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殺了那痞子布萊德後,金俊秀就認真的思考了起來,他該怎麼保護朴有天比較好。該是用什麼方式解決他們眼前的危險,會是最好的?

他拖著地板,停了下來。他站在鐵處女面前,看著那比自己來高大的刑具。也許他就該像這鐵處女一樣,門一闔上裡邊的慘狀外邊的人都能見不著也聽不了,然後裡面的人自己慢慢的死去。他將鐵處女打開,看了裡面的銀刺。他將手指輕輕的碰上那銀刺,自己的鮮血就這樣沁了出來。

「唉……。」他聲音小的只有自己聽得見。

「俊秀,你在做什麼?」

突然一聲的問候,金俊秀嚇了一跳,回過身看著那人,是金在中。金俊秀用拇指抹掉指尖的血,沒多久傷口便自己慢慢的癒合。

「你還在想當初我打你的事情啊?」金在中笑問,手頭拎著一些涼豆花,放上了餐桌。

「不是啦……沒想什麼。」他將鐵處女的門關上,拿著拖把又繼續的工作。

「先別掃,我買了一些豆花給你補充血量。」金在中從袋子拿出了豆花,又說:「最近我和允浩發現,有隻吸血鬼脖子像是被什麼畫破一樣,失血過多身亡了。」

金俊秀聽見這話,明顯的停頓一下。他拿著拖把慢慢的走到金在中的身旁,將拖把擱在桌邊,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那是布萊德,我殺的。」

金在中轉過頭,湛藍的雙眼襯托許多不思議,「怎麼會突然把他殺了?」

「因為他要殺有天。」

其實理由不用太多,一句話就能赦免他這樣的罪過。

金在中看了他幾響,然而將豆花遞給了他,自己也拿了一碗吃了起來,「能理解的。」

金俊秀吃了一口,眼神裡透露著些許的無奈,似乎那樣的選擇不是他所願。金在中也明白,不管是殺什麼,對於一個純真的金俊秀來說,心裡總會留下一些陰影。縱使殺了他真是逼不得已。

「我媽媽曾跟我說,人一旦變成了魔鬼,就變不會天使了。」金俊秀淡淡的說。

金在中眨了眨眼,看著這被金俊秀整理得相當乾淨的客廳,嘴上輕輕笑著回:「這界定其實不怎麼好。」他抬眼看著身旁的金俊秀,又說:「就像我,我在吸血鬼的眼裡魔鬼,但在我們族人裡,我卻是天使。」

保護自己所愛的天使而已,縱使自己沾滿了許多鮮血,仍舊是染了點色彩的天使罷了。

金俊秀又吃了一口,但卻沒回話。

「也就像你,在朴有天心中,你永遠都會是他的天使一樣。」金在中笑著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臉上終於有些的表情,他似乎有些驚訝的看著金在中。這話就像一針強心劑一般,聽的他心裡踏實些。也許就如金在中所說的,自己母親這樣界定魔鬼與天使的方式有點拙劣。對於每個人而言,心中都有自己的魔鬼與天使,而非僅只是固定的一樣。

「所以允浩哥也是你的天使嗎?」金俊秀揚起了笑容問。

金在中一聽見那名字,瞇起了藍眸不屑的看著金俊秀,「那人是魔鬼!」他大聲的說。

金俊秀瞠眼無辜的看著金在中,不過金在中卻又低下頭笑了起來,「但他也是我的天使。」這笑容是笑的有意涵,可見鄭允浩在金在中心裡的地位也不一般。

往事記憶的塵封,金俊秀沒過問,金在中也無談起。

「俊秀啊,最近要小心,吸血鬼的能力不知怎搞的,提升很多。」金在中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說。

金俊秀點點頭,「我知道。」

什麼東西都會進化,像他們這樣似人似鬼的,當然也會進化。

於是兩人將豆花吃完後,各自的分東離西,忙去。



今天金俊秀中午就回到家,也沒什麼事情,就開了電視來看。

電視報導有人離奇的死亡,且人數是越來越多,看得金俊秀最後又把電視給關上,好遠離這些訊息。故意的逃避他明白自己解決不了事情,但他真正能做的又有多少?難不成要一一將吸血鬼找出來斃了?這樣的事情也不容易。

當他將後腦勺靠上了沙發的椅背上時,突然有然按了門鈴。

"叮咚叮咚"

疑?這時後會有人嗎?

金俊秀皺了眉頭,但還是起身開了門。

入眼的是一位長得相當美麗的女人,她撐著黑傘,雙眼水汪,嘴唇擦的大紅,身材曼妙,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也沒有,就是天生的艷麗。

不過這樣的誘惑金俊秀卻無動於衷。

「莉卡?」金俊秀率先喊出了那女人的名字。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啊。」莉卡將黑傘收下,自動的推開了金俊秀進來了他與朴有天的家。

金俊秀轉身便抓住她的手腕,「你不能進來,出去。」他的態度並不好,似乎有些厭惡眼前這女人。

莉卡甩了他的手,又自逕的走進了客廳,「是不是藏了什麼可人的東西才這樣拒絕我?」

金俊秀看著她,沒說話。

「俊秀啊,不要這麼厭惡我,其實我當初也想幫你的,讓你免受欺負。」莉卡點了根菸抽了起來,金俊秀一看著,眨了一眼,菸就熄了。

莉卡正要吸第二口時,才發現了異樣,「怎熄了?」

「說吧,為什麼來找我?」金俊秀關上門,轉身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她。

「挺機靈的,我想來跟你借個寶。」莉卡笑說。

「什麼寶?」金俊秀冷問。

「跟你在一起的那個男人啊,我想把他變為我們的同類。」

金俊秀一聽見這要求,臉上表情沒什麼變化,可內心卻是滿腹的火焰。為什麼每次都會有人……不,是鬼想打朴有天的主意?

「不准。」金俊秀淡淡的回。

莉卡站了起身,又吸著那根菸,向金俊秀走近,「姊姊由不得你呢。」

莉卡笑的艷魅,呼出的煙氣打在金俊秀臉上,金俊秀突然感覺身體一陣的不適,雙眼的視線漸漸的模糊起來。他摀住了鼻子,才發現不對勁。

可惡……!是昏迷藥。

早該……早該在進門時就殺了她!

金俊秀內心最後得一句話,眼前黑了視線,便暈了過去。

莉卡的能力他清楚的很,能釋放迷幻藥,或者一些始人聞了會發情的藥物,再者……就是會化身。

莉卡滿意的抱住了金俊秀,她將熟睡金俊秀隨便的扛進臥室裡,剛好她選中了朴有天的房間,一開門便是朴有天的氣息,聞的她神經興奮。

「藏著這麼完美的人還不跟姊姊分享啊……。」她將金俊秀丟上床,然而走出臥房,關上門前,她笑著對熟睡的金俊秀說:「等你醒來後,也許一切就不一樣了。」

關上門,莉卡就化身為金俊秀的型態,笑著等著他的獵物回來。



「喂,朴有天。」沈昌珉要與朴有天道別時,突然叫住了他。

「幹嘛?」朴有天看著他,等著下文。

沈昌珉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就是直覺今天有壞事。

「如果我告訴你今天我直覺你有大事要發生,你信不信?」沈昌珉說。

朴有天看著電梯樓層的顯示,又看了一眼沈昌珉。

他這人沒有不信的東西,只要有可能會發生,他就不會去質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況且沈昌珉的直覺從未失靈過。

「來我家吃飯?」朴有天笑著問。

沈昌珉嘴上也笑了起來,「你請客當然沒拒絕的道理。」

「那就走吧。」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