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在一次的意外裡發現了金俊秀這樣的能力,雖說這一切僅是沈昌珉的推論,可這話聽在朴有天耳裡卻莫名的發出了共鳴。為了確定這話是否是真的,朴有天開始針對金俊秀的想像力訓練起來。說訓練是好聽一點,對於金俊秀而言,簡直是不人道的強迫。朴有天實在也不想這麼做,可金俊秀的想像力真的不好,沒特別的情事或其他外在因素,他的腦子像不會轉動一樣,想像不出什麼東西來。

於是朴有天就想了這方法。

「俊秀啊,你忍耐忍耐。」朴有天無奈的說著。

金俊秀坐在椅子上皺著眉看著他將自己的手腳綁住,腰上又再綁了一條繩子。

「有天你要做什麼?」金俊秀不安的問。

朴有天只是輕聲的回:「做個小測試。」

這個測試,他可是賭上了自己的身體啊……。如果沈昌珉推斷錯誤,害自己失敗了,他肯定第一個跑去殺了他。

金俊秀那雙鳳眼害怕的看著朴有天,他不懂朴有天要做什麼。只見朴有天進了廚房,然後拿出了一隻菜刀又走了回來。

「你不要拿那麼危險的東西啦!」金俊秀幾乎是尖叫了起來,好端端做什麼拿菜刀?

朴有天吞了口口水,低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金俊秀,「俊秀,你喜歡我吧?」

幹嘛又問這種事啊。

金俊秀撇開頭,似乎不想回答。

朴有天曉得這樣的反應就是喜歡,但是他接下來一做的事情,金俊秀不能不看啊。他需要金俊秀的想像力來解救自己。

「原來俊秀不喜歡我了……。」

金俊秀聽見這話當然馬上的抬頭看著朴有天,只見朴有天拿著菜刀緩緩的就要往自己右手的脈搏切上去。

「有天你不要做傻事!」金俊秀喊叫。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本想慢慢切的,但想想感覺好像很痛,於是他又將刀子抽回,決定用插得比較快。

呀!

刀尖一揮,朴有天就往自己的手腕刺了下去!

即將上演的裡當是滿地遍血,可問題是自己明明是刺下了手腕,但卻沒感覺到疼,況且也沒血滲出。他看著自己的手,他整隻手臂成了鐵灰色,像是鋼鐵般得一樣堅硬。他動著自己的手臂,沒幾下他的手便退了色,又成了一般人的色彩。

「怎麼……」話都還沒說完,金俊秀就從他手中搶過菜刀,還不忘對他怒罵:「叫你不要這麼做你都不聽!」

朴有天訝異的看著金俊秀,人……他人竟然從椅子上自己鬆綁了。

他記得剛剛綁他還是打什麼童軍結呢!

金俊秀生氣得走進廚房,將菜刀放回原位。走出廚房後一眼都不看朴有天。他知道金俊秀生氣了,可是他還是不忘做實驗後的檢查。他撿起地上的繩子,繩子明顯不是被解開,是自己斷裂的。

果然……沈昌珉說的沒錯,金俊秀的能力便是想像力,就連貼在冰箱的那張紙一樣,除了金俊秀以外,沒有人能撕下它。只不過這樣的能力,金俊秀用得太過平凡,所以並不曉得自己有這樣的能力,讓金俊秀自己以為,那是每個人都會的能力。

他將那些斷裂的繩子丟入垃圾桶,然而緩緩走到金俊秀的房間。門還是這樣被緊緊的關上,看來他是真的惹惱金俊秀了。

"叩叩"

他敲了金俊秀的門,金俊秀沒有回應,他便轉了喇叭鎖……門沒鎖。

看來金俊秀還是留給自己機會嘛!

「俊秀。」朴有天關了上門,看著背對著他躺在床上的金俊秀。

金俊秀連轉身都不願,充耳不聞。

朴有天嘆了口氣,慢慢的走過去。當他站在金俊秀背後時,金俊秀說話了,「你可不可以別老做傻事?」

朴有天乖乖的站好,不敢回話。其實他還真記不起來他自己做過什麼傻事呢。

「要我吸你的血,然後衝上馬路給車撞,剛剛又要拿刀刺自己,你腦子有洞嗎!」

顯然不是問句,金俊秀是真的懷疑他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金俊秀劈哩啪啦的背對著他念了起來,朴有天內心聽的愉悅,好家在金俊秀不見自己的表情,不然肯定認為自己有被虐的傾向,被人念還能這麼高興。也許以前從未有人這樣關心過他,突然被關心,那樣個感覺他說不出個形容。

回想起來,他小時後因為看了血腥片,雖然不曉得什麼是恐懼,但卻對人會流血這樣的事情產生了興趣。於是他也拿起了美工刀,朝自己的拇指快速劃了一刀。他並不覺得痛,而且也沒有血流出來呀。於是又畫了幾刀,等到拇指開始冒出血後,他才曉得原來電影演的不是騙人,人真得會流血。

他做過的傻事也不只這些,這麼說起來……也許自己腦子真的有洞吧!

金俊秀罵完後也沒回頭看他,不過卻背對著他哭了起來。那樣啜泣的聲音還真讓他心疼了起來,於是他也爬上金俊秀的床,手自動的環住了他的腰。

「腦子就是有洞才會認識你嘛……。」他痞痞的說。

這麼說起來也沒錯,要不是朴有天夠有膽量,在發現自己的身分時一般人早會離他離的遠遠的,哪能這麼有愛心的養著他嗎?

朴有天又抱緊了他,在他後頸吐著熱氣,「別哭了啦,下次不會了。」

他將頭埋進了枕頭裡,悶悶的回:「我只剩下你了。」

朴有天將他摟進了懷裡,輕輕的吻著他的頸子,然而慢慢的將金俊秀人翻正過來,吻上了那紅唇。他的手探進金俊秀的衣服裡,摸著那吋吋肌膚,惹得金俊秀全身發燙。

「既然只剩下我,那就請你好好享受我吧。」

這句話是多麼的情色,可卻又帶著哀愁。他能陪金俊秀多久?不曉得。

金俊秀不懂那話是什麼意思,開口才剛要問,嘴巴又被朴有天封了起來。兩人唇舌交纏,沒幾下朴有天就利落的脫了金俊秀身上的衣服,嚙咬起他的身子。

金俊秀大力的吸口氣,然而喘著。

「你唯一的壞處,就是留不下我的痕跡。」朴有天肺腑的說了這話。

金俊秀明白,自己的身子會修復,當然是留不下朴有天的痕跡了。

他那白皙的手臂圈住了朴有天頸子,將朴有天拉下,然而對準了朴有天脖子,咬了上去。朴有天原以為金俊秀想喝血,頸子卻無痛處,金俊秀只是輕輕的吸吮著,脖子上被吸出了一片紫紅,金俊秀看了看,滿意得又躺回床上。

「留下我的就好了。」金俊秀那紅紅的眼眶紅紅的鼻子說出了這樣的話,朴有天禁持不住,就撲了上去。

多可愛啊,難得金俊秀會說出這麼人性的話。於是兩人你儂我儂,在床上東滾西滾,搞的床像是被火藥炸到一樣。金俊秀的嬌聲連連,朴有天又不肯罷休的更是惹的他沒辦法禁聲。

「你快……快點行不行啊?」金俊秀紅著臉皺著眉說。

朴有天老愛在自己要去天堂的時後搞這招,自己就像是斷翅的天使一樣,遲遲飛不了。

「不行喔,難得你這麼性感。」朴有天笑著說。

這什麼話啊……。

金俊秀鳳眼眨了一眼後,再次睜開便是那不陌生的深紅瞳孔。

朴有天的卻身子自己動了起來……。

他感覺不對勁,於是看了金俊秀那令人垂涎的臉蛋。

慘了慘了……想像力啊!

「俊秀!你在想什麼!」朴有天趕緊搖了搖金俊秀的肩膀說。

金俊秀眨一眼又變回了原有的顏色,朴有天的身子停了下來。

「想什麼……?」金俊秀迷茫的看著他,嘴裡重複著朴有天的話,「沒想什麼啊……。」只是想……想快點解放而已。

朴有天也曉得,金俊秀想要了。為了不要再次有這種主導權顛倒得事情發生,朴有天最後還是給了金俊秀滿足。

好險啊……。

金俊秀不懂攻受為何物,一旦懂了,恐怕自己的地位就得被篡位了。

真是恐怖的想像力……。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