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企管系與教育系的聯誼當天,雙方有參加的人馬都集合在金俊秀訂下的一家自助餐廳,便宜又划算,第一次舉辦參加的人就頗多的。

聯誼開始後,金俊秀選了位置後也就端著盤子去盛自己想吃的,朴有天自然是跟著金俊秀跑。餐廳布置得頗為華麗,也有小角落可提供情人們居坐,燈光打的薄弱,看上去就是調情的好位置。

不過朴有天與金俊秀並沒有選擇那角落的位置,他與李赫在和李東海選擇了四人一桌的座位落坐。

「真的挺划算的呢。」金俊秀吃了一口飯讚嘆的說

李赫在也附和著:「真的,東西好吃又不貴。」

而朴有天又是那一副快睡著的臉,低著頭吃著自己的飯,沒開口說什麼話。

李東海吃飯一向安靜,說是吃飯的時候說話對胃不好,所以只要是吃飯時間,他也就不說話。沒多久他碗盤裡的東西吃完了,他自己起身又往自助區去盛了。

「喂喂,你們兩個…我問你們…」李赫在就趁著李東海不在時,趕緊的向他們提問:「告白需要什麼?」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給予他什麼良好意見,如果對他說自己是霸王硬上弓才追到金俊秀,依照李赫在的個性絕對會當眾罵他禽獸。於是他抿了抿嘴,搖著頭,不知者無罪。

金俊秀歪著腦袋想了一下,然後說:「勇氣。」

李赫在聽到這話,翻了白眼說:「這麼不特別!有說跟沒說不都一樣!」

「就是因為不特別每個人才都擁有阿,況且,你沒勇氣怎可能告的了白呢?」

其實金俊秀並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不中聽的話,說起來也確實,勇氣這門東西就是因為他並不特別所以大家都有,只是每當面臨問題的時候,自己就會猶豫不決,該勇氣還是不該勇氣。

膽怯就擱著,大膽就豪放,不都是如此嗎?

「怎麼?你有想勇氣的對像啦?」金俊秀拿了一張餐巾紙擦著嘴吧,拿了杯水說

李赫在只是默默點點頭,攪著他盤裡的食物,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等李東海回來後,剛剛那話題很自然的也結束了,一旁的朴有天盤中還有些雞塊,金俊秀拿著叉子就差了一塊雞塊來吃,朴有天也沒反對,就任金俊秀搶著自己的食物吃。

朴有天最後也拿了金俊秀的水起來喝,這些看起來相當自然的動作說起來應該是不會被外人質疑什麼,不過問題就出在於這舉動是由兩個男人做出來的,不免外讓人覺得詭異了點。

李赫在看的是一愣一愣,自己也就心血來潮拿著叉子就往李東海的盤子搶奪去…

「你幹什麼!」李東海久久未開口,開口竟是兇了李赫在

「吃…你的食物阿。」李赫在又原封不動的將食物給放回李赫在的盤子,無辜的說著

「自己去夾啊!這麼懶!」

好吧,他似乎能承認金俊秀與朴有天之間有些許的微妙存在。



朴有天好不容易細嚼慢嚥將那些夾的食物的吃完時,金俊秀正好離開座位去拿甜點,而金俊秀他們系上的系花小梓,很扭捏的走過來朴有天這桌,她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朴有天這擦完嘴巴,抿著嘴轉頭看是哪位,小梓就被這朴有天抿著嘴唇的樣子給可愛到,她臉上笑得更是開心,手裡拿著一封信就遞給了朴有天。

「我是教育系的小梓,這給你。」

朴有天看了一下後,要拒絕也不太好意思,他笑著收了信,也沒說什麼。一旁的李東海看到這情況,拉著李赫在就走掉了,小梓內心有些感激的,看四周沒人,一屁股就坐上金俊秀的位置,然後扯了些話題與朴有天聊天。

而金俊秀手中端著甜點和盛了兩杯熱茶,回來看見小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於是他拉了李赫在的椅子,坐在朴有天的對面。金俊秀將熱茶遞給朴有天,自己沒說話的拿著叉子吃著蛋糕,看著對面那兩人談話的樣子。

早在金俊秀策畫這聯誼的開始,他就對自己做了許多心理建設了,佔有慾不能太強烈,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得冷靜,雖說他與朴有天承認心意到現在才僅僅兩個星期,不過他與他當青梅竹馬到現在早已快二十年了,沒道理自己這麼沒能矜持。

愛情心理調節是必要的,在應付這社會的突發狀況才能來去自如,也才不會被牽著鼻子走。

最後金俊秀沒搞破壞,一個人安靜的吃的甜點,享受這口感,聯誼本來就是會與其他人來往,所以沒必要在乎太多。

朴有天聊著聊著,拿起了金俊秀替他端回來的熱茶喝了一口…眼神不經意的看著對面的他,其實這聯誼要不是因為金俊秀是總召,他才懶的參與。

金俊秀慢條斯裡的吃著蛋糕,一小塊一小塊的吃著,嘴角沾到了奶油,他伸出舌頭就舔著自己的唇,這小舉動看的朴有天有些出神,對於小梓那熱切的目光似乎已經忘記了一樣。

後來金俊秀不小心瞥見朴有天看著自己,卻沒再搭腔於小梓,金俊秀覺得這樣對小梓有些的不好意思,於是起身向他們說自己去化妝室,轉身就離開了。

既然人都來了,也就順便小解一下。

金俊秀上完廁所後也就在洗手台按了些洗手乳慢慢的洗著自己的手,他低著頭認真的沖洗自己的手,洗完轉身正要開門時,門就被打開,進來的是朴有天。

「你也來上廁所啊?」金俊秀笑著問

朴有天並沒有回應,他雙眼無神的看著他,眼神很自然的就看著金俊秀那紅唇,接著快速的就在他小嘴上輕啄了一下,然後沒精神的說:「俊秀,我想回家。」

自從那次被朴有天強吻後,朴有天似乎是中了毒一樣,三不五時就會親他一下,但不是什麼多深沉的吻,就單純的輕吻,金俊秀並沒多大的反抗,不過每次都沒例外的都讓這舉動給驚嚇到。

「好啦好啦,你看起來很累耶!有吃飽嗎?」金俊秀拍了拍他的雙頰,笑著問

「飽很久了。」

「那回家吧。」

朴有天伸手拉著金俊秀出廁所,牽著他一路的往大門走去,金俊秀在經過自助區時隨口告訴李赫在自己先撤退,沒等對方回答,金俊秀和朴有天就下了樓梯走出大門。

他們就在夜裡慢慢的走回宿舍,朴有天牽著金俊秀,他似乎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很自然的就握著金俊秀的手走過這公園。

這對於金俊秀而言,他是會感到不好意思的,畢竟同性戀這等類的人,雖說已經有些普遍,可能接受的人卻不多,仍是有成見的還是占大多比例。

自己雖然會不好意思,可是也不想拒絕朴有天,他相信自己如果告訴他,對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兩個男的牽手會讓他覺得不自在,朴有天是一定會順著自己的意思走的。可他卻也矛盾想牽朴有天手。

想當時高三的時候,自己還羨慕金在中與鄭允浩常常牽著手在走廊上溜躂,而那時他放學還故意握著朴有天的手心嘗試那感覺,短短的幾秒,就讓他眷戀到現在。

牽手這感覺,不論是長幼老少,都可以做的事情,每個階段每個層次做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家人有家人的溫馨,情人有情人的甜蜜…溫度容易傳導,更容以深入人心。

像人這樣感情豐富的生物,怪不得喜歡牽手。



晚上金俊秀洗完澡出來後,就將他們的衣服拿去陽台,投進洗衣機裡面預約清洗。

而他走回客廳時就看見朴有天躺在沙發上奄奄一息,感覺像是累了整個月一樣,躺在沙發很自然的就睡去…

但金俊秀卻沒有憐惜,他過去搖了搖朴有天的肩膀,小聲說:「要睡去房間睡阿,不要睡在這裡。」

朴有天翻了一下,最後還是坐起來,一副快睡著的樣子看著金俊秀。

「你最近都很晚睡嗎?」金俊秀問

「唸一些科目有比較晚。」他打了一個哈欠說

「明天放假阿,你可以睡晚一點。」金俊秀也坐上沙發看著他的側顏說

朴有天很像孩子一樣的點點頭,看來他是真的有些累了,平常如果是他們出去玩,都是他吵著朴有天要回家比較多的,而今天不比以往,卻來個反常。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快睡著的側顏,然後輕輕的問:「其實我一直想問…當初在宿舍門口的那女孩是誰呢?」

朴有天轉頭看了他一眼,緩緩的說:「我們班的,那天我回宿舍她突然出現在宿舍門口,跟我說一些…我也不太懂的事情,不過好像是來告白的吧。」

「所以她就親你啦?」

「你還在生這個的氣呀?」朴有天臉上有了笑容問著

「沒啦,好奇問一下而已。」

心裡是真的已不氣了,雖說事隔兩星期而已,不過心裡卻莫名的淡定了許多,也可能是將自己的心意表明了,無牽無掛也說不定。

「不過…其實當時真的很不是滋味呢。」金俊秀也看著他笑著說

當下那種感覺再品嘗一次,現在心底還是會隱隱作痛。

朴有天直愣愣的盯著金俊秀的臉上瞧,沒聽他接下話,人只是低伸的屈向他,臉上笑著金俊秀沒辦法解讀的笑容。

「湊這麼近做什麼啦!」金俊秀推著他的肩膀說

「讓你消毒阿。」

說完朴有天就又吻上了金俊秀的唇,這次不像平常的那種輕吻小啄了,就像他們第一次接吻那樣,非要吻到舌頭都快打結才肯罷手。

金俊秀離開朴有天的唇瓣後,摸著自己的唇,皺著眉說:「你最近很愛吻我耶。」

朴有天笑眼瞇瞇的像是滿足的一隻小狗,笑著輕聲說:「我有毒癮,所以要拿你抵癮阿。」

有些事情試過一次便會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然後再沒有持續下去生活作息就會紊亂,腦神經就開始神智不清,非得找到某樣東西才能解救那樣子的自己。

一般這種情形常會出現在毒犯身上。

沒錯,朴有天是染上了一種毒…

而那種毒,名為金俊秀

初期毒癮發作,接吻可以緩和。

後期毒癮發作……?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