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三個月的照料,他因後腦袋撞破而剃掉的頭髮都長出來了,斷骨的地方也因金俊秀的照顧是癒合,僅剩的就只有往後日子的復健。

這段期間裡,金俊秀的工作是由金在中接手,而他的工作,不外乎也由金在中的特助鄭允浩接手。這段日子金俊秀無一刻不是在他身邊照顧他,雖說金俊秀天生就不太會打理人,可大致上也算是有模有樣,至少讓他的病情沒有惡化,也安然的恢復原狀。

只是,在這段期間裡頭,朴有天仍是沒告訴金俊秀自己記憶已拾回的事情,而金俊秀似乎也沒再與他提起過往,就是盡心盡力的照顧他,直到他現在能夠回到工作的崗位,做著他必須做的業務。

經過那次撞車事件後,他與金俊秀兩人更是形影不離,金俊秀兌現了對他的承諾,無論如何,金俊秀都不會先回家,就是同進同出一種選擇而已。不過長期這麼下來他總是害怕金俊秀會太累,所以大部分的公務他都會帶回家中完成,好讓金俊秀不用在公司裡等他,想睡就能夠先睡。

今日的業務仍然很多,忙到下午四點還在忙的他,沒個注意辦公室的門就被金在中踹了進來,只見金在中相當氣憤的就跑至金俊秀的辦公桌,似乎是來抱怨的。

「弟,快把鄭允浩給辭掉!」

在一旁的他聽見這話眼神也飄了過來。

「他那個變態,再不辭了他我可能真的就……」

「哥,是發生了什麼事?」

金在中彎了身就在金俊秀耳邊說著悄悄話,關於這部分他就沒聽見了,只曉得金在中的臉很紅而已。

「哥,這是無可避免的。」金俊秀無奈笑著又說:「你們本來就注定得在一起。」

「話不能這麼肯定……雖然他是不差,但是--」金在中的眼角是發現了朴有天的眼光,他抬起藍眸不屑的就朝著他說:「看什麼看,快工作!我告訴你,你想不起來一樣得辭職!」

也許這話在以前他可能會聽不懂,不過在現在就不一樣了。看來金在中似乎是知道他與金俊秀的過往,可惜金在中沒有前世的記憶,不然怎麼會對鄭允浩如此不滿意?且對他也如陌生人般一樣的不親切。不過無妨,他也不在乎金在中的辱罵,僅是埋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待金在中抱怨完離去以後,他的財務表也同時的完成了。

「呼……。」

「怎麼?做完啦?」金俊秀朝他的身邊走了過來,又看著他笑問:「會不會給你太多工作了?」

他抬頭看著金俊秀的紅髮,摸了自己極短的頭髮,搖頭說:「沒有很多。」

「那身體呢?」

「還不錯。」

「那就好。」

金俊秀垂了眼站直了身,又朝著他辦公桌後的落地窗走去,他看著金俊秀的背影,也站了起身一起走了過去,「今晚想吃什麼?」

金俊秀看著窗外的黃昏,緩緩的眨了幾眼,輕聲說:「今晚,恐怕不能跟你一同吃飯。」

「有安排?」他有些驚訝的問,畢竟金俊秀的行事曆上他記得並沒有任何行程。

「得去相親。」金俊秀轉了過身,眼神有些落寞,抬眼苦笑又說:「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拒絕的。」

他看著金俊秀的面容,腳步沒留空間的又繼續往前走,然而將金俊秀輕輕的推靠上了透明的落地窗,他眨著桃花眼,雙手輕輕的抱住了金俊秀,下巴就靠在金俊秀的肩上,眼神看著窗外,低聲問道:「為什麼……那時你要離開我?」

金俊秀緩緩的睜大眼,看著僅容有他們的空蕩辦公室。

他力道越來越緊的圈住了金俊秀的腰際,又問:「還把我用鐵鍊鍊在大柱上,不讓我跟。」

金俊秀眨著眼,眼眶是越來越紅,可聲音卻鎖在喉間出不來。

他在金俊秀的頸子裡輕輕的吐了口熱氣,深沉的說:「把名字刻在三生石,我看見了。」

他緊緊抱著金俊秀,而金俊秀也沒意外的在他的寬肩上哭了起來。

當初的錯誤,他只能留在今生彌補;當初的離別,他也只能期盼來世再續緣。本以為朴有天一輩子都想不起來,可如今他卻被質問當初的選擇,他是感動得痛哭流涕,但也害怕的啞口無言。當初的他沒法給朴有天一個很好的交代,今生他同然也無法給朴有天一的滿意答覆。他只能抱著朴有天盡情流著他上輩子訣別時本該流的淚水,求著朴有天原諒他。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金俊秀哽咽說道。

前世的記憶太過煎熬,除了抱歉,也無其他字眼能夠闡明當初的決定與搪塞當初的理由。

「那就別去相親吧。」他輕鬆的說。

金俊秀將眼淚與鼻涕都抹在他肩膀的襯衫上,冷靜的搖頭說道:「不行,不去怕父親會生氣。」

「到時候我替你擋。」

「可是……」

「你今晚也未必走的出這裡。」

金俊秀疑惑的看著他,他沒給金俊秀思考的空間,迅速的堵住了金俊秀哭紅的唇辦,然而在金俊秀耳邊低聲道:「而且,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