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金俊秀老被朴有天載往自己家中,他們也透過了老闆娘,順利的與老闆見過面,談話的當天朴有天答應了老闆願意在老闆身邊打工賺點錢。好聽是打工,但實質上是做些什麼,金俊秀不清楚,這讓他很忐忑。他坐在沙發上抓著自己的衣服,撩出了背脊,朴有天則在身後替他擦藥,他則是邊咬牙邊說:「我覺得根本就不必等到兩年……依你現在的狀態,已經有半隻腳踏入黑社會了。」朴有天細心的擦著他的背脊,抬頭瞄了他的紅腦袋瓜子,微笑問:「所以呢?」

「我怕你走進去就退不了了。」金俊秀看著前方的窗口,無奈的說。並不是自己不想支持朴有天做任何事情,而就針對這件事情來看,危險度很高,縱然有老闆娘的保證,但無論怎麼比較,黑道這條路總不是一般人承受的住,抵擋的了未知的風險。

「如果真的不適合,兩年後我也不會選法律系。」朴有天說的輕鬆,彷彿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金俊秀在穿上自己的衣服後,沒有轉過身,仍是一人盤腿坐在沙發,看著前方的落地窗。從窗子外能看見外頭夜裡的風景,閃爍的燈光,看的他都有些的迷茫。究竟他們能帶著對方翱翔多遠?沒有親人的他,他不懂依賴是什麼感覺……。雖說朴有天一剛開始讓他覺得太討厭了,但不能否認的,在他們發生了比戀人還親密的關係後,他沒辦法去想像若以後沒有朴有天的日子,自己該怎麼去面對那樣的生活。習慣要改不容易,是朴有天這人讓他對他有了眷戀感,依賴感,所以生活才須要有朴有天這人存在的習慣。

金俊秀垂下了頭來,沒再看向落地窗外的風景,「以後得小心,打工回來不管多晚都要打通電話給我。」他突然說。

這道命令下的真是時候,朴有天全然感覺到了金俊秀心底的不安,他也曉得金俊秀似乎不怎麼願意讓自己去冒這樣的風險。就像他們倆在床上一樣,金俊秀總會堅持不讓朴有天去做些有的沒的,金俊秀會不捨,也會擔心。本想抱抱金俊秀的朴有天,卻因怕觸碰到金俊秀背上的瘀青而退卻,雖說傷痕好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是不想讓金俊秀承受那樣的疼痛,但他最後還是伸過手,拉了金俊秀的手肘。

「俊秀……。」他輕聲的喊叫,將人漸漸轉過來面對自己,當金俊秀面對他時,他不禁的瞪大眼,看著頻頻落淚的金俊秀。

「怎麼了?」他溫柔的問著金俊秀,手中的力道卻不由自主的增強。不問還好,問了金俊秀的淚水就決堤了。他雖然不明白為何金俊秀會突然哭出來,但就光是看著金俊秀落淚的模樣,自己也挺心疼的。金俊秀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他最後就將人兒抱入懷,讓金俊秀靠在自己的肩上宣洩。

「我、我就這麼……你一個……家人……。」金俊秀在他肩上哽咽的說。

原來他都還沒將金俊秀娶過門,金俊秀早已認定自己是他的老婆了。

「所以……要平安……。」

然後金俊秀還是把自己的鼻涕跟眼淚抹在朴有天的襯衫上。失去的感覺金俊秀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從一開就未擁有過親人的他,不能了解什麼叫失去。但對於朴有天,他只是知道,自己不想跟失去有所交集,也不想觸碰它。就讓他永遠體會不到失去的感覺,就遠永這樣就好。



朴有天開始打工以後,與金俊秀膩一起的時間變少了。除了晚上回家會開車繞過金俊秀的家裡拿宵夜給金俊秀,偷親金俊秀幾口外,他們也沒再有更進一步的親暱。沒有時間的他們,也僅能把握一些瑣碎的時間。雖說在學校裡他們還是在一起,但因為是在學校,所以還是有太多想做的事情被阻卻掉而不能做。但無論如何,對於他們,現下的狀況就已經很好了。

朴有天真的不管多晚都會打電話給金俊秀,然後開車去找他、陪他。而金俊秀也不管多晚,寫完功課都會坐在沙發上等待朴有天的電話,然後替朴有天開自己的家門。日子就這麼過了好幾個月,眼看金俊秀轉來這個班級也一年了。學校即將要舉辦的就是他們的畢業旅行,為了讓他們高三能好好拼大學,所以就決定在高二的學期末舉行。金俊秀手裡拿著行程,嘟著嘴一直看著紙張的內容,其實去的地方都不錯,還可以泡溫泉,兩人一房什麼什麼的。

「有天,你要去嗎?」金俊秀轉過身子看著他問。朴有天也瞄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行程,他看著紙張上打的時間,搖頭說:「可能不行,那天跟老闆有約。」金俊秀總覺得朴有天對於黑道事業很快就步入正軌,也沒聽說過他說哪裡不喜歡的,似乎適應的還不錯。

「那麼以老闆為主吧。」金俊秀沒有抱怨,他尊重朴有天的選擇。

這時候金在中是高興的想約金俊秀一起住,可金俊秀都還沒答覆時,鄭允浩就出面說他要跟金在中一起,人兒就這麼被抱走。分房也是個問題,本來想說朴有天若要去,他可以跟他一同睡一間。他看了看班上的人,感覺大家都找好了同伴,不過這時金俊秀卻發現了一個落單的人,「賢重!」

金賢重轉過身看著他,一臉疑惑的樣子問:「什麼事?」

朴有天在金俊秀身後沒說什麼,只聽金俊秀這麼說:「你跟我一起睡好不好?」

全班的人一聽見這話,似乎就明白朴有天好像沒有要去的意思。但這樣的邀請,金賢重很識相的回答:「不要,我會被你後面那隻殺掉。」跟朴有天這麼久了,他很懂朴有天的脾性。那般的佔有慾用屁股想也知道有多強烈。就因為如此,班上沒有人敢跟金俊秀同房。金俊秀也聳聳肩,沒所謂,反正自己睡一間也挺好的。

「你真的不去?」金俊秀又看著朴有天問。

其實他心底有那麼一點希望朴有天能跟他一起去,這是難得的畢業旅行,也是屬於他們的畢業旅行,朴有天不能去總是覺得有點落寞。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蝌蚪眼,有些歉意的說:「可能真的不行。」那天他剛好就是有事,所以有些抽不了身。

「沒關係啦,不過你還是得打電話給我,我等你的電話。」金俊秀說的小聲,語氣是莫名的可愛,但也只有對朴有天才會有這樣的神情與語氣。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沒多久就笑了出來,那般寵溺的眼神,也只有對金俊秀才會曝露。縱然有點可惜,但也沒關係,他們還是能連絡到對方。



畢業旅行的當天,金俊秀拿著自己的行李,他是最後一個人上車的。他在巴士外跟朴有天聊了好一陣子後,才跟朴有天暫時的道別。三天兩夜的行程搞得好像要分開好幾年一樣。在朴有天的目送之下,金俊秀開心的朝著窗外揮手,與他道別。坐在金俊秀身旁的金賢重,也看著外頭越來越渺小的朴有天,他輕笑說:「沒想到他會為了你改變這麼多。」

金俊秀轉過頭看著金賢重的側臉,也笑說:「他也改變了我很多。」

至於改變了什麼,金俊秀只能說,他讓他懂得把握,懂得挽留。這是他與朴有天彼此的引力,你拉著我,我也拉著你……。

這趟早上的行程,金俊秀跟金在中一行人玩得很愉快,也發現沈昌珉與崔珉豪間的微妙關係,縱然沈昌珉老不愛說話,但他還是看得出,沈昌珉挺縱容崔珉豪的行為。看著別人甜蜜,有時還是會想起在老闆那打工的朴有天。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黏人的,金俊秀也不是很清楚。

畢業旅行的早上有一群人的陪伴玩得還算可以,但在晚上,只有一個人住的他就顯得比較冷清一點。他一人在這特豪華的飯店裡繞著,看著有沒有好吃的名產或甜點,然而買了一杯咖啡,優閒的在飯店裡走馬看花,直到自己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嘿,你下班了喔?」金俊秀顯然是有些高興,連聲音都高昂了起來。朴有天站在老闆的辦公事外,笑說:「還沒,可能得再一下,怕太晚打給你,你就睡了。」

金俊秀乘著手扶梯,靦腆的回:「你知道我會等你電話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就算換了等待的地點,他也不會變更這項原則。

朴有天開始尋問他今天玩得如何,而金俊秀就邊聽邊走回自己的房間,一路回答朴有天的問題。不過當他走過鄭允浩與金在中的房間時,卻聽到某種不是很正常的聲音。

「嗯啊……你……」

「再大聲會被別人聽到喔。」

金俊秀有些傻楞的站在他們房門外,額頭冒了冷汗,心底說:『我已經聽到了。』

「不要太想我,我……」朴有天話都沒說完,金俊秀緊握著手機,看著金在中的房門,卻說:「我很想你。」

朴有天愣了幾秒沒說話。

「我好想見你。」

朴有天殊不知,金俊秀早已是紅透了臉跟他講明自己心底最深沉的感受。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