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之下,金俊秀也向他詢問當初小狗到底說些什麼,會讓他在眾人面前無故地說出令人容易遐想的話。不過好在在場的人還有金俊秀來混淆視聽,若僅有崔珉豪,恐怕他這話一出,會嚇到才正值青春的崔珉豪。

「嘿嘿,我知道你說『他是我的』的『他』不是指我,是指珉豪吧?」金俊秀一副八卦樣,就是想從他這裡套出些端倪。

他也是一副要答不答,沒有想特別說明那個『他』到底指誰。不過一旁的朴有天就沒辦法像金俊秀這麼坦然的想,「欸欸,你的『他』絕對不行是俊秀!」朴有天搖著他的肩膀說。

朴有天這種宣示主權的方法有時真讓他感到厭倦,「不是他。」他耐著性子低聲說。

那麼就只剩下一個『他』了。

只見朴有天與金俊秀朝他壞笑,心想不大對勁,原來是這倆人連手演齣戲碼來逼出他的內心話。看來人真的比狗還會耍賤,說不說是他的自由,何苦以這種手段來探他的心底話?但就算是謊言也有分善意與惡意,評估下來,金俊秀與朴有天也沒對他有害,說了就說了,話也早就收不回。

「你要不要找一天跟珉豪相認?」朴有天摟上他的肩,笑著又說:「我幫你們安排!」

金俊秀也湊過來熱鬧,同然勸解他跟崔珉豪相認,也許會譜出一段好戀情也不一定。

「不了。」他搖頭道。

事情都早已至今,他要如何告訴崔珉豪,他就是以前的昌昌?況且當初做狗時崔珉豪就離他而去,難保做人不會是相同結果。

「你就試試看啊!」金俊秀拍了拍他的胸脯說。

「反正這樣就好。」他說。

縱使他真的想與崔珉豪相認,可就怕生出太多誤會沒辦法解決,不如就默默地守在崔珉豪身邊。估計他這輩子會是隻身一人,雖然對女人有興趣,可人類對他來說還是太過於複雜,不能有位階之分,還得懂一堆做人得大道理,他想,也許到他壽終正寢之時,他可能還是無法理解做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了不讓眼前倆人繼續追問,他打算外出去走走。聽說這裡還有第二個夜市,反正也閒來無事,出去熟悉環境一下也不錯。不過悲劇的是,他身上沒有錢,若逛夜市什麼也不能買,那麼樂趣大概減去大半。

「我想逛夜市。」他突然說。

但他卻不太好意思跟這兩人討錢,轉身便速速離去。

入秋的夜裡氣溫漸漸下滑,他身上一件外套也沒有,難得覺得冷。以前還有皮毛時,秋天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可做了人,身上的這身皮好像就不太管用。

以前在崔珉豪左右總是祈禱自己能是人,可後來才發現,當人不容易,只是想要一個擁抱便需要一個理由。就上回那次安慰的熊抱不算的話,目前為止他還沒真正的抱過崔珉豪。沒想到做狗時輕而易舉的事情,做了人後卻是困難重重。

他走入夜市人潮中,一攤一攤慢慢看,只看不買的忍耐度需極強,才走過一個街道,他就受不了了。可沒想到,打算去公園逛逛的他,卻被一個熟悉的陌生人給叫住。

「嘿,你好。」

那人輕拍他的肩,轉過身看見他,讓他有些驚訝。沒想到小吃威力如此大,大到讓他沒法嗅到眼前這人的氣息。

「你好,昌昌的主人。」

崔珉豪苦笑一會,便又抬頭朝他說:「你叫沈昌珉嗎?我之前有看見你胸口上的名牌。」

「嗯。」他點頭道。

「我叫崔珉豪。」

「我知道。」他仍是點頭道。

崔珉豪睜大了眼,笑說:「看來俊秀哥跟你說過吧。」

「不,沒有。」他搖頭說。

「沒有?」

「不,有。」他又趕忙點頭說。

似乎是覺得他的慌亂很有趣,崔珉豪竟然笑得開心,還問他要不要一起逛夜市。情不自禁,他便隨著崔珉豪的腳步走去。本來還有些習慣走在崔珉豪前頭,可他提醒自己,做人要平起平坐併肩走,走前走後一般都是有位階之分。除非他是崔珉豪的老闆,不然不行那麼走。

一路上崔珉豪是零零碎碎地買了一大堆小吃,可奇怪的是,崔珉豪並沒有吃,只是拎在手。

「你不買?」崔珉豪問。

「我吃飽了。」

「你趕時間嗎?」崔珉豪神情若有所思的問。

他想了一會,回想起方才朴有天的費洛蒙,也許現在回去可能不太恰當,「沒有,我只是出來散步。」

「那你要不要跟我去公園散步?」

他記得從這裡走過去好像有段距離,可既然崔珉豪都開口約他了,他也不想拒絕,因為他正好也想去去。以為是要步行至公園,但崔珉豪早已準備好腳踏車,他們倆還討論一下誰載誰,最後是他載崔珉豪,崔珉豪拎著那堆小吃坐在後座享受。

天氣微涼,剛好適合發汗的他。

過了幾條街口,幾座紅綠燈,便一起來到了他們當初所相遇的公園。

「這裡是我跟昌昌認識的地方。」崔珉豪說。

他停下腳踏車,感覺得出崔珉豪的心底很澎湃,像是迫切要前往那座兒童的溜滑梯。

「我小時候跟媽媽走失,結果在這遇到昌昌,他保護了我一個晚上。」

他們一同看著眼前的溜滑梯,崔珉豪逕自的就爬上溜滑梯的上游坐著,他則隨意的坐在下游處,背對崔珉豪。

「昌昌……是不是回到這裡?」

他沒有回過頭看崔珉豪,但神奇的是,他嗅得到崔珉豪的眼淚。

果然一陣沉寂之後,他的耳朵聽見崔珉豪的啜泣聲,他不敢轉過身看,因為害怕看見崔珉豪的傷心,也害怕看見崔珉豪的軟弱。

若崔珉豪曉得,這些傷感全因他而起,崔珉豪是不是又會離他遠去?

「他一直都在。」他看著公園輕聲說:「他一直都在你身邊。」

原來善意的謊言長這副模樣,只可惜謊言仍是無法替他換來一個擁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