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之後,他在華芳醫院的實習變得有些心神不寧,時不時提防著崔珉恩,就怕自己會露出蛛絲馬跡來讓崔珉恩發現自己與崔珉豪的關係。如此深沉的崔珉恩也真是難以從外表看出心裡面想著什麼,這般的城府確實是讓他感到壓力倍增,就連在實習的表現上,也略為遜色一點。

 

「你最近好像都不在狀態上,你這次的解剖切到動脈了。」鄭允浩沒留情面地說。

 

他也收起了手術刀,沒給予任何辯解,承認地說:「抱歉。」

 

鄭允浩神情嚴肅,僅道:「今天只是大體,如果是患者看你怎麼補救。等等去把那十具大體洗一洗。」

 

「是。」

 

鄭允浩不留情地閃人,徒留他一人在手術台上善後,緊接著又得扛著大體去清洗,這一路忙下來,讓他沒來得及先通知崔珉豪,待他意識到時間已屆至崔珉豪送飯的時點,時間早已經過了三十分鐘。

 

他匆匆忙忙地將手邊的工作處理完,才正想拔腿往醫院大門奔去而已,竟又被鄭允浩給叫住,「昌珉!」

 

他楞了一會,便轉過頭朝聲音的方向看去,身後不僅有鄭允浩,還多了另外兩個人。一位是常替鄭允浩送飯的美男子,一位正是自己家的賢內助。

 

「珉豪?」他訝異地看著眼前的大眼男孩,只見崔珉豪笑著將便當拿給了他,說道:「剛剛在外面等你,等不到你,剛好遇見你的指導醫師,他說你在忙,就帶我過來了。」

 

沈昌珉一臉不相信鄭允浩會那樣好心,可見著崔珉豪的臉龐,他又不捨地在男孩面前道了歉,說是自己忘記提前告知,讓人兒在那麼冷的天裡等他。

 

鄭允浩與一旁的美男子沒說話,像是早已看出眼前這倆年輕人的關係一樣,笑而不語。直至美男子帶著崔珉豪離開後,鄭允浩也無避諱,直問道:「你最近表現不好是因為他嗎?」

 

沈昌珉知道自己方才的行為已露出了馬腳,最近身心俱疲的他,也懶得繼續掩蓋,直道:「是因為他哥搬來跟我當鄰居,又在這裡當實習醫生,我怕我們的關係被發現。」

 

鄭允浩臉上沒有絲毫體諒他的表情,只道:「如果你連這種事情都沒法應付,我勸你還是跟他分手。」

 

鄭允浩就留下這麼一句話,沈昌珉聽完不知道是該大澈大悟抑或生氣,但他知道,生氣並不是他現下會選擇的選項,即便鄭允浩態度機車,但機車當中卻也帶出了一道真理。

 

是,他是不該擔心這麼多,既然是選擇要走一起了,那麼關係的公開也是早晚的問題而已。他這陣子都避著崔珉恩,甚至就連崔珉豪抽空來找他,他也變得不敢任意妄為,總有著被害妄想的心理,深怕自己對著崔珉豪親密,隔壁的崔珉恩就會過來殺掉他。

 

看來一切都是他多想了,因為不管想或不想,他認為結局都不會相差太多。

 

待他實習下班以後,拎著餐盒的他走在靜謐的街道上,他忽然覺得自己最近的態度不是很好,不知是否傷到了崔珉豪。回到家中後,即便時間有些晚了,他仍是傳了訊息給崔珉豪,隆重地跟人兒道了歉。

 

『最近好像對你很冷淡,抱歉。』

 

崔珉豪一早收到這樣的短訊,可說是一臉矇逼,他不明白沈昌珉為何而道歉,縱然他也有感覺這陣子的沈昌珉有些鬱鬱寡歡,但這些不都是因實習所致嗎?人的情緒總有潮起潮落,他並不怪罪沈昌珉最近的冷漠。

 

但他該怎麼安慰沈昌珉呢?

 

『幹嘛道歉啊,你床上的功夫還是很好啊。』崔珉豪笑眼瞇瞇地傳了這話,他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了,可傳也就傳了,收不回了。

 

崔珉豪就這麼心情好地準備去擺攤了,待沈昌珉起床看見這回話,他特想請假一天,去菜市場把這人兒給抱回來欺凌一翻。果然人兒只要這麼被人疼愛,就容易沒了下限,那這也表示他給的照護是有佳的。

 

『甚麼時候放假?』他回傳問。

 

崔珉豪大概收攤之後才又回傳了訊息,『這週日不擺攤,週六晚上過去找你。』

 

於是他將怎麼凌辱崔珉豪的方式在腦中進行了多遍,就期待著週六得到來,不管崔珉恩會發現還是不發現,他決定這次都要讓崔珉豪止不住小嘴地在床上浪蕩一遍。

 

可偏偏事情就不如他所想,怎麼也沒料到,週六晚上,那三兄弟的母親熱情地邀請他來家裡吃火鍋,對於未來的丈母娘,他說什麼都不好拒絕,況且這火鍋又是崔珉豪特地為了兄弟和他準備的,他實在不忍心說不去就不去。

 

就這麼,實習完後他便直奔崔珉豪的住處,今晚大家都回家回得早,天冷就是要吃火鍋,即便今晚的意淫可能要泡湯了,但以美食替代,想想還是可以的。

 

「奇怪,怎麼每次我家要吃好吃的都有你來摻一腳?」崔珉正是不屑地說。

 

他摸摸鼻子低著頭沒說話,打算矇混過問題。

 

「小朋友們來,吃吧!不夠的話等等媽媽再去弄些火鍋料來。」母親是和藹地說著,他是客氣地笑著點頭,就見崔珉豪趕忙說道:「有缺什麼我去弄吧,媽媽你坐著吃就好。」

 

倒是不見崔珉恩吭聲,只見大哥不悶聲地吃著火鍋,好似已有許多日子都沒嚐到母親的手藝一樣,似是吃得津津有味。

 

崔珉正吃飯之間也不忘詢問沈昌珉在華芳醫院實習的如何?似是有意的試探,若是沈昌珉在華芳混得不錯,那他也會考慮在考上醫師執照以後回到老家附近當醫生。

 

「你可以問你大哥,大哥就在華芳醫院當實習醫生。」沈昌珉輕聲說。

 

崔珉恩臉上沒有反應,只說:「還不錯。」

 

看來似乎問不出什麼特殊經驗的分享,崔珉正又移轉了話題道:「那昌珉呢?考上醫生後要不要也來華芳實習?」

 

他咬在嘴中的魚板是忘了吞下,才正在想怎麼回答比較適當而已,未料崔珉豪便率先說:「來吧,這樣我就可以每天做便當給你吃。」

 

眾人看向笑得幸福的崔珉豪,這間小客廳瞬間有了前所未有的粉色系,看得向來粗枝大葉的崔珉正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弟弟啊,你可別跟我說你便當做上癮了,你該不會真被沈昌珉給馴化了吧?居然每天做便當給他吃!」

 

崔珉豪依然游刃有餘,「什麼馴化不馴化,你們統統都來華芳,我可以一起做啊!」

 

如此大愛的說法總是能矇混過關,這場圍爐行動也在意想中地安全落幕。由於吃完後時間也不早了,母親先是梳洗上床睡了,徒留他們四個男孩在客廳裡瞎聊,為了打開所有人的話匣子,崔珉豪不忘拿出家中自釀的燒酒來,又開始了男人間的競爭。

 

「說真的,我還真怕我考不到醫生執照。」崔珉正有些醉意地說道。

 

崔珉恩難得地敞開心房來,拍了崔珉正的肩膀,輕聲說:「你不會有問題的,我都考過了。」

 

「大哥阿,我們可不是在一個水平上。」崔珉正躺在沙發上,閉著眼說。

 

沈昌珉倒是沒說什麼,好似醉了以後,話也不多了。精神正好得大概就屬崔珉豪,他家人兒見自家二哥如此喪志,不忘給人加油打氣,說了許多勉勵人的話,但殊不知崔珉正早已睡著了,沒聽清崔珉豪究竟說了些什麼。

 

崔珉恩看時間也差不多,站起身來便說:「那麼我先回去了。」

 

「哥不住下嗎?都這麼晚了。」崔珉豪意外地說。

 

崔珉恩笑了笑,寵溺地看著崔珉豪說:「住下來你還得多洗一個人的衣服。」

 

「有差嗎?洗衣機洗啊。」

 

「不用,我明天有班,我那離醫院比較近。」

 

崔珉恩拿了外套後,便瀟灑地離去。這期間沈昌珉僅是在一旁看著這兄弟情,雖眼前因酒精而一陣暈眩,但崔珉恩對崔珉豪的疼愛他都看在眼底。

 

「那我也先回去好了。」他搖晃地站起身來,微笑地說。

 

崔珉豪是睜大了眼,直道說:「你不能。」

 

「我住下來你得多洗我的衣服不打緊,還要借我一套衣服穿。」他學著崔珉恩的寵溺道。

 

崔珉豪沒跟他瞎演,只道:「如果以後我們同居了,我還是得幫你洗。」

 

同居?

 

他雙眼迷茫地看著崔珉豪,臉上露出一抹溫馨的笑容,雖他是接不下話,但他的表情透漏了一切。

 

原來崔珉豪也考慮過他先前所考慮的事情。同居以後就跟夫妻沒兩樣了,看來崔珉豪是認真看待他倆的感情。

 

崔珉正就在一旁睡覺,即使他有醉意,卻也不足以太大膽,他僅是瞥了頭來,輕輕地在崔珉豪嘴上小酌一下,便說:「我們去睡覺吧。」

 

崔珉豪靦腆地笑了笑,輕聲問:「要不要我幫你洗澡啊?」

 

「你確定?」他反問。

 

「確定啊,洗完我們再睡吧。」

 

由於這裡不是他的戰場,所以他自是沒對崔珉豪出手。

 

只是他們怎麼也沒料到,這時候的崔珉正竟是敲了他們的廁所門,想來撒一泡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lma00
  • 秀媽好!千萬不要刪文,我們會想看的。

    我覺得珉豪很勇敢呢!希望愛他的家人知道後不會太反對就好!
  • 天啊~~~
    其實我正打算放棄,因為不知道怎麼寫了,呵呵
    可能工作也太忙,真的沒什麼靈感,每天想著工作也就懶了QQ
    不刪文可能最後也是放著的機率比較大吧XDDD

    秀媽 於 2018/01/24 20:58 回覆

  • julma00
  • 希望秀媽不要放棄啊!我是希望能見到2M happy ending 的! 🙏
  • 好的!!我假日來寫!!
    最近真是諸多不順,真怕把他們寫悲了QQ

    秀媽 於 2018/01/26 10: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