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覺自己的身子很痛,痛的他連眨眼都覺得痛苦。耳邊只傳來了些悉數聲,他也聽不見那些聲音在說些什麼。待他好不容易睜開雙眼後,身旁的人便朝他走了過來。

「你還好嗎?」

他看向那人,聽聲音就曉得這人是金在中。

「還好還活著,我還以為你陳屍在我們的宿舍。」

他的眼球轉向另一人,這人他也很熟,就是一直想要他離開的鄭允浩。

他一時間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覺得身體很累,像是患了七八十歲的老骨頭一樣,身體不聽大腦的使喚。他安靜地看著天花板,腦子空洞,他似乎明白自己想憶起些什麼事情來,但偏偏就是沒有頭緒。

金在中為他端了杯水過來,逼不得已,他還是強迫自己得動起手腳,接過那杯水。如此自然的動作,可他看見自己的手後,他幾乎是瞪大了眼,甚至撩起被子來確認自己是否每一處都跟著長大了。

「我……!」

金在中拍拍他的肩,笑道:「你變回原樣了。」

鄭允浩卻拍掉金在中的手,補充道:「沒想到你的體格這麼好。」

他動著自己的手指,不可置信地回想這一切。金在中替他餵了口水,一旁鄭允浩看不慣,便有些吃味的說:「那你應該可以滾回去找你室友了吧?」

室友……?

他倏地抬頭看著眼前兩人,金在中與鄭允浩都被嚇了一跳,他才想起自己暈厥以前,接過誰的電話。

「崔珉豪……我有接到他的電話。」

之後貌似是因為崔珉豪執意要拋棄他的態度讓他氣急攻心,於是他就成了現在這樣子。對話內容他記得並不多,所以連最重要的資訊他也一並遺失在海馬迴區裡頭。

「我……我忘記了他說的住址……。」

他抱著腦袋懊惱的想著,可是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崔珉豪道別前所留下的住址是在哪。鄭允浩瞧他如此煩惱,又基於想趕緊把他趕走的心態,他便幫他想了一個辦法。

「我有辦法。」鄭允浩雙手抱胸看著他,「不過前提是,行李準備一下,回你的宿舍去。」

金在中抓著鄭允浩的手臂道:「不好吧,他才剛恢復。」

「大人大種了,你還擔心什麼?」

金在中霎時說不出話來,可也在冷靜過後嚴肅的說:「那至少我要看見他平安的回至崔珉豪身邊,你最好真能把崔珉豪找回來,不然他就得繼續跟我住!」

看來金在中也不是那麼喜歡任人擺布,但瞧鄭允浩這麼有自信的臉龐,他想也許鄭允浩真能替他找回崔珉豪也不一定。

剛恢復的身體就如金在中所料,所有的關節似乎的卡螺絲似的,動起來相當吃緊,甚至會痛。他花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才慢慢還原至原本他的手腳,行李款款也剩沒多少,那些寶寶用品他全送給金在中,希望下次來住這裡的寶寶能用的上。

鄭允浩二話不說就在他的行李打包完以後,便將他人給帶上車。一路上金在中在副駕駛上叮囑他應該注意哪些事情,多半他沒聽進去,他的雙眸僅是看著車窗外,想著該怎麼嗆死這個沒心沒肺、選擇拋棄他的崔珉豪。

他的心還是隱隱作痛,是真的皮肉痛,也真是主觀上的心痛。他不曉得為何自己反應會這麼大,但他只曉得自己很不甘願,尤其崔珉豪的氣息漸漸遠離他的那一刻,要不是那時他的智商有些恢復,他很有可能會像小孩一樣沒完地大哭。

回至公司後,公司二話不說就替他安排了新的高級宿舍,也將他的私人物品全歸回給他,本以為這些手續辦完以後就要走人,可沒料鄭允浩卻繼續待在櫃台,看起來像在調戲櫃台小姐,只是小姐的臉色很為難。

「崔珉豪若調不回來,也別想沈昌珉會再回來。」

小姐蹙著眉,抖著音說:「但這不是我能決定的範圍……。」

「去想辦法,今天我就要看見崔珉豪的人。沈昌珉的助理非他不可,況且許多機密的製藥方法也只有沈昌珉與崔珉豪知道,我想公司應該不會想再讓更多人知道這些事情,所以把原本助理找回來是最好的選擇。」

站在一旁的他,最後見鄭允浩大搖大擺的走回來,不曉得爭取的結果如何,只見鄭允浩說:「今天你應該就會見到人了。」

果然如此,今早回至宿舍,今晚就見到崔珉豪被人給壓回了,連帶龐大的行李一並被帶回新的宿舍裡頭。

他見到崔珉豪走進宿舍的模樣,心跳不已,但一股火氣也油然而起。

「你竟然把我丟掉!」

大門一被關上,他就朝崔珉豪狠丟了這句話,表示一下自己被送進淫窟以後就沒有一個快樂的日子可過,要不是崔珉豪執意將他送人,他現在也不會過得如此不安。

崔珉豪無措地站在原地,本以為應該會是場相見歡,誰料的到場面最後變成是場你來我往的質問。平常崔珉豪總是被他壓下的那方,不過這回崔珉豪卻是反抗起來,也不管金在中與鄭允浩的存在,瞬間也爆發起來。

「你還敢說!是誰在金在中來以後就先不要我了?你不是美食最重要嗎!所以讓你給金在中照顧,錯了嗎!」

聽見這話,他更是氣憤的說:「那你也不能選擇把我送人!你一定是嫌我太煩,所以才藉機這麼做的吧!要不然就是報復我平常對你不好,不是嗎!」不然怎麼會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頭也不回的就離開我?

崔珉豪吸了一大口氣,向前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金在中害怕他們就此打起來,可鄭允浩卻在一旁拉住他,要他觀看就好,千萬別在兩個大男人之間插手。

崔珉豪喘著氣,大眼瞪著拼命放狠話的他,他看得很清楚,崔珉豪的眼眶微微泛紅,喘了好一下的氣,才對他怒道:「最好是我討厭你!奶頭都給你吸了,不然你還想怎樣!」

旁邊觀看的兩人各自挑了眉,心中已有數,誰在這場戰役上是不講理的。

照理說崔珉豪應該再加一拳朝他臉上黏,可就在理性沒辦法控制時,金在中出面口頭制止,要他倆有話好說,畢竟一個剛變回來,一個剛回來,場面不需要搞成這樣。

崔珉豪聽見他是今早才變回,便也放開他的衣領,全數將自己的行李往臥房裡推,然而重重地甩上門。

客廳寂靜無聲,直到鄭允浩朝他問一句,「你長大了嗎?」

他抬眼看著鄭允浩,金在中以為他又要生氣了,於是趕緊在旁示意鄭允浩別再說,不過鄭允浩卻說不聽。

「你真的長大了嗎?」

他沒有答話,只轉過眼神,看著崔珉豪的房門發愣。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