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整個下午都不敢轉過身瞧朴有天一眼。在廁所發生的事情夠他受了,下午的課因為中午的事件讓他沒能專心的上課,但神奇的是,朴有天卻也沒來找他麻煩了。回想起幾個小時前他們在廁所裡的事情,金俊秀心口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為何看見朴有天的那雙桃花眼,會讓他覺得其實他並不是壞人?明明這麼的惡名昭彰,但他卻不以為然。

就這麼,朴有天在教室的時候他都選擇走前門,對於朴有天他還是認為能距離多遠就多遠,免得惹上更多的麻煩。

這時候的朴有天,一手撐著自己的腦袋,另一手甩著原子筆,看著金俊秀與金在中的背影從前門走出去。他放下手中的筆,轉頭就向窗外看去。他不明白,為何中午的時候自己會停手?雖然他對男人沒什麼興趣,不過看金俊秀長這樣,又這麼憨厚耿直,他早就計劃好要怎麼對待他了,但為何明明都已至自己嘴上的羊肉會就這麼掉了?他看著天上的雲朵以及夕陽,他總覺得金俊秀跟現在的夕陽好像……可沒道理自己下不了手。

想起當初的眼神,那種訊息似乎是一種同情他,關心他的神情。

同情?關心?他皺起了眉頭來,深深的嘆了口氣。他不需要這種東西,以前沒有過,現在也不會需要這種空洞又一點意義也無的東西。當他將自己的頭轉回時,金俊秀便從他身後走過,然而坐在他前方,低頭看著書。

為什麼金俊秀總是一塵不染,總是那麼乾淨……?

他突然的站起身,金在中一見朴有天,便窸窣的朝著金俊秀用氣音說:「俊秀快跑!」待金俊秀回過神後,他的去路早已被朴有天堵死。

「金俊秀。」他低頭沉著音說。

金俊秀舔了自己的小嘴,慌張的瞥頭看著朴有天身後的金在中,臉上就寫著無助與驚恐。不過他又再舔了第二次小嘴時,朴有天臉上不知為何的笑了起來。

「幹嘛?」金俊秀沒有看他,只是低著頭回話。

朴有天低了下身來,在他耳邊輕聲說:「今天放學後上來頂樓一下。」

金俊秀躲著朴有天在耳邊的氣息,皺著眉問:「為什麼?」

「做今天在廁所沒做完的事情。」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抬起頭看著朴有天那得意的笑容,讓他整身都打了冷顫,他又趕緊的側了身,右手下意識的就推著朴有天的肚子,似乎要朴有天離自己遠一點一樣,害怕的說:「我不會去的。」

朴有天怎麼看都覺得自己眼下的人個性其實挺可愛的,還推自己呢。他一手就捉住推他的小手,然而另一手便拎了金俊秀的書包,懸在空中。金俊秀被捉住的手只要出力朴有天就抵制他,另一手又因朴有天將他的書包拿的遠,讓他根本就勾不到。全班就看著金俊秀的掙扎,但卻也沒人敢有所動作。

金希澈瞄了一眼,手上的扇子替自己搧了幾下風,無奈的說:「看來他又得去撿書包了。」

「還給我!」金俊秀拉高了音量,瞪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又將他的書包拿得更遠,臉上笑得開心的說:「那就下課上來頂樓啊。」

金俊秀臉全紅透了,班上沒人曉得朴有天開這條件是代表著什麼,不過總是不好的代表。

「我不要!」

於是朴有天真的又將他的書包丟出了窗口,他眼睜睜的就看著自己的書包一躍而下,接著傳來的是沉重的擊地聲。他一個憤怒下就甩開了朴有天手,朴有天只是挑眉看著他,然而他馬上的轉過身就舉起了朴有天的書桌,朴有天還以為他要朝自己的將書桌丟過來,可沒想到他卻學著朴有天將朴有天的書桌也丟出了窗外。

「呀!」他憤怒的大叫。

朴有天的書桌被擊碎的聲音震懾著班上的每個人,金在中也看得目瞪口呆,而鄭允浩是在私下竊笑著,金賢重笑容不明顯,可卻默默的搖著頭,不曉得代表什麼。然後,金俊秀的怒火還是持續上升中,他又看見了朴有天的椅子跟書包,他兩手就各拿一個,全都往窗外丟。他氣紅的臉,轉過身瞪著朴有天,像是發怒的小天使一樣,可朴有天不但沒生氣,還一副你能丟什麼就盡量丟啊的感覺。

「你!」金俊秀被太陽曬成小麥色的肌膚,他用了修長的指尖指著朴有天,「你再過份我就連你都丟出去!」

這話不假,瞧他現在的戰鬥指數狂飆,朴有天雖然不感到害怕,而班上許多人都笑嘻嘻的,不過還是先別太惹眼前的小天使比較好。但朴有天想欺負他的劣根性也不是說被罵幾聲就會退卻的。

「所以你上不上頂樓?」

金俊秀氣憤握緊了拳頭,一拳就要往朴有天的側臉打去,可在校外身經百戰的朴有天怎可能打的中?他的粉拳還是被擋了下來,換朴有天舉起手要打時,他害怕的緊閉著眼,抱著自己的頭等著觸覺神經來提醒他被打了。不過朴有天手就懸在空中,下不了手。班上的人就盯著他們倆,大家看的刺激,連嘴巴都闔不上了。

為什麼不打金俊秀?這是大家的疑問,也是朴有天對自己的疑問。金俊秀慢慢的將鳳眼睜開,看著朴有天將自己的拳頭收回去時,他們倆又再次的相對望。不可思議的磁場就如中午在廁所一樣,別人看不懂,而他們彼此間卻又無法解讀。金賢重在上課鐘打時,他起身走向前,就擋在金俊秀的面前,笑說:「上課了,去撿書包吧。」

雖然金賢重介在他們之間,可他們仍是看著彼此,直至金俊秀率先的瞥開頭衝出教室去撿書包時,朴有天才回過神。金俊秀臉上紅透了,不知是自己跑步跑得喘還是被朴有天氣紅,或者是因為朴有天的要求讓他羞赧,也讓現在的他不想回教室了。可就在他拿過自己的書包時,他瞧見從朴有天的書包裡散落的東西……。

是朴有天與一個長得很像他的男孩一起照的相片,感覺上應該是朴有天的弟弟才是。而照片裡的朴有天笑得很溫柔,他摸著那男孩的頭看著鏡頭,兄弟倆的感情似乎很好一樣。

也許……朴有天真的就如自己的直覺所說,不是那麼惹人厭的人。

金俊秀背起自己的書包後,轉身就離開,最後他還是選擇去把下午的課都上完,但很不幸的他還是在樓梯上遇見了朴有天。

「真的不上頂樓?」朴有天戲謔的問。

到底是第幾次的性邀約金俊秀已不想數了,他快步的一次踩了兩格樓梯就往上走,「去死。」

朴有天嘴上叼著菸,沒回過頭看他,只是輕笑的說:「以後你一定會上去。」

金俊秀就當耳邊風,沒再回應他的直奔五樓。

呿……其實朴有天還是很討人厭的!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