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私密,他不急不徐的動作是讓金俊秀緊張起來了,沒料朴有天不但沒有爆衝,還像個變態一樣的欣賞著他吋吋肌膚,只見朴有天情色的對著他說:「原來朕的皇后迫不及待了。」

金俊秀推開了他,馬上又將自己的寶藍便衣給穿上,氣憤的說:「誰叫你都讓我找不到人!」

事實上他並不是想做這些事情,但他希望朴有天能多多注意他的存在,不要只是娶了老婆而將老婆放牛吃草。雖然金俊秀不愛人管,但朴有天也沒必要做到將他成牛一樣的對待。

雖說金俊秀的雙臂拉著衣裳,將自己的私密處全然掩蓋起來,但朴有天卻沒有因此打算放金俊秀離開。

「你把朕的寢房搞成這樣,然後還打算一走了之嗎?」朴有天的大掌朝著金俊秀的雙腿間摸了進去,輕聲又說:「既然這麼希望朕疼愛你,那朕就義不容辭了。」

朴有天有技巧性的摸著金俊秀的私密,金俊秀的雙手是漸漸的鬆散開來,小手就擱在朴有天的肩上,垂著頭看著被自己的便衣所掩蓋的大掌。朴有天的大掌的起伏是讓便衣也隨著浮動,雖然沒辦法清楚看見朴有天握著自己的寶貝是什麼模樣,但光是看見便衣的浮動,這讓金俊秀是紅了臉,也更是抓緊了朴有天的肩膀。

「把腿再張開一點吧。」朴天在他耳邊輕聲說。

金俊秀乖乖的聽話,方才的霸氣全然的消失匿跡,他就像個孩子一樣的無法為抗朴有天的一一指令。可為了讓自身做起來能夠舒服一點,金俊秀還是開口輕聲的懇求說:「咱去床上好嗎?」

朴有天摸著金俊秀的鈴口笑說:「不好,你都爬上朕的案上了,咱就在這把你想做的做完。」

朴有天是重重的揉著金俊秀的寶貝,金俊秀的額頭也靠上了朴有天的寬肩,皺著眉間在朴有天的耳邊低哼著。而金俊秀身上的便衣也漸漸的鬆散開來,朴有天另一手便將金俊秀後頸的衣口順著背脊往下拉,寶藍便衣就這麼掛在金俊秀的身上,若隱若現的身軀更是讓人越看越有興致。

「嗯哼……。」

金俊秀是將朴有天的寬肩越抓越緊,還時不時的朴有天耳邊低吟道:「有天……快、快出來了……。」

「怎麼這麼快?」朴有天惡質的又說:「你都沒替自己解決過嗎?」

朴有天揉捏著他的囊袋,又握住了他的寶貝問:「還是你一直在等朕替你解決?」

「啊……。」

朴有天有技巧性的把玩著他的寶貝,他的下身是反射性的擺動,然而將站在自己的雙腿間的朴有天夾的更緊一些,嘴上又淫靡的說:「真的、真的快出來了……!」

「那就射出來啊。」朴有天在他耳邊鼓勵的說。

「唔!」

金俊秀咬著朴有天的肩膀,將自己情色聲音給擋了下來,而他是顫了身子也將自己的愛液給灑在朴有天的手上與龍袍上。朴有天似乎不怎麼在乎,他只是將龍袍給褪了下來,隨意的丟在地上,身上僅上下內襯而已。

「果真很濃稠,看來皇后真的沒有碰過自己。」朴有天笑說,但金俊秀卻是喘著氣沒好氣的回:「要你管!」

「朕當然要管。」朴有天看著他的紅唇笑著又說:「你的所有事情朕都要管。」

朴有天推了金俊秀將他給壓上了案上,然而也將金俊秀的雙腿一併的彎曲給擱在桌上,金俊秀岔開的雙腿是將自己股間的私密一同展露於朴有天的面前,雖然金俊秀是有些的不好意思,但無論如何朴有天都是他的丈夫,既然是丈夫,他也覺得這一切都無所謂了。

躺在桌上的他並不清楚朴有天接下來要做些什麼,等到他開始明白以後,已是朴有天在他的小穴塗上那瓶玫瑰潤滑液的時候。

「沒想到皇后連這裡也這麼漂亮。」朴有天的指尖輕輕抹著,眼眸似乎是嘆為觀止。

「你不要跟我盡說一些屁話……。」金俊秀紅著臉答道。

肛門被讚美好像沒辦法讓他高興起來,朴有天沒說過他長得漂亮,結果第一次的讚美卻是獻給了自己的肛門,這樣的邏輯怎麼想怎麼不對。

「你是不是喜歡我的屁股勝過我啊?」金俊秀突然問。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笑了出聲,可是還是不忘入了一根手指進金俊秀的穴內遊走。

「什麼話,朕是喜歡你所以才喜歡你的屁股。」

這樣的邏輯就對了,應該是以他的人為優先,然後才是他的屁股。

「那你覺得我漂亮嗎?」金俊秀的鳳眼看著金碧輝煌的天花板問。

朴有天則是邊開拓,邊壓低了身子看著躺在桌上的金俊秀,他的臉上笑得好看的說:「很漂亮,可是不是女人的那種漂亮。」

「嗯……。」

這聲應允也不知道是不是金俊秀認同他的話,還是因為太過於舒服所以不小心的呻吟。但無論如何,金俊秀也沒有反駁朴有天的話,只是乖乖的張著腿讓朴有天為自己好好的開發,然後等著迎接朴有天。

待朴有天覺得他的小穴大小是適當時,朴有天便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然而坐上了寶椅,對著金俊秀說:「來吧,換你來服侍朕。」

金俊秀撐起了自己的身子,然而伸腿就朝著朴有天寬闊的寶椅慢慢的跪了上去。金俊秀也按照朴有天的話,規規矩矩的將朴有天的褻褲拉了下身,然而輕輕的摸著朴有天的昂首。

「坐上來。」朴有天摟著金俊秀的腰低聲說。

金俊秀的便衣還掛在身上,要墜不墜的更是惹人疼愛。但朴有天似乎不打算幫忙,他就看著金俊秀扶著他的寶貝,然而對準了穴口慢慢的吞下他的昂首。金俊秀的動作很慢,而朴有天也無催趕,耐心的等著金俊秀完全坐上他的雙腿。

「還可以嗎?」朴有天親了金俊秀的小嘴問道。

「嗯。」金俊秀的腦袋靠著他的肩膀輕聲答。

金俊秀的穴口是吸吮著朴有天的昂首,朴有天很想有所行動,只是這樣的姿勢似乎不適合由他來發動攻勢,「你自己來吧。」朴有天在金俊秀的耳邊蠱惑的說。

金俊秀就是太好說話,所以就在朴有天的要求底下,他果真動了自己豐餘的臀部,然而緩緩的抽插起朴有天的致命。本以為做這些事情沒什麼的他,但他卻發現,當他抽動越是快,他的腹下便能感受到更多的快感。他就這般一股腦兒衝著快感而去,向朴有天討著絲絲的快意,下身是不停的擺動著,也管不著他與朴有天接合處是發出多麼淫穢的聲響,也喚不回他早已賣給魔鬼的靈魂。

「哈……。」

但是當他的靈魂快被贖回天堂之際時,他卻沒有力氣解救自己了。

「我的腰我的腿都好痠……。」金俊秀喘著氣趴在朴有天的肩上說。

「那就由朕來。」

「本來就要你來。」金俊秀有些責備的說。

朴有天不覺得如何,他的雙手是扛起金俊秀的膝後,然而站起身將金俊秀給放上桌,低身就吻了他,且也瘋狂的在金俊秀的體內抽動了起來。

「唔……!」

一切都太突然,也來的太快。所有的快意便是快速的湧上,猛然的衝勁是讓金俊秀的靈魂神昏顛倒,他的雙腿便緊緊圈著朴有天的腰際,就在沒幾刻的時辰裡,金俊秀的愛液又第二次的被催促了出來,這回並沒有沾上朴有天的內襯,但卻是情色的射在自己的肚子上。

金俊秀是喘著氣的看著朴有天,只見朴有天朝著他笑著說:「朕還沒射呢。」

金俊秀有些疲憊的看著朴有天,搖著頭說:「我累了。」

「不是練武的嗎?這麼快就累了?」朴有天低身吻著他的紅唇說。

「這跟練武功不一樣。」金俊秀辯解的說。

朴有天臉上笑笑的又用力的挺入,然而說:「咱去床上吧。」

「你還要做喔?」

「朕還沒射的。」朴有天貼心的再次提醒。

「那你趕快射啊!」金俊秀催促的說。

朴有天搖著頭朝著他笑說:「今晚,咱都不用睡了,親愛的皇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