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大學的生活開始後,沒多久金俊秀就在班級上混熟了,而他也莫名其妙被班級選上當男公關,所以這類與別系或者別校聯誼的活動都由他負責。

而他在大學裡認識了兩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位是李赫在,一位是李東海。

這兩位從他們上第一天開始,跟金俊秀三人就莫名的契合,於是他們三人自然也會在上同個必修課時坐一起,下課談天的等著教授進教室。

「俊秀你這次的聯誼打算要邀哪一系的啊?」李赫在坐在椅子上轉過身問著正在整理講義的金俊秀

金俊秀抬頭看了一眼李赫在,搖著頭說:「沒頭緒呢。」

「不然這樣好了啦,你不是有個很帥的室友嘛?那個朴有天啊!之前跟我們一起吃飯的那位,我們跟他們系聯誼好了啦!」

李東海突然的提議,金俊秀手頭的講義不小心掉了下桌,他轉頭有些無奈的看著李東海…

其實也不能說與企管系的聯誼不好,重點就在於,他並不想讓朴有天參加任何的聯誼,就怕一個不小心,他可能煞上哪個女的,然後天雷勾動地火,某天突然的告訴他,俊秀,我當爸爸了。

這一切的一切,他可是一防又防…現在突然說要與企管系的聯誼,對他而言感覺真是來的不恰當。

「企管系的好嗎…?」心裡是百般不願,不過同學提議了還是得裝做自己虛心接受一下

突然的,他們系的系花小梓聽到他們三人的談話,迅速的插了嘴進來:「那個,跟俊秀很好的那個別系的男生是企管系的啊?」

「對阿。」李赫在點頭說

「俊秀!約他約他!我們跟企管的聯誼好不好!」小梓一個向前就拉著金俊秀手肘說

金俊秀看著眼前這小梓,那眼裡的渴望一覽無遺,與其說她想跟企管聯誼,不如說她想認識朴有天。

這好意思拒絕嗎?

而自己又能拿什麼拒絕?

「好啦,我們系花都這麼說了,公關,你就成全她吧!」李東海在一旁的風涼的說著

雖說是滿腹的無奈,但最後金俊秀還是點點頭答應了。



下課後,金俊秀發了簡訊給朴有天,告訴他晚餐他會買回去。金俊秀就到了學校附近的有名小吃排隊,人實在很多,不過卻讓他遇上了一位高中同學,沈昌珉。

「昌珉!」金俊秀看見他高興的就給了一個擁抱

雖說大學也認了新同學,不過還是舊的來的溫馨,畢竟都一起走過那天殺的聯考,那樣心底早就建立的羈絆也是難以抹滅的,雖說才幾個月不見,不過卻也還是會想念這些高中的哥兒們。

「你也來買喔?這家是真的很讚阿。」沈昌珉也抱了一下他說著

「是真的好吃的。話說你考上了法律系,你系管的校區離我的好遠阿。」

「大家都遠阿,感覺好像只有自己上這間大學一樣。」

這話也確實,如果不是剛好下課又剛好想吃這家小吃的東西,八成他們是遇不上的吧。

「俊秀阿,你跟朴有天進行如何啦?」沈昌珉突然跳調的話題,金俊秀聽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金俊秀苦笑著,然後問:「你也曉得啦?」

「金在中說過囉!」

金俊秀嘆口氣…其實他從下課就在煩惱這件事情,對於小梓的意見,是讓他耿耿於懷。

「昌珉阿,你認為…兩個男人能談戀愛嗎?」金俊秀徒步靠近了沈昌珉的耳邊滴咕幾聲

沈昌珉臉上沒什麼變化,只是掛著笑臉,也小聲的說:「都能上床了還不能戀愛?」

他聽到這翻話,臉上莫名的泛紅。

但這沈昌珉說的也是,這性愛本歸是一體的,所謂的沒有愛就沒有性,但現在總會有人破除這種觀念,而只有性可卻沒有愛。

會不會兩個男人間就是這般,只有性的倖存可言,而這情愛卻沒有它自身的容身之地呢?

「你說的是沒錯…。不過最近我們系的系花好像煞到朴有天呢…他希望我們系跟企管系聯誼,好讓她湊合跟朴有天姻緣吧…。」金俊秀說出了自己的心中的不快,不禁的又嘆了起氣

「聽你的語氣你似乎不太願意啊?」沈昌珉看著金俊秀的側顏說

「你會願意別人去跟你爭心上人嗎?」金俊秀不滿的反問

沈昌珉瞥了一眼看像金俊秀,然後說:「好像也不願意吼…。不過俊秀阿,做人不能這麼自私呢,你這樣或許會讓朴有天錯過良緣佳人吶,如果真不願意,我想你還是盡快向朴有天表白吧,讓他明白你的心意,這樣也比較問心無愧吧。」

這冗長的隊伍好不容易的前進一點,他們倆跟著向前一些,沈昌珉又繼續說:「雖然這表白只會有兩種結果啦,也可能因此讓朴有天厭惡你,但你與其在這迂迴,不如踏出去試試吧?」

每件事情總是一體兩面,正邪好壞,如果自己膽卻了是真的就不曉得這結果到底為何,這麼一拖再拖最終還是脫離不了自己天天夜夜暗戀的心思。

放手一搏有何不可?孤注一擲風險大,可這把不賭下去豈會有個果出現?



金俊秀拎著小吃走回家,走來了宿舍的門口就撞見朴有天與一位長得挺賞心悅目的女孩站一起有說有笑的,金俊秀趕緊找個角落躲了下來,就探個小腦袋,看著朴有天那裡的情況。

笑聲頻頻的傳進他的耳裡,他手裡握緊了那小吃,心裡不悅的怒吼,笑什麼笑什麼啊,在說什麼笑的這樣開心!

霎時他卻也覺得自己是多麼沒肚量的人,人說肚量要寬廣才能成就大業,可他現在覺得自己的這肚量沒能撐船,可能連撐一個豆皮壽司都有問題了。

但他卻沉住氣了,那雙鳳眼還是虎視眈眈的看著朴有的方向。

沒多久…就看那漂亮女孩向前墊個腳尖就吻了朴有天那豐厚的嘴唇…

金俊秀已經不能再忍了,他出現以前還不忘踢了一下腳邊的花盆,然後走了出去,這舉動是加上了自己的怒氣,可真正的目的是想讓朴有天瞭解,他們做了什麼事情他都盡收進了眼底了。

朴有天與那女孩嚇了一跳的看著正走過來宿舍大門的金俊秀,金俊秀走過朴有天的身旁還不忘瞪了他一眼,然後頭也沒回的就走進了宿舍裡。

而朴有天也是聰明人,他雖然不曉得金俊秀在不滿什麼,但他卻明白對方是生著氣,而他似乎有解釋的必要。

解釋什麼…?

他想都沒想的,就向那女孩道別,然後衝進宿舍裡趕緊的按著電梯就想回去拉住金俊秀解釋一翻。

朴有天手裡拿出了鑰匙,開啟門後就見金俊秀在廚房裡拿著碗盤裝著那些小吃,朴有天換上室內鞋就走進廚房,喘著氣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俊秀…。」

金俊秀繃著臉沒看向朴有天,只是冷冷的說:「吃飯啦。」

說完金俊秀就將小吃端上餐桌,轉身就走了,這讓朴有天不曉得該如何是好,金俊秀去了陽台拿了他們衣服,他將朴有的衣服放進了他的房間,然後拿著自己的就進去浴室裡洗澡了。

徒留朴有天一人在廚房裡發愣,這些舉動完完全全讓朴有天沒了食慾,他只能替自己裝了杯冰水消消自己的內心的疑惑,瞎猜著這金俊秀突然上火的情緒。

而他喝過一杯又是一杯冰水,坐上客廳的沙發,桌上食物動也沒動,直到金俊秀洗完澡出來,然後進了自己的房間吹頭髮。

朴有天這時也起身,就往金俊秀房裡走去…

他靜靜的等金俊秀吹完頭髮,整間房間沒再有雜音時,他才開口:「俊秀,我跟她只是朋友…。」

朴有天並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這樣迫切想解釋,可直覺告訴他,金俊秀就是在不滿這件事情。

金俊秀沒看他,只是收著吹風機的線,自忙自的。

「真的,沒什麼的,只是朋友。」朴有天又再說了一次,然後很自然的就將金俊秀的門給關上,人就靠在門上像是在討論什麼重大會議一樣

金俊秀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像是完全聽不進去一樣,一個人消沉的很…

「朋友就能接吻啦?」這語氣說有多酸就有多酸,酸的朴有天也挑了一下眉

「不是這樣的…。」朴有天搖搖頭

金俊秀走近他,那雙鳳眼犀利的看著他,很正經的說:「那我如果要你跟我上床你也會答應嗎?」

這話讓平常看起來都相當沒情緒的朴有天也震撼了一翻…

金俊秀並不是想聽到什麼答案,他手裡按著門把打算走出去吃飯,可耳裡就聽到了朴有天的回話…

「我可以。」

金俊秀皺著眉頭轉頭著他,臉上說明著他竟沒想到朴有天是這樣的人,有性,可確沒有愛。

但朴有天冷靜的又接下了方才的話語:「如果對像是你,我可以。」

金俊秀鄙視的笑了出聲,然後對著他說:「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他開門就想出去,就未料朴有天一個向前就又將們給按回去,門又關了起來,金俊秀轉身就想開罵,可一轉身就發現自己與朴有天離的特近,那張總是快睡著又帥氣的臉就呈現自己眼前,讓他頓時說不出個話。

「我不是同情…。」朴有天的話裡總是那麼平靜,慢慢的金俊秀也被他給緊箍在他兩手架在門上的雙臂裡…

「但我不可能跟你上床…我不可能以朋友的名義跟你上床。」金俊秀看著他的雙眼也慢慢的吐出自己的心底話

這種只建立在性慾上面的感情,他不要,也不想要。

朴有天聽著金俊秀這麼說,他緩緩的靠近金俊秀,然後一口封住他的嘴。

金俊秀雙眼睜的特大,下意識的雙手就推著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可自己又欲拒還迎…想用力的推開他,卻又貪戀這樣的錯誤。

這一吻,什麼名節,什麼道理,彷彿都不存在一樣,當下的感覺總是最誠實…他其實渴望他的吻很久了。

朴有天覺得自己吻夠後,才放過金俊秀,雖說兩人都吻的生澀,但還是喘著氣看著對方…

金俊秀只能無辜的盯著朴有天,在這吻後實在也想不到自己應該說什麼…

當他還在煩惱再如何化解這尷尬時,朴有天身子更是與金俊秀靠的緊密,左手沒一會的就伸進了金俊秀的褲檔裡…然後握住那他們倆都有脆弱…

「朴…朴有天!」

金俊秀嚇的左手也抓住了朴有天的手腕,就在他想將朴有天的手抓開時,朴有天就這樣麼搓著他的頂端,瞬時讓他沒了力,卻喘著氣…

「俊秀……你好香呢。」朴有天靠在金俊秀的肩上煽情的說著

而朴有天邊說手也沒停下,就把玩著金俊秀的分身…

金俊秀左手抓的他的手腕,右手抓著他的手肘…背就靠著門,就怕自己沒個支撐點失了力就跌到地板上。

「你…別這樣…。」金俊秀斂著自己的氣說著

「為什麼?你不是想跟我上床嗎?」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那染上情欲的臉頰,手裡更是加快了速度,催促著金俊秀體內的高潮

「我…你又不愛我…嗯阿…放手阿…。」金俊秀雙腳因為快感更是站不住腳,朴有天右手一把就摟過金俊秀的腰際,撐著他,金俊秀只能在他耳邊輕喘著氣…

「我這不是在愛你了嗎…?」朴有天低伸就吻著那粉色的頸子悶著說

說這什麼話…?這是在金俊秀高潮前的腦子裡的一句話。

金俊秀靠著門,看著眼前的朴有天…

他從來都不曉得,原來朴有天染上了情慾會是這般的恐怖,他手仍是抓著朴有天的手腕,最後朴有天放過了他的分身,吻著他的唇。

但論起來…說他討厭其實也不是真討厭…

或許自己內心深處早就有這樣骯髒的思想想讓朴有天碰自己…所以自己才不討厭,甚至能接納。

但我們不是情人…怎麼能這麼做…?

金俊秀想到這,他吻著朴有天,淚就這麼滑下來了。

最後在他哭得唏哩嘩啦時,朴有天只是在他耳邊輕聲的說:「如果不愛你我不會這麼做的,今天放過你,下次沒那麼容易。」

這眼前霸道的男人對自己這麼說…沒安慰自己反倒疾言厲色跟他說那麼狠的話。

不過這狠的勁度…

很明顯,眼前這男人肯定也愛自己的。

真是有夠被虐的想法阿…。


────未完────

你你…
秀秀你就乖乖當M好不好呢?
秀秀:我要當S!!!!
可是感覺大米只要想要就很野狼呢….
秀秀:媽咪!我不管我要當S!!!!
大米:那我先教你怎麼S吧…(抱走)
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