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金俊秀抱在胸口的書包給拿掉,金俊秀看著自己被丟一旁的書包,身體不禁的打顫。而抵在他胸前的瑞士刀,又毫無憐惜的就將他的襯衫慢慢的割開,露出了他的男性白色內衣。

「求求你……」從強悍至只能乞求的金俊秀,他明白自己現在狼狽的很,但見朴有天這中蠱的模樣,他又不敢輕舉妄動。朴有天眼神沒有看他,指尖就拉了黏在他身上的貼身內衣,又由領口處慢慢的將內衣向下的切了開來……。他害怕的幾乎是腿軟,瞧朴有天用這把刀就曉得朴有天的技術多利落,也明白這把刀的鋒利程度到哪。他就像待宰的羔羊,等至朴有天將他的衣服剝至肩時,朴有天便欺壓上了他的身子,一口就朝他的頸子咬去。

「啊!」他害怕的叫了出聲,雙手推著朴有天的胸口,似乎想保持一定的距離,可卻不料,朴有天不懂他的警戒,仍是狂野的吸吮著他的頸脖。

「求求你求求你……」他越來越緊張,而朴有天卻已停不下手了。

朴有天伸手便往金俊秀敞開的襯衫探去,揉著從無人觸碰過的蓓蕾,第一次的經驗,讓金俊秀身體出現了不同的感覺。

「等等……!」

金俊秀的身子開始沾滿了朴有天的氣息,胸膛上的愛撫,讓他的喘息聲漸漸的高揚。

「朴有天……!」金俊秀幾乎是尖叫的喊了他的名字。

朴有天停下了動作,臉上不滿的看著金俊秀,「幹嘛?」

金俊秀見朴有天的臉,他沒有膽量反抗,朴有天見他只是喊自己喊爽的時候,伸手就往他的私密部位摸上。

「原來你迫不及待啊?」朴有天就像惡魔一樣,全然的無法控管。

金俊秀抓著他的手,可他仍是一意孤行,隔著金俊秀的西裝褲用手磨蹭起金俊秀的寶貝來。

「不要……你……!」

朴有天笑得開心,他好喜歡金俊秀的反應。他這回便脫了金俊秀褲子,一腳踩著金俊秀的褲子,然而伸手就探進金俊秀的內褲裡,握上了他的寶貝來。

「內褲還是波妞的呢……。」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四角褲一眼,接著開始欣賞金俊秀的臉部變化。

金俊秀的致命被脅持住,這輩子自己都沒親手解決過的東西竟然會落在朴有天手上,他相當的不甘願,也想不明白,為何他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朴有天低頭看著金俊秀的褲擋內,其實就如普通的男生一樣,有著陰毛,只不過金俊秀的似乎少了一點。他放肆的抓著金俊秀的嫩莖,就上上下下的搓揉起來,還不忘在金俊秀耳邊細聲說:「會很舒服,這會上癮的。」接著又咬了金俊秀早已紅透的耳垂。金俊秀雙腳發顫,當朴有天開始的摩擦時,他幾乎快站不住腳,只能緊緊握著朴有天的手腕哭說:「嗯嗯……求求……你……」朴有天沒有看他,只是加快了手中的力道,欺負得更放肆。

「啊啊……」

金俊秀最後站不住腳,就順著鐵網滑落,已經抬頭的分身金俊秀覺得無恥,縱然這是天生的生理反應,可他還是覺得自己很沒有尊嚴。明明就這麼討厭朴有天,為什麼還會勃起?

朴有天也跟著他蹲了下身,伸手就拉了他的內褲,看著他昂首的分身,又摸了上去笑說:「明明就很有感覺,為什麼一直求我?難不成你是想要我快點嗎?」字字句句都侮辱著他,他幾乎是氣哭了,死命的拉著自己的內褲,打掉朴有天愛玩弄的手,將自己的波妞內褲穿回,美晰的雙腿就朝著朴有天胡亂的踢了起來。

朴有天閃過了金俊秀的攻擊,一手就抱住了他的大腿,將他拉往自己,順勢又把他的大腿扳得更開。當金俊秀被拖往朴有天的方向時,金俊秀伸手就猛捶打的朴有天的胸膛跟肩膀。金俊秀另一手是抓著自己的內褲,臉上哭得唏哩嘩啦,眼鏡也因為爭扎的太過用力而掉在地上,而他也不管了自己已是多麼的難堪,還是不停的打著朴有天。

「走開!你走開!」金俊秀哽咽的說。

朴有天沒有接過金俊秀的粉拳,只是靜靜的看著金俊秀的垂死掙扎。可問題是,看著金俊秀為他掉眼淚,他卻並不是全然的無所動容,他覺得金俊秀很可愛,雖然脾氣是倔強了點,也從不聽從自己的話,但他就是沒辦法繼續的欺負他。

金俊秀見朴有天沒有動作,於是另一手也加入了戰場,拼命的打著朴有天,哽咽道:「你走開啦,我寧可被退學……」

朴有天聽見他這麼說,伸手就各自抓住了金俊秀的雙手,臉上已不是嬉鬧,他很認真的看著他說:「我不會讓你被退學。」

金俊秀淚眼汪汪看著朴有天,他雙手拼命的掙扎,又說:「我要離開你!」

「你不能離開我!」朴有天也對著他吼說。

金俊秀身體打了顫,臉頰滑落的眼淚,讓自己的雙眼清晰的多,他更是清楚的看見朴有天認真的神情。朴有天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沒有興致繼續欺負下去,在這剎那間,他看著金俊秀,而金俊秀也看著他,他卻有種說不出的感覺,為什麼只要遇上金俊秀,他做什麼事都是未遂?

金俊秀一直抽泣著,他看著金俊秀那紅鼻紅眼的,最後便忍不住將金俊秀拉向前,低了頭就吻上那哭紅的嘴唇。金俊秀還是很掙扎的推開他,可當他被推開時,沒多久他不管金俊秀的意願又向前吻上。

「唔……。」

他就介在金俊秀的雙腿間,雙手捧著金俊秀的臉蛋,很認真的吻起他來。金俊秀最後還是只能抓著朴有天的手腕,做無意義的掙扎。但這種感覺怎麼說……朴有天吻他吻得好細緻,彷彿就像在安慰他一樣。當朴有天離開金俊秀的嘴唇時,他的雙眼第一次這麼溫柔的看著一個人。金俊秀眨了眨眼,也盯著朴有天的臉蛋瞧,但卻什麼也說不出口。朴有天突然的站起身,沒幾下就替自己解了襯衫的扣子,脫了襯衫,身上只穿著一件黑色內衣。金俊秀本以為朴有天還不放過他,可卻沒想到朴有天卻將自己的襯衫披在他的肩上。

「穿上吧。」朴有天沉著音說。

金俊秀默默的用手背抹去自己臉頰上的淚水,將那已破碎不堪的制服跟內衣給脫了,然而穿上了朴有天的制服。朴有天從口袋裡拿出了菸包,點了一根抽了起來,又替金俊秀撿起落在不遠處的西裝褲,替金俊秀拍了拍西裝褲的灰塵,遞給了金俊秀。金俊秀不明白,為何朴有天會突然的改變心意?雖然這對他而言是再好不過了,可他卻沒想過朴有天竟然會這麼輕易的就放他走。方才了吻除了參雜了一些菸味,似乎還有朴有天不明所以的感情。金俊秀一直覺得他是好人,只是在某種程度上真的很討厭他。

朴有天見金俊秀要起身穿褲子時,走過身便扶金俊秀一把,嘴上叼著菸的他,臉上卻無任何的表情,可他就如一個好男人一樣,替金俊秀整理著服裝。雖然金俊秀想拒絕,告訴朴有天自己可以來,不過因為怕再次惹火朴有天,金俊秀也只是乖巧的讓朴有天替他整理。最後朴有天又轉過身將他的暗紅粗框眼鏡撿起,遞給了他。

朴有天順便的吸了一口菸,中指與食指就將香菸從嘴邊拿下,輕輕的吐著白煙說:「你不能轉學,明天要再來學校。」

金俊秀心不甘情不願的回過身又撿了自己的書包,雙手就緊緊的抱著自己的書包,回道:「喔。」

「沒看到人我會殺去你家。」朴有天是一個不會說謊的人,開出去的支票也是絕對會兌現的。

「喔。」金俊秀無奈的說。

朴有天吐出了一口白煙,輕聲的笑說:「回家愉快。」

看來朴有天這回是真的放過金俊秀了,金俊秀臨走前還回頭看向了朴有天,朴有天也看著他,笑問:「以為我騙你嗎?」

金俊秀搖了搖頭。這回他是真的要走了,可朴有天卻叫住了他,「等等。」金俊秀臉上皺起了眉頭,他害怕朴有天又突然的改變心意。

「把手上那些破掉的衣服給我。」朴有天說:「我拿去扔掉。」

金俊秀聽完話就爬上樓梯,把衣服拿給他後就快速的飛奔下樓,不敢再回頭觀望朴有天,就算朴有天再叫他,他也不會回頭了。朴有天見著他一路飛奔下樓,眼神又看像埋藏在門上的隱藏攝影機,伸手就把攝影機拆下,他看著攝像頭,將電源關起,然而放進自己的口袋裡。他摸著自己的口袋,裏頭裝著早已準備好的陽具跟潤滑劑,可沒想到竟然沒有一個是用在金俊秀身上,那他當初買這些要幹啥?他深深的嘆了口氣,伸手就將手上這兩樣東西朝著鐵網丟出去。

正好在牽車的金俊秀,身後突然有了些東西掉落的聲響,他轉身看著掉落下來的東西,震驚的就把它踢走。

誰這麼沒公德心,買這種東西還亂丟!

可他殊不知……其實這些東西可是差點用在他身上的……。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