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第一天來學校就先趴在桌上睡了。老師發下的講義,班上同學有人直接拿來折紙飛機,有人乾脆就當廢紙,只有少數的同學會觀看,就像是沈昌珉跟崔珉豪。不過崔珉豪看了內容後,就會將講義隨便的塞進抽屜裡,然而就再也不會拿出來觀望了。

金俊秀拿到講義後,伸手就往後遞給了朴有天,但很意外的朴有天並沒有接過手。他轉過了身子,朴有天正在睡覺,金俊秀又轉回身子,將他的講義折了起來後,便輕輕的掀起他的桌墊,將講義夾了進去。

這時朴有天卻醒了。

本是埋在手臂裡的頭突然的抬起,他那雙桃花眼像是盯上獵物一樣的雪亮,聽不出是怒氣還是玩笑的語氣說:「你吵到我睡覺了。」

金俊秀愣了一下,他推了自己的眼鏡,眼神游移的說:「抱歉。」

方才還不覺得朴有天令人恐懼,可現在怎麼感覺很不對勁?

「道歉沒用的,我睡不著了。」朴有天又說。

金俊秀側顏面對著他,他漸漸的皺起眉頭來,心想,他睡不著……干他什麼事?

「那就別睡吧?」金俊秀慢慢的將視線看向他,卻發現朴有天竟然在笑。

「我叫朴有天。」他突然的說。

「我是金俊秀。」金俊秀也趕緊報名。

朴有天站起身子來,走到他的旁邊,拿起金俊秀的筆,直接就在他的課本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又當著他的面,將那頁簽有他的名字的課本撕了下來。

「喂!」金俊秀緊張得捉住他的手,全班就看著他們兩人。

朴有天將紙放攤在他面前,笑說:「記住喔,我叫朴有天。」

金俊秀看著上面的名字,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朴有天的名字怎麼寫。朴有天講那張被撕掉的頁面還給他時,鐘聲就打了。老師沒有阻止,同學們也不敢吭聲,金俊秀這時才曉得他身後坐了怎樣的一個人。他抬頭看著朴有天得意的神情,又看了看自己那張被撕掉的課本,他放開了朴有天的手,慢慢的又將那頁拼湊進自己的課本,然後將課本闔上。

金賢重率先走過來說:「要不要抽菸?」

「走啊,怎不抽。」朴有天又看了一眼金俊秀,臨走前還在他的耳邊小聲說:「老子最討厭像你這樣的人,乖乖牌看了就不爽。」

金俊秀只能看他離開的背影,自己始終一句話都沒說。也許是敢怒不敢言,可在他心底,他很疑惑,朴有天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他?而且,為何朴有天會在資優班裡?他嘆了口氣,還是將自己的課本收進書包。沒想到第一天就會遇到這種事情,他到底是踏入了什麼樣的班級?

「你還好吧?」

金俊秀抬眼看著來者,那人長得很漂亮,讓人感覺很親切。

「回去黏起來就好了。」金俊秀苦笑說。

「我是金在中。」他笑說,「我們這班全是問題學生居多,不過成績都算不錯,朴有天是最有種的一個,我們私下都稱他老大。」

「他真的很老大。」金俊秀還是滿臉無奈,朴有天的作為讓他很頭疼。

「也許以後日子會更難過。」金在中似乎想跟他說些什麼,但卻沒完全講明白,「以前我也是常欺負轉學生,不過你看上去卻讓人很想照顧。」

金俊秀看著他,原來他也是朴有天那一掛的?不過比起朴有天,金在中好太多了。但這時候朴有天卻回教室了,他看見金在中在與金俊秀說話,湊了過去就說:「這是誰家的狗?怎麼不拴好?」

金在中一聽就明白他意有所指,而鄭允浩卻從他的位置走了過來,「我家的,你說話放乾淨一點。」金俊秀被夾在中間,他看著鄭允浩帶走了金在中,又聽見鄭允浩這麼跟朴有天說話,他總覺得這班級應該是有分勢力的吧?

金賢重話很少,他回教室就往自己的座位上走,所以金俊秀對他也不了解。但無論如何,最讓他搞不清楚的還是他身後那位同學。朴有天看見自己的桌墊夾了講義,他抽了出來就把講義給扔在地板,「以後不要把這種東西放我桌上。」金俊秀曉得他在對他說話,但他沒有回。

「我說話你聽見了沒?」朴有天不悅的問。

金俊秀內心嚇了一跳,背對著他勉強點頭說:「聽見了。」

看來朴有天真的很討厭他,下一堂課的老師來時,班上還是沒有上課的感覺,依然故我的繼續吵鬧,金俊秀也只能認了,誰讓自己搬了家又轉來這間學校。可在這種環境裡頭還是有認真聽課的學生。沈昌珉就像個正常的學生在學習,不過坐在他身旁的崔珉豪,只要聽過一題,老師再出一題試題時,他就開始玩了。他會吵著沈昌珉,不過沈昌珉似乎沒什麼在搭理。

「金俊秀。」朴有天突然的叫他。

金俊秀不敢回頭,索性的裝作沒聽見。朴有天很直接就站起身,他走來金俊秀的桌邊,伸手就把金俊秀書桌翻起,讓桌子順勢的翻過窗子,從高樓往下墜。

「我的桌子!」金俊秀瞬間只剩一張椅子,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他站起身將頭伸出窗外,看著自己墜到一樓的桌子。

天啊……!

「那麼專心做什麼?我叫你都沒聽見?」朴有天輕聲的笑說。

金俊秀這回是氣了,「上課是不能說話的!」

「那你當這裡的人都是豬嗎?」朴有天歪著頭問。

每個人都在說話,憑什麼他不能說?金希澈打了個哈欠,神童打了個隔,而金在中卻無能為力,一旁的鄭允浩也不打算插手,不過這時候沈昌珉卻說話了。

「很吵。」他淡聲說。

因為他們的事情老師停止了教課,這對正在學習的沈昌珉不利。朴有天不屑的看著沈昌珉,又看了他身旁的崔珉豪,瞇眼說:「崔珉豪,管好他。」

金俊秀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推開了朴有天便衝出了教室,直奔一樓去撿自己的書包。這一路金俊秀真想掉眼淚,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遇上這種事情,莫名其妙被人討厭就算了,怎麼連自己的桌子都會遭殃?這所學校不應該是最好的嗎?

他收拾著自己的東西,看著那被摔爛的桌子,就罷了,一人便背著書包走回教室。金俊秀爬著樓梯時,卻遇上正往下走的朴有天。他避開了朴有天的路線,靠著沒有手把的牆壁走,不過朴有天卻擋住了他的去路。

「好可憐呢,還去撿書包。」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很害怕,他抱著自己的書包不敢吭聲。

「真的是乖乖牌呢。」

「都是你害的。」金俊秀抓緊自己的書包說。

朴有天笑臉嘻嘻,他手指勾起了金俊秀的下巴,「長這樣還來念書?不如出去賺吧?」他臉湊進了金俊秀的面容,輕聲說。

金俊秀瞥過了頭,怒視著他說:「你的家庭沒有教好你嗎!」顯然是沒有所以才讓他這麼恣意妄為。

「家庭?」

朴有天臉上由笑漸漸的轉怒,他不爽的說:「去你媽的家庭!」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菸,就順著樓梯往下走。金俊秀還處於驚嚇的狀態,他完全不知所措。

為什麼……朴有天這麼痛恨家庭?這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不過見他走了也好,他倒是鬆了口氣,自己便回教室裡頭。雖說他的桌子被丟了下樓,不過金在中卻好心的將自己的桌子讓給他,然後他跟鄭允浩共用一張。再怎麼樣,這班級還是有好人的。

金賢重默默的看了一眼金俊秀,似乎是種同情。他又回望著自己手機上的簡訊。

『媽的,我一定要搞死金俊秀!』

是朴有天傳來的。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