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最後也僅是牽著他的手為彼此服務,看著朴有天的熱液在自己手中,又抹上自身的火熱,那種感覺是種說不出的難為情,但在朴有天的牽引之下,他仍是沒有反抗地解放了自己,鳳眼便看著小手裡混濁的白色液體。

他仔細地摸著那滑滑的液體,好似有些好奇,可卻什麼也沒問,便在朴有天為他端上的裝滿溫水的臉盆時,將自己的手給洗淨。

朴有天今夜仍是沒要了他,他也不敢胡亂主張,也未依沈昌珉所言,主動向朴有天獻出自己。他躺在床上想著朴有天對他的溫柔,心底忽覺陣陣暖意,對於朴有天的感情,他似乎明白,但卻又有些懵懂。

他撇過了頭來,看著朴有天閉著眼像是入睡的神情,身子也隨之側了身,將朴有天的樣子看得更清楚一些。

不自覺地,他竟伸了小手搖了朴有天的寬肩,沙啞地問:「您睡了嗎……?」

朴有天好似真的睡了,可卻因他的輕喊,桃花眼又睜了開來,轉過頭來與他相對,「怎麼了?」

他笑了笑,有些興致地說:「我想學絲竹,您可有特別喜愛的?」

朴有天也側了過身,大掌便摟上了他的腰際答道:「朕以前習過古箏,現在較少彈琴了,要不朕教你如何彈古箏,可好?」

「可行?」

「當然。」朴有天揉了揉他的腰際笑說。

聽見這話,他可高興得很。從小不論學什麼,他總是以糊塗來做結尾。但這回他有信心自己能夠學得好,一來是因自己所好,二來是他想好好取悅朴有天的每一天。

是不是得以爭得朴有天的第一寵愛,他有些想將這艱鉅地任務拋諸腦後,好好地重新與朴有天相處。見著朴有天與他說著說著便睡去的模樣,可想而知,朴有天的日子相較於他,肯定是勞煩許多。他縮了縮身子,也不禁地抱住了朴有天,倆人便在棉被底下相擁而睡。

一早醒過,朴有天便也任他在大殿裡睡,待他醒過後,才准小璦前來打理他,可卻不許他回自家的秀清宮裡。他便被朴有天囚在大殿裡,大殿很安靜,並不會三不五時就有人前來造訪,在這清幽的臥房裡頭,他得以隨心所欲地睡,但仍會中規中矩地做好一個妃子該有的模樣,不亂碰朴有天殿內的任何東西。

待朴有天早朝完畢以後,沒多久,他便聽見走進殿內的腳步聲。下了床後鞋都未穿好,就見朴有天拿著古箏與琴譜至他面前,笑道:「來,朕教你初階的。」

朴有天果真履行了諾言,他也趕忙下了床去,照著朴有天的話坐上椅子。朴有天先是矯正了他的坐姿,大掌就在他的腰椎處推了一把,低聲說:「腰得挺直,坐正。」

他照做,可不過學了幾個簡單的指法,他的腰便有些痠疼,於是又不禁地駝了背。

「秀兒,挺起腰來。」朴有天提醒道。

只見他的腰椎多了朴有天的大掌幫忙撐腰,臉上似乎有些無辜,朴有天見著,又道:「學琴的好處有許多,一來練耐性、練氣質,最重要的便是有整脊的效果。」

聽完,他不疑有他,只覺崇拜朴有天的博雅,便又提起精神來繼續練習。

朴有天最後也放任他一人在臥房裡練習,而他則在另一頭的書房裡批奏,聽著這一點也不熟絡的指法,即使粗糙,可也替大殿裡一向寂靜的氛圍裡點綴起不少生氣。

不知不覺,倆人嘴上各自有了最美好的笑容,透過琴聲,傳達了彼此於感情上的羞赧與生澀。

如此,一株未具名的芽苗,便於他倆心中,慢慢地茁壯,慢慢地長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