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夜晚裡,明明沒什麼睡到的他卻是一早清晨就醒了過來。他的桃花眼緩緩的眨著,睡了幾刻鐘後再度醒來的他,才真正的發現,昨夜根本不是一場夢。

金俊秀在他的身旁睡得安穩,睡的一點也無防備,然而更重要的是,金俊秀身上一件衣服也沒穿的就依著他睡。縱然沒穿衣服對於金俊秀是而言是種習慣,但金俊秀身上的所有吻痕絕對不會是一種習慣。金俊秀身上的痕跡在陽光底下是顯得更明顯,但看的最透徹的他,心中卻是一點罪惡與怨悔也沒有。

跟金俊秀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覺得很自然也很正常。至於有無以下犯上,他心中也排除了這樣的想法,然而接著注進他腦子裡的想法卻是,金俊秀現在會躺在他旁邊睡得如此安穩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他抱金俊秀,金俊秀也願意讓他抱,這不是基於不甘寂寞,而是自古以來的例行公事。

昨夜的他是從金俊秀身上得到了不少歡愉,但一直以來呼之欲出的記憶卻是一點進展也沒有。究竟紅髮男人跟金俊秀對他而言是怎樣的存在?他的心中沒個答案。可既然想不起來,他也懶的強求自己了。

眼前睡得像隻貓的金俊秀似乎是在昨晚接受了他的表白,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他總覺得就算自己不喜歡金俊秀,金俊秀還是會對他這麼熱情。至於是什麼原因與理由讓金俊秀如此願意,他並曉得,不過不能否認從與金俊秀有交集以後,金俊秀有諸多的曖昧事件都是衝著他來的。

雖然這樣與金俊秀相處並不壞,也能說是他的特愛,只是,在金俊秀心中似乎對他有種期待,他想知道這樣的期待到底是什麼。

他輕輕的坐了起身來,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將自己的胸膛緩緩的離開金俊秀的暖背,本想直接下床的他,在當他一離開金俊秀以後,金俊秀也像個夢見噩夢然而慌張醒過來的孩子一樣翻過身子伸手就抓了他的手腕,聲音沙啞的問:「你要去哪裡?」

「去洗澡,然後幫你買早餐。」他據實的說。

他看著金俊秀的臉蛋,金俊秀的眼眶裡好像含著淚水一樣,金俊秀沒有放開他的手,他愣了幾秒後又問:「你做噩夢?」

金俊秀聽見這話,是輕輕的喘了口氣便又躺回上床,輕聲說:「突然夢見我們以前的事。」

金俊秀又再次跟他說起了『以前』,他開始對於這樣的一個『以前』有了好奇。昨夜的他們在床上是呼風喚雨了一整晚,金俊秀仍是不忘與他談『以前』這兩字。每當他想繼續追問下去,金俊秀也都僅僅是說『看來你還沒想起來』。那麼究竟,他該想起什麼?

他正想站了起身撿了掉在地上的內褲,背對著金俊秀穿了起來,然而轉身直接的問:「我們的『以前』,到底是什麼?」

金俊秀躺在床上對他笑得可愛,便說:「你幫我洗澡,我就告訴你。」

又是曖昧的邀請,不過就算金俊秀沒有刻意的邀約,他也還是會替金俊秀洗身子的。這樣的事情似乎一直都是這樣,沒有變過。

他半摟半抱的將金俊秀一同帶進了廁所,然而在浴缸裡放了熱水,一邊又拿著蓮蓬頭洗著坐在馬桶上的金俊秀。金俊秀是乖乖的讓他洗著,而他也沒有急著追問自己與金俊秀的『以前』,他很順手的為金俊秀清理每一處,直到將金俊秀扶進浴缸裡泡澡後,他才為自己清洗。

金俊秀趴在浴缸邊看著他的身材,鳳眼是仔細的瞧著他的每一處,待他將水源給關閉以後,他轉身伸手就取下了掛在鐵架上的浴巾準備擦拭。這時的金俊秀卻是朝著他的背影喊道:「幹嘛不一起泡?」

他的身影明顯愣了一會,拿了毛巾遮了自己前方的私密,轉身看著金俊秀。

「你以前都跟我一起泡的。」

他的眼眸明顯睜大些,最後又將浴巾給掛回,一絲不掛的朝著浴缸邊走去,然而跨進了浴缸裡,就陪著金俊秀坐在浴缸裡泡澡。這浴缸的長寬度並不算狹隘,容納兩人的算是剛好,並不覺得擠。

「你可以告訴我『以前』嗎?」他說。

「我怕你覺得我會是個瘋子。」金俊秀靠在浴缸上笑說。

「不會,再怎麼瘋也比不過昨天我們的瘋。」

金俊秀笑了出聲來,鳳眼開心的看著他說:「那我就說了。」

「嗯。」

「上輩子,我們是戀人。你是太子,我是一個從別國來的假太子,過來要做你們國家的人質,你的弟弟也到了我的國家做人質。你國與我國簽下了盟約,如果任何一方為盟,就殺了他國的太子抵罪。只是我國的皇上並沒有按照約定交出真正的太子。」

他看著金俊秀的神情,突然插嘴說:「是不是你來我國時,我愛上你了?」

金俊秀看了他一眼,微微笑笑的答:「嗯,是你先喜歡我的。」

「以前你是不是也彈琴?」他又問:「然後一頭長紅髮,喜歡穿便衣在一個花園裡走來走去?」

「那是你的花園。」金俊秀點頭說。

「花園裡還擺了一張石桌。」

「你想起來了?」

他搖頭答:「沒有,只是這些都是我的夢境。但是我並不知道我是太子,我只知道我都與你在一起,甚至抱你、吻你,也……」

「也做了跟昨晚相同的事情吧?」金俊秀舔了嘴唇說。

他看著金俊秀的紅唇,紅著臉點了頭。

金俊秀的神情似乎有點高興,可能是因為他沒將金俊秀當成瘋子,反倒還與他一起談起了『以前』,看來他知道自己的『以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總覺得這樣的故事是過於玄幻,但他沒辦法否認金俊秀所說的一切,畢竟這一切都與他的夢境一點也不恰巧的相符了。

「你怎麼會記得我們的前世?」他問。

金俊秀看著他,緩緩的眨眼說:「在我要過奈何橋時,我將我們的名字刻在了奈何橋旁的三生石上,我祈求我能與你在今生相遇。」

「祈求?」

「因為我離開了你。」

「為什麼離開?」

他的心跳很快,似乎對於這樣的一件事實讓他想釐清,但在同時,他的心中卻又是害怕聽見金俊秀口中的故事。

「這個就不說了,想不起來也好。」金俊秀輕輕的搖頭,又接著說:「其實就算你想不起來,我也打算讓你愛上我。」

他靜靜的聽著,金俊秀便又說:「因為我很喜歡你,也想彌補你,還好你不排斥我。」

「我很喜歡你。」他低聲強調說。

「我知道。」金俊秀點頭笑答:「你的夢境幫了我不少。」

他的臉上也不自覺得緩緩的笑了起來,現在他能夠告訴自己,紅髮男人就是金俊秀,雖然有太多的事情他還是搞不太清楚,不過至少現在……

「既然你喜歡我,以後可以不用顧慮太多。」金俊秀突然朝著他在水中爬了過來,然而輕輕吻了他的唇瓣輕聲的說:「以前的你都把我玩得下不了床呢。」

他吞了一口口水,想了一會後便回:「還是我現在補回來?」

金俊秀在他的面前笑的可愛,可卻搖著頭答:「下次吧,因為做愛真的很累人。」

他也輕輕吻了金俊秀的紅唇,但沒馬上回話。他過了幾響才說:「雖然有太多事情我還是搞不清楚,不過至少現在,我有你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