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落成之時,朴府是被朴有天鬧得雞飛狗跳。至朴老爺也明白一切事情的緣由後,他差點沒氣瘋,更是向朝廷遞訴狀,說是金老爺欺婚,沒給予他一個正常的媳婦,搞的最後他兒子也變的不正常等內容。

不過這樣的事情最後卻被鄭允浩給解決。

什麼欺不欺婚,欺到最後朴有天還不是喜歡金俊秀,也上了金府的人兒了,難不成朴府就不用負責嗎?早知道是欺婚也不快告,等到現在他們都相愛要住一起了才告,朝廷的理由很簡單,拆散鴛鴦會折壽,所以駁回原告之訴。

太子說的頭頭是道,而皇上也認為這樣的判斷是正確無誤。究竟是誰腦子有問題,到最後也因為皇上的駁回,這件事情也像沒發生的就過了。

朴有天一意孤行的誰也沒交代他就自己搬出家中,唯一讓他比較掛心的就朴有煥,於是他也僅僅交待沈昌珉要顧好朴有煥,如果自家的弟弟要找他,把他帶過來沒關係,不過若他要找金俊秀,那就死也都不能讓他過來。

領人薪俸的沈昌珉乖巧的點點頭,反正少爺交代什麼他做什麼就好了。至於朴夫人與朴老爺相互的阻止朴有天的決定,朴有天也只是充耳不聞,命著下人照著他的話做就對了。

「兒啊!你這樣朴府的後嗣怎麼辦了?」朴夫人拉著朴有天的手肘,緊緊就是不放人。

朴有天也沒有甩開,他繼續指揮他的,最後是緩緩的低下頭看著自家的娘親,於是說:「還有有煥。」

所以後嗣這種問題不是他的問題了,他將這樣的任務丟給了他家的弟弟。做兒子又不是只有他,他弟弟以後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也是可以生孩子的。他不怪罪金俊秀不能生,或者為何金俊秀偏偏就是個男人。生孩子的這種問題,已不是他人生中的重大問題了,所以沒必要再去擔心些什麼。

朴夫人幾乎是氣得說不出話來,但他又能奈朴有天何?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朴有天總是走在最前端,誰超越他,他就再超越誰。也許就是因為他有這般能耐,所以沒有人拘束的了他。

但有原則必有例外,朴有天任何人都管不了他,但只有一個人管的住。

「有天,你把那木箱搬過來一下。」金俊秀說。

「好。」

也就是只有眼前這紅髮人兒能管的了他了。不管金俊秀說什麼要求什麼,他照做不誤,除非是他認為有可能危及到自己或金俊秀的事情他會考慮外,其餘他都是聽著金俊秀的話,不會違背自己娘子的意思。

不過反觀回來,金府的情況其實也不是很樂觀,但這問題並不是出在金俊秀的身上。大家都曉得金俊秀肯定是跟定朴有天了,那麼金英秀呢?

金英秀日子越久肚子就越大,最後也因朴有天來接金俊秀的緣故,他順勢的又在金府投下震撼彈,告訴金老爺,說是自己已有了曹成模的孩子了。金夫人臉上笑的開心,可金老爺卻不以為然,嚷嚷說要殺了曹成模等等不太可能做到的事情。

金俊秀是站在自己親妹身旁,也只是求爹娘能成全金英秀。要非金英秀的遠走高飛,他可能也沒法遇上朴有天。況且自己親妹也有了愛人的身孕,再如何不妥,至少他們都是幸福的。

所以說來說去講來講去,金府也就這麼定了。金俊秀跟朴有天,那麼金英秀就與曹成模吧。孩子的幸福比什麼都重要,人總有天會老也會死,但死前心頭上掛念的還是自己孩子過得好與壞。

既然都有了自己人生的道路,那麼為人父母也不適合插手,更別說再去逼孩子做什麼選擇。父母的能力有限,所以也得讓孩子懂得該如何自己飛,然後抉擇出自己應該飛往哪裡。

這樣的結果不能算是好,畢竟一個是男人愛上男人,另一個未婚有孕,但什麼也沒有關係了。從現在開始好,那麼往後肯定也會是好。

金英秀不久便出嫁了,金俊秀也搬進了他與朴有天的新朴府開始與他一同生活。

這朴府沒有朴老爺的大,但也足夠容納他們倆人了。下人不多,因為他倆也不喜歡太多人在府上東跑西跑,免得他們太過親密的內容被人看光。

朴有天的作息就算換了個地方也沒有變,他依舊去從事自己喜歡的商業,而金俊秀也是待在府中,不過不是做什麼女人活,而是幫朴有天打點一些貨物,清點有無錯誤。但有時閒來無事的他,還是會去隔壁村探探自己的親妹,替他買了些雞給曹成模,要他好好補補金英秀的身子。

金俊秀的生活過的愜意,他之後也拜師學藝,學了一些絲竹,府上沒人時他會來談個幾曲唱唱,也會特別為了朴有天準備一些樂曲。

這樣的生活已是美滿,且也是滿足了。

金俊秀漸漸的才了解到,以前的自己曾預想過自己會身在何處,處在何方,然而做些什麼。他很會想,但卻是沒想過他也有這麼一天會出嫁,然後愛上一個男人,最後跟他一起生活。

人有時都會焦躁、多想。但很可笑的是,往往走到未來的那天,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過去自己不曾料想過的。

也許朴有天才是對的,走一步算一步,比起自己走一步苦想後面幾百部的路程該如何走還要來的踏實許多。

活在當下的人們,卻不懂的享受當下的一切,總事嚮往著那樣未知的未來。回過頭看看自己,才曉得原來自己會這麼狼狽,不是因為什麼,而只是因為自己不曾好好看過自己眼前的事態。

金俊秀盯著眼前的殘燭,他知道今日朴有天肯定又會晚歸了。

不過這樣的等待早已在他嫁給朴有天的時候就習慣了。可今天的他卻有點累,因為早上忙太多事情,晚上的他也有些體力不支。最後是他是在案上留了張紙條,但他並無將蠟燭吹熄。他脫了自己的衣裳,只穿內衣就爬上床睡了。

朴有天真正回來的時候已不曉得時辰有多晚。但不管多晚,他還是會回到金俊秀的身邊。他今日酒喝得有些多,相當醉醺的他,踉踉蹌蹌的走回自己的臥房,連推門都不穩的他,進了房腳卻忘記得跨過門檻,還差點跌上地。

不過這一切都還好,他最後還是安靜的將們給關上,然後一路走來金俊秀的身邊。

他沒有發現案上的紙條,就只是垂著頭看著紅髮人兒睡的香甜。他慢慢的脫了自己的衣裳,甚至連上半身的內衣都給脫掉,最後便爬上床,就欺在金俊秀的上頭。

「娘子……。」他醉茫茫的喊了幾聲,可雙眼卻清楚的看見金俊秀的櫻唇,很自然的,他便朝著那樣的唇瓣貼了上去。

本來只是輕輕小啄,可朴有天卻越穩越烈,吻的正在睡夢中的神遊的金俊秀都難以喘氣。

「唔唔……!」

金俊秀最後還是醒了,不過當他醒過來以後,才發現自己身上的人滿是酒臭味,像是醉的兇一樣,不停的朝著他肆虐。

「等等!」金俊秀推開了朴有天說。

朴有天上半身沒穿,但現在的他還算是有些理性在,他聽話的沒有繼續動作,只是看著自己身下的人兒微微的喘著氣。

「娘子……」

「你怎麼喝這麼多?」

「我想要你……」

金俊秀愣了幾響,鳳眼就瞧著朴有天的神情。縱然眼前的人是有醉意,不過他說這句話的語氣倒也不像起酒瘋,似乎是真的很渴求的樣子。

「你……唔──。」

金俊秀才想叫他先休息之類的話,可沒想過朴有天又馬上吻住了他,看來他自己的相公這回是真的想要了。他想想,其實在他麼搬來新居後,朴有天一直都是處於繁忙的狀態,也好久沒碰過他了。

於是,他還是順了朴有天的意。

「嗯啊……你慢點……。」

金俊秀打著朴有天的肩,就不懂為何朴有天這麼性急。

朴有天都只是聽著金俊秀的嬌吟,這一夜的晚上到現在,他半句話也沒說過。金俊秀猜不出朴有天是以怎樣的心情來抱他,他有嘗試的過問,只是朴有天卻沒給予他一個答案。

「相公你……嗯哈……」

朴有天的速度是越來越快的在金俊秀體內穿梭,使的金俊秀身子沒辦法乘載那麼多的快感。這樣的快感越是多幾分,金俊秀就越是抓緊朴有天的肩膀,就怕自己最後不知掉往哪個道深淵裡頭。

「娘子……。」

朴有天沒有停,只是嘴上開口喊了金俊秀。

「別再離開我了。」

這句話像是朴有天憋在自己心底許久一樣,說的金俊秀聽見就想哭。原來他一直都不曉得,其實朴有天在自己離去的那陣子,承受了這麼多的壓力。從朴有天現在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毫無憐惜的痛啃自己的吋吋肌膚,要的只是發洩他這陣子所蒙受的壓力,還有這陣子所有以思念來替代的種種不真實感。

紅髮人兒現在就在他的懷抱裡,但受過一次傷害的他,他還是會怕金俊秀又再從自己的指縫間溜走。

金俊秀第一次曉得,其實朴有天也不是真那麼的萬能,他還是有他心中的恐懼以及害怕。

「那,那陣子……對不起……。」

所以金俊秀也抱住了他。

「我會留在你身邊。」金俊秀又說。

說的容易做的難,可最後他們誰都做到了這點。

總是在逆境中求生存的他們,最後明白他們該如何再生。

過程中所吃盡的苦頭,那些已不重要的了……

重要的是,他們,都留在彼此的身邊,履行了『久了自然就會喜歡』以及『我只要求你待在我身邊』這樣的簡單承諾。

很簡單,很平凡,而且沒有很難。


────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