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天堡的混亂也暫時告一段落了,就當眾人將八五給送進牢房後,本是落荒而逃的溫子然也不知從哪冒出來,建議楚焉道:「我看這牢籠是關不住他們的,要不索性都麻痺他們吧。」

 

看來溫子然不知又研發了什麼藥物,那樣的藥在九七身上發揮了作用,他自是會朝著九零與八五身上打主意。九九本想反對,但貌似真除了溫子然的方法外,他們確實沒有其他更好的法子來牽制這仨。

 

於是楚焉同意了溫子然的作法,九零與八五便與九七相同,被沾有毒物的針給紮進了穴口,不久後身軀便沒了感覺,一動也不能動。

 

一旁的九九看得有些擔心,想起方才八五的四肢被楚焉給掐斷,他便請求道:「能請個大夫給八五接骨嗎?」

 

楚焉面無表情,可雙眼冷冽,低聲說:「不需要。」

 

「可是……」

 

「他自己會復原。」楚焉看著地上的八五說道。

 

九九感到疑惑,也朝八五身上看去,果不其然,八五的四肢竟是自己緩緩地歸位,好似一種自我修復一樣。

 

難不成,所有擁有特殊能力的他們,都能有自癒的效果?

 

九九又是望向了楚焉,楚焉臉上疲憊,可身上所有被九七施虐的地方好似也自己復原了,只是九九仍放不下心來,便將楚焉拉至牢房外,楚焉還沒料到眼前的少年想做些什麼,就見九九咬破了自己的拇指,然而說道:「您吸一口吧,也許能將你體內的餘毒退乾淨。」

 

楚焉並沒想到少年會突然上演這齣戲碼,可他也配合地握住了九九的手,將從拇指流出的血給舔進了肚子裡。

 

其實他心中多少有數,在被九七荼毒完以後,再次甦醒的他身子幾乎是完好無傷,而且內力似乎也豐富了許多,精神也比以往清晰,重點是還讓他額外取得了一樣特殊能力。

 

「我今天就與九七待在這吧,您也剛初癒不久,早點休息。」

 

楚焉沒多說什麼,他明白自己就算拒絕了,少年也不會聽勸。於是牢裡的事情,他也隨九九打點,至於其他人,除了小牛與卯一以及在一旁看熱鬧的溫子然外,皆是隨著楚文郎一同離開前去整理堡內的雜亂。

 

九九本想替九七解去身上的麻痺,可身邊另外仨人並不同意九九如此冒然的作法,好不容易才捉住如此難纏的對手,若是輕易地解開九七身上的毒,那他們忙這一整晚不也全都前功盡棄。

 

他們三人說得也不無道理,只是九九內心還有許多想告訴九七的話,他並不想在這狀態下與九七溝通。但有什麼辦法呢?九七一行人的能力確實令人恐懼,若不小心對待,就怕又會給承天堡添亂。

 

「你這個毒大概能維持多久?」九九望向溫子然問道。

 

溫子然算了下,「明天中午不成問題。」

 

只見九七的面容有些掙扎,他的喉嚨已發不出聲音來,但那表情明顯是有話想說。他的雙眼似乎是懇求九九替自己解毒,可礙於其他三人對於九七的不信任,九九也不敢任意妄為,只道:「明早我再替你解吧。」

 

九七蹙了眉頭,並不同意九九的話,可除了眼神以外,九七沒辦法做出任何表達。

 

九九也只能在小牛及卯一的監督底下,陪著九七等人在牢籠裡睡過一晚。待小牛與卯一起來準備早膳時,九九也一道起身,提醒他們回牢房前記得吃下用他的血所提煉的藥丸,避免再次中了九七的毒。

 

然而就在小牛他們離開以後,九九是抱起了九七,便咬了一口自己的拇指,將流出血給九七餵下。九七吞了九九的一滴血,不到一個字的時間,麻痺現象便已恢復,可九七卻捉著九九的臂膀,聲音哽咽道:「來不及了……已經來不及了。」

 

九九詫異,不明白為何九七會如此激動,就見九七立馬推開了九九,緊張地道:「我得趕緊回雋王府,我控制王爺的毒已過,他恐怕已經那些小藥人給殺了……。」

 

九九聽聞是嚇了一跳,二話不說便也替九零與八五解了毒來,就在他正想放人出去時,卯一與小牛正好端著早膳回來,見著九九正要放人的舉動,卯一是拋下了早膳,堵住了牢房門,連帶九九一起關在內。

 

「九九你幹什麼啊!」小牛也不理解地說:「你就這樣放他們走!他們昨天可是差點滅了咱啊!」

 

「不,小牛你聽我說,九七控制王爺的毒已退,現在若不讓九七回去,那些小藥人會有危險的!」

 

卯一看了一眼九七,冷靜地道:「萬一她是騙你的呢?」

 

九九愣了一會,九零見狀便道:「我先回去看看吧。」

 

語畢,人就化成一道毒霧,竄出了牢籠。一旁的八五也爆起了脾氣,怒道:「事到臨頭咱沒必要騙你們,我勸你們閃開,要不我就直接毀了這牢籠!」

 

卯一也被八五這態度所震懾,他與小牛面面相覷,便也順從九九的意思,將九七與八五給放了出去。可未料,九七與八五都還未走出承天堡,九王爺已是舉兵前來捉拿他們了。提前出牢的九零也飛回過來,朝九七輕聲道:「王爺帶了不少兵,粗估有一百。」

 

「一百而已,毋庸擔憂。」九七沉穩地道。

 

可九零卻搖著頭,「王爺也帶了咱的小藥人過來,各自頸上都抵著刀。」

 

「他這麼做,牽制的了你跟八五,但對我沒用。」九七自信地說。

 

九零眨了眨眼,輕聲道:「但……你的毒能控制那麼多人嗎?況且小藥人被放置在最後一排,你控制的射程也沒那麼遠。」

 

「我控制王爺就行了。」

 

一旁的九九想了一會,認為九王爺也不是那樣笨之人,怎麼可能帶這麼多人馬前來報仇,卻沒去想怎麼防範九七的控制呢?果然,當九王爺拎著那群人馬湧進承天堡時,見著九七,便大聲喊道:「尹章夕!今天你要是又控制我,讓我退兵或要我自盡,你那些孩子也不保了!」

 

看來九王爺與軍隊已取得了共識,若是九王爺喊出的指令有悖於今日前來的目的,小藥人們也必需跟著命喪黃泉。這確實是個好計謀,可也是個大膽的棋局,九王爺幾乎是賭上了自己的命想讓九七死無葬身之地,就算一命抵一命也在所不惜。

 

正當他們幾人在想著如何應付眼前的局勢時,楚焉等人也前來看這場鬧劇。本以為九七的事情也就算告一段了,怎麼也沒料到九王爺竟會接在這之後前來鬧場。不過這也正好說明一件事情,多日已來,九王爺就算被九七控制,但仍是保有被控制時的記憶,即使被下令當作沒那回事,那也只是讓人選擇不去提起,並不能抹去記憶。

 

「堡主……九王爺他──」九九拉著楚焉的手臂,似乎想尋求幫助,話都還未說完,楚焉便道:「我去打點王爺,你們先別有動作。」

 

只見楚焉隻身走去,九王爺並未看在他倆長期以來交情,亦是刻薄地道:「如果你也是來勸阻我,我會連你一起殺!」

 

楚焉老神在在地說:「沒問題,但那群孩子是無辜的。」

 

「無辜?搞不好他們與尹章夕相同有著不為人知的能力!」九王爺冷冷地看向他,又道:「說起來,還真拜你所賜!這些人都是從你的藥王谷出來的!是你讓他們有這種怪能力!」

 

楚焉沒有否認什麼,也附和道:「也是因為賣藥有利潤,所以才會造就出這麼多怪物,王爺您的資助也有推波助瀾的作用,您可是我的大客戶之一呢。」

 

這話是說得隱晦,可九王爺並不笨。沒錯,要非他是個好色之人,經常投資承天堡開發新藥,藥王谷至於買上如此多藥人嗎?且當初的九王爺,不也不在乎這群人的死活,如今釀出一個這麼大的禍害,眾人卻只想著甩鍋。

 

「反正今日是來滅了你的承天堡,為了社稷安全,你與藥人都不該存在!」

 

「王爺,若您今天對承天堡出手,就不怕中央過問下來?承天堡可不是誰想動就動的了,況且咱這事並不是沒有其他出路,只要您將那群小藥人放了,我自有方法安置他們,不再讓他們叨擾您。」

 

楚焉說得也不錯,承天堡可說是中土之內最大得藥商,尤其央城內諸多皇族皆使用承天堡所販售的春藥,若今日九王爺滅了承天堡,中央徹查此事,楚焉可隨意編造九王爺的無理,但九王爺想滅門的動機卻會讓難以讓人置信。

 

有誰會相信九七能隔空控制人的心智?

 

「王爺,您可要三思,事情若是鬧大,恐怕也不會有人信您攻打了承天堡的理由。」楚焉是不疾不徐地說道。

 

九王爺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但種種面向看來,他的進攻對於他來說,並不具有任何實益。

 

就當他轉身下令撤兵時,未料士兵們以為他又被控制,便是揮起大刀準備朝小藥人們的頸肩划去,九九等人是驚呼,可在千鈞一髮之際,最後排士兵瞬間止住了動作,手中的大刀皆被抽了出來,只見楚焉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輕聲道:「王爺,帶他們回去吧。」

 

九王爺不明白為何士兵的刀會如有人抽去般地被拋向空中,也見楚焉的氣息不對勁,九王爺趕忙身後士兵大喊,「本王爺沒事!將藥人給放了!承天堡堡主自會處理!」

 

士兵雖不知此話真假,但方才怪事連連,各自也趕忙撤出承天堡。那群小藥人一見著九七,紛紛是朝九七奔了過去,對於方才九王爺的威脅似乎嚇的不輕,一群孩子抱著九七便哭了出來。

 

九九等人是愣在一旁,楚焉也僅是在一旁搧著風沒有什麼表示,只見小牛較為機靈,摸了摸孩子們的頭,蹲下身來說道:「別哭啦別哭啦!哥哥去弄點點心給你們好不好?」

 

說著說著,小牛便也不經意地就帶走了幾個屁孩,前去廚房內弄了些吃的。

 

九九也在一旁安撫著其他小藥人,問著九七:「你們之後打算去哪?」

 

九七沒有看他,只道:「我可沒說從此與楚焉既往不咎。」

 

「但你總需要一個安置這些孩子的地方。」九九理性地答道。

 

一旁的楚焉雖然不怎麼願意,但也難得釋出善意,低聲說:「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給你們幾棟房,夠你們住。」

 

九七是瞪著男人沒說話,可一旁的九零便率先道:「可以。」

 

「我只有一個要求。」楚焉又道:「九九得跟我。」

 

「這事不是誰說了算!」九七憤怒地道。

 

九零似乎是對於九七一直以來的一意孤行感到厭倦,竟是些許不耐煩地道:「你住不住與我沒關係,但我需要一個落腳處,今後也別再用毒控制我,我對於殺楚焉沒有興趣。」

 

「你可別忘了是楚焉害得咱如此!」九七怒道。

 

「是養不起咱的父母害得咱如此。」九零低聲地說。

 

九七語塞,雙眼直愣愣地看著九零。

 

對於九零來說,縱然自己在藥王谷內受了不少苦,可他也活了下來,既然如此,他也只想好好地活下去,不去想復仇這等已經無所謂的事情。要不是當初想逃離藥王谷,其實他也不想殺人,且如今自己會有這般下場,他認為需被責備不只有楚焉,還有當初將他賣掉的父母。

 

雖他對於兒時記憶已不復存在,可他明白,若是沒有此因,他何來此果?

 

一旁的九九見他倆這麼對話,大概了解其實這仨湊一起,並不是所謂目標相同所以聚一起,而是因為背景相同,走一起比較容易生存而已。如今楚焉願意提供能讓他們吃住的地方,九零的生存已可確保,他自是不想再聽命於九七。

 

八五對此也沒表示什麼意見,看來當初九七能計畫此事,也僅是因為他的能力提供了九零與八五一個安定的落腳處,所以他兩才甘願處處受九七牽制。

 

楚焉貌似也看出他們三人的矛盾,雖不能完全解除九七對自己的敵意,但若是提供住處就能化解其他二人的攻勢,那也算是值得投資了。反正他要求的也不多,那三人要住哪他不強求,但他只求九九與他同住一起。

 

這件事情楚焉也下令讓楚文郎去打理,也不管九七願不願意,他同樣備了一棟房給九七。楚文郎本是不同意楚焉的做法,可為了大局著想,安置那三人已是不可不做的差事。

 

幾日的時間,承天堡又恢復成以往的模樣,唯一不同的,便是九九多了許多能拜訪的地方。

 

然而,九九也在這幾天累得不成樣,為了打點好九七等人,也避免九七以毒控人,他是全程陪在楚文郎身邊忙裡忙外,直至楚焉心血來潮要他晚間至淵玄樓內共進晚膳時,他才真正地放下手頭的工作,放任楚文郎等人打理。

 

當少年晚間前來樓外赴約前,小牛早已精明地替自家主子清洗好身子,以便楚焉控制不住獸性時得以享用。可誰知道,九九這陣子是忙得太過,走進淵玄樓內沒幾步,腳步便是踉蹌起來,暈了過去。

 

好險楚焉眼疾手快,大掌一揮,少年的身子便滯於空中,楚焉的臂膀又是一個拉回的動作,九九的身子便被無聲息地拉過去,沒有反抗地任男人抱在懷裡。楚焉就這麼抱著少年逕自地吃起飯來,他總覺得懷中的人兒最近瘦了,抱起來似乎沒有重量,特令人心疼,他還特地準備如此多菜餚,想說讓少年進補一下,怎料少年的睡意遠大於食慾。

 

看來今夜又沒能得逞了,那就等明日進補完後,後日再來索討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