴有天的頸肩,屁股就擱在朴有天的腹上,接受著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他聽見手機響起的聲音,可卻無力伸手接起,所有的力氣都用去抵禦外敵,現下的他只能如無尾熊般地纏在朴有天身上,享受著這前所未有的疼愛與寵溺。

他不明白事情為何會發展成這樣,明明說好只是彼此撸一撸,結果他不但沒撸到朴有天的武器,還賠了他這輩子最令女人羨慕的鴨屁屁。按常理來說,他是該反抗,但依他容易感性的特質而言,他還是情不自禁的接受了。

朴有天已經成功在他體內灌溉了兩次,他屁股都撞得發紅,前端的小傢伙也因被玩弄太多次而慢慢泛疼,但奇怪的是,朴有天看上去卻一點兒也不累,甚至無視已流逝的時間以及他被消磨的體力。可他仍是不會替自己著想,既然朴有天還有興致,他也不大好意思打擾,就怕掃了朴有天的性,讓朴有天沒了面子。

他疲憊地趴上朴有天的肩,小嘴不禁就咬了朴有天的頸,輕微地從齒間抱怨,希望朴有天能在這一發成功射出以後就放過他這個已傷痕累累的堡壘。

他精神漸漸地渙散起來,就在他頂不住之際,他又聽見了手機鈴聲。

「電話……有電話。」他細聲在朴有天耳邊說著,只是朴有天像是著了魔似的,不願他分心於外,狠狠吻了他一口,又對他的脆弱下手,「俊秀,你現在是我的僕人。」

「不……」他蹙起眉來捉了朴有天的手腕,苦求道:「不要再弄了……。」

酥軟的懇求本該起作用,但這回的朴有天與往常不同,不是由朴有天順著他,而是他得順著朴有天的意走。電話聲響又停止了,前前後後他不知道錯過了多少電話,但能料想的到,來電者應該都是崔珉豪。

在朴有天無法滿足的情況下,他又免強陪朴有天玩了幾回,待他腿中囊物都快被榨乾時,突然管家敲了門,來不及反應的他們,朴有天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了棉被往他們交疊的身子蓋。

「少爺,有同學……呃,來找您。」

站在管家身後的崔珉豪,見管家反應古怪,便逕自走向前,將房門推得更開。

入眼的情景讓在場所有人都傻了眼,就連崔珉豪也不可置信地看著在朴有天身上拼命喘吁的金俊秀,金俊秀難為情地與崔珉豪相對,雖說這不是抓姦,但卻與被抓姦的感覺相雷同,讓他一度說不出話來。

「請等我們一下。」朴有天率先說。

崔珉豪總不能拒絕,便識相地走出了房間,等待房內兩人將衣衫給穿上身。

金俊秀幾乎連動都不想動,朴有天的退出,讓他穴內的熱液順勢導出,全身黏膩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不過朴有天並沒有在一旁裝死,抽了幾張濕紙巾便為他擦拭,還牽著他進浴室裡為他清洗。

「珉豪在外面會等很久……。」

「也只能讓他等了。」朴有天哄著他說。

待他們整裝完畢,也已經三十分鐘以後的事情。

「呃,珉豪,你怎麼會來?」金俊秀問。

崔珉豪倒是沒追問他為何不接電話,只說:「我今天去找了昌珉,希望他能回歸社團,不過他拒絕我了。」

朴有天在一旁優雅地喝著茶,低聲答道:「他大概不會回來了。」

崔珉豪朝他看去,不明白為何他能如此篤定,「為什麼?」

朴有天笑了笑,只道:「只要他還喜歡著你,他就不可能回來。」

這話不只崔珉豪聽胡塗了,就連一旁在替自己屁股按摩的金俊秀也聽得一頭霧水。

不過朴有天沒繼續多解釋什麼,微笑道:「你若不想給沈昌珉機會,勸你還是離他遠點。」

崔珉豪的大眼看向頸肩滿是吻痕的金俊秀,不發一語。

曾以為同性戀這種事情很不正常,可為何今日瞧見自家社長的春光,卻是一副爽樣?







其實珉豪你也可以找昌珉試試...(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