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走就走的他們,崔珉豪是在抵達沈昌珉的公司大樓以後,才驚覺自己已經有了勇氣能夠前來沈昌珉的公司了。可在搭乘電梯之際,他也不知怎地,心跳非常快,有如成坐雲霄飛車一般,讓他打從心底覺得噁心。

但他不敢說,直到電梯門被打開來,他的腳步卻停留在電梯內,看著沈昌珉的背影,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沈昌珉見身邊之人沒有動作,一手就卡著電梯門,轉過頭看著人兒。崔珉豪蹙著眉頭,抬著無辜眼看著他,他也無催促,僅是身過大掌去,牽住了崔珉豪的手心。

這好像是他們有史以來第一次牽手,沈昌珉的大掌的暖和,摸上去與他差不多粗糙,都不是纖纖擢素手,但牽上去卻覺得踏實與安全。

「如果不行,明後天再來也可以。」沈昌珉輕聲說。

他牽著沈昌珉的大掌,才曉得原來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樣開朗樂天,還以為事情早已過往雲煙,誰知他僅是藉由逃避環境來閃躲他不想面對的現實。他的手有些顫抖,但沈昌珉將他牽得很緊,電梯門是關了又開、開了又關,就等著他的決定。

後來他告訴自己不用害怕,既然沈昌珉當初能果斷拒絕巨乳的誘惑,那他就沒道理不拒絕腦中的恐懼。況且沈昌珉就讓他牽在手裡,想跟別人胡來也不可能。

「走吧。」他低聲說。

沈昌珉朝他溫柔地笑了笑,便是牽著他走出電梯來。這條路他很熟悉,再不過十步的距離就會到達沈昌珉的辦公室了,他相當害怕,手就將沈昌珉抓得緊緊,直至他們一同走到辦公室大門。

他發現眼前的裝潢有些不同,玻璃門也被換了,換得較為隱私,從外頭已沒辦法看進裡邊。他有些覺得怪,就連沈昌珉進門以前也需先輸入密碼,如此精密的設計,讓他不禁覺得沈昌珉該不會又想背著他來場更隱密的偷情。

但如果真是如此,沈昌珉還會帶他來他的辦公事觀摩嗎?

沈昌珉牽著他走進新裝潢的辦公室,裡邊所有的擺設都不同了,但壁上卻掛著不少他們全家福的大小照片。就連與女人溫存過的沙發也換掉了,換另一套更舒適,看上去就像床一樣好睡的沙發。

他在沈昌珉的辦公室內轉了一圈,不禁道:「你把這裡變了。」

「變得更隱密了。」沈昌珉補充說。

「對啊,為什麼?」他問。

他沒見沈昌珉背著他壞笑,都已三十五幾歲的他們,就不曉得為何眼前這人的智商仍沒有長進。

走著走著,他發現在沈昌珉辦公桌旁的一個小角落竟用典雅屏風隔著,裡便竟然擺著一張小床!

「欸,你為什麼還放一張床在那?」崔珉豪又有點多心與疑慮了,神情盡是透露出心中的狐疑。

沈昌珉靠著沙發沒有說話,沒得到答案的他也轉過身去,心情緊張地就想質問沈昌珉,但他很怕,他很怕沈昌珉會給他一個恐怖的答案,就像網路上的惡作劇一樣,先是給你驚喜,後是給你驚嚇。

「你覺得呢?」沈昌珉看著焦慮的他問道。

「你……你該不會想在這裡跟別人亂來?」他最中還是說出自己心中的答案了,有點像八點檔的女主角一般,盡說些令觀眾容易白眼的話,但他還是說了,因為他就是這麼想的。

沈昌珉輕輕地舔了嘴來,站直了身子,湊近他去,然而在他耳邊說:「對啊,跟你在這亂來。」

他紅了臉,抬起大眼直接說道:「我決定辭職。」

「駁回。」

「我是來應徵特助的!」

「就是『特別』助理阿,而且你自己說也想玩一下總裁與笨助理的角色扮演,不是很合適嗎?」沈昌珉笑道。

他幾乎是無話可說,果然不要去挖掘自家男人的心智有多少歲,他壓根覺得沈昌珉過於幼稚!居然利用應聘特別助理的藉口邀他來當『特別助理』。

沈昌珉見他那麼無言,後來才坦承道,其實那張小床是讓他自己用的。沈昌珉很注重午休時間,縱然僅有十分鐘的閉目養神,沈昌珉也會想好好地躺在床上冥想。工作十幾年了,好不容易爬上這個位置,又有能力布置自己的辦公室,那幹嘛不給自己一個舒坦的空間?

他聽見了這話,也不自覺地放下心來,才承認自己的腦子多想了。不過,他認錯的速度過快一點了。

沈昌珉在交代完他的基本工作內容時,就不停在他身邊騷擾他,更跨張的是,那樣的騷擾並不僅有言語上,還有身體上。

「這裡是公司……。」當沈昌珉探入他衣內摸上了他的蓓蕾以後,他難為情地說。

「你以為我把這改裝成這樣是為了誰啊?我的笨助理。」沈昌珉啃著他的頸子道。

坐在椅上的他是捉住了沈昌珉的手腕,可沈昌珉去卻在他耳邊道:「珉豪,讓我在這裡要你一次好不好?」

沈昌珉在很早以前就老想著在這諾大的辦公室裡調教自己的人兒了,可惜的是,第一個差點被他調教的人卻不是崔珉豪。這在他內心也留下了不少陰影,但他更是痛恨自己的克制能力。

「每次夜間加班時,我都想著你。」沈昌珉又在他耳邊說了些下流話,「想著怎麼把你弄哭,弄得哇哇叫。」

這是他第二次覺得沈昌珉瘋了,且無法溝通,尤其在沈昌珉的大掌伸進他的內褲以後。但他又能如何,沈遇安再也不能是他的藉口了。就在沈昌珉在他脖子上深深地落下一吻以後,他不禁喘起氣來,無法拒絕。

從那件不雅事發生之後,他也與沈昌珉有將近三個月沒碰過彼此。也許是沈昌珉沒臉向他討,也或許是擔心他不能接受自己,但今日的前來證明了,他克服了三個月前的恐懼,也真正讓沈昌珉看見,他已放下心中那塊大石頭。

「之後你都沒再親自送飯時,你知道我很難過嗎?」沈昌珉將他壓上沙發上,很認真地說。

但他卻一點也不可憐沈昌珉,故作有脾氣的樣子說:「活該。」

沈昌珉也不如何,笑道:「沒錯。」

然後他們就髒了新買的沙發,而他也先試睡了沈昌珉新買來在中午用來冥想的小床。

沈昌珉替他蓋上自己的西裝外套,就在辦公室裡陪他度過一天。

如果崔珉豪知道,其實今天他根本不需要上班,大概會連續罰他三天,讓他自己在外頭吃飯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