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頭一天就發覺崔珉豪已不見蹤影,然而最讓他懷疑的,是負傷從森林走回來的錦蓉與賈成。雖他與賈成素有嫌隙,但他還是過問了錦蓉負傷的原因,可賈成卻僅是聲稱被樹枝所傷,無所大礙,可他卻是怎麼看那傷口,怎麼認為是兵器所為。

也就剛好在這麼一天,崔珉豪失蹤了。

全村上上下下都沒人知曉崔珉豪去了哪,又是為何會失蹤。

今日算來,崔珉豪已失蹤五日,他到底去哪了?朴有天從河邊又走回村莊,他不明白,崔珉豪一個小人能去哪?

他心中忐忑的走進了自己的窩裡,看著也同是擔憂看著他的金俊秀,「還是沒有回來?」金俊秀問。

「嗯。」他點頭道。

金俊秀掀開了棉被,作勢要起身,朴有天則是緊張得又將他推回床說:「你別亂動身子。」

有這樣的反射,也是因為五日前,金俊秀想下床淨個身而已就摔個狗吃屎嚇到了朴有天。朴有天還真沒想過玩了整整一夜會讓金俊秀下不了床,那次摔了一個大跤後,朴有天也就將金俊秀囚在床上了,什麼事情都由他來,連金俊秀要洗個澡也替他找了木桶來,讓他在房內安穩的洗。

不過現在已是五日過後,金俊秀的身子也恢復如以往走路不會一拐一拐,對於朴有天的過度貼心,他有些埋怨的拒絕,「再待在床,我都要發霉了。」

朴有天聞言,挑了眉問:「身子好了?」

「好很多了,我也想替你找珉豪。」金俊秀雙腳蹬地,揉了揉自己一頭亂的紅髮,低估又說:「怎麼會不見了?」

朴有天見金俊秀站好身子,他身手便拿下衣架上的大一,就替金俊秀給披上,「不曉得,事發突然,可又覺得有蹊翹。」

「真的與賈成無關?」金俊秀問。

「沒法確定是否真的有關。」朴有天皺眉說。

金俊秀無神的眨了眨眼,轉頭問:「沒有留下任何的足跡嗎?」

「近日下大雪了,也見不著足跡。」

這豈不是完了?所有的線索都被埋沒於大雪當中,就算在有能力,也不可能在一時一刻就能夠找回崔珉豪。都怪他倆親暱的過頭,也都忘記了村內還有一枚無依無靠的崔珉豪一人生活著。朴有天對此是覺得愧疚,一天找不回崔珉豪,他一日就無法安好的入睡於夢中。形同弟弟一般存在的崔珉豪,不可能說走就走,也不可能說失蹤就失縱,肯定有許多他沒看見的線索讓崔珉豪不見蹤影了。

在村內他也已向眾狼發出此訊息,希望大家幫忙找尋這批小狼,但效果如何,沒人能保證。

「我出去再看一下吧。」金俊秀提議道。

雖然他曉得什麼武功也沒得自己幫不了什麼,不過多去森林裡走個幾回,他相信總是會讓他走出個所以然來。

「我同你去。」朴有天摟著他說。

「你這幾日都沒休息,我去就好。」

朴有天對於這樣的好意,他是婉拒了,「賈成要的是你,殺的是我,只有不讓你落入他手中,咱倆才安全。」

他摟著金俊秀的腰走出房門,冷空氣是灌進了他們體內,直叫人想將身邊的人兒貼得更緊。

當朴有天與金俊秀又在走回森林裡時,他們來到這條流過世界大地的河川,看著河的對岸,又看著河上的石子,金俊秀突然的問:「珉豪會不會踩過這些石頭,過河了?」

「過了能去哪?那可是象的森林。」

金俊秀歪著頭,眨眼道:「為何咱不去問象呢?看看珉豪是不是在那。」

雖然金俊秀的提議不錯,但未免也太過於小孩子氣,又太簡單了些。事實上不是不去,而是不能去。象族不喜歡外人任意踏入他們的森林,就算象生來溫和,但對於外來者可就不會那麼善待。歷年以來就沒什麼交集的他們,更不可能會在這一世代有所接觸。

象的紀律與能力,有太多不是只求刺激的狼能夠贏。

「不能過去,象不會允許咱擅自闖進。」

說真的,金俊秀這五天來也覺得不耐煩了。

「可是……」

「噓!有人!」

朴有天前瞻後望,最後卻望見了一支箭狠狠的從河的另一端飛了過來,精準的射在離朴有天身邊不遠的大樹上。

「誰!?」

朴有天看向發箭的方向,但卻不見人影。他回過頭看著那支箭,發現箭上刺著一封紙條。

他打開了紙張,看著裡頭的內容。是崔珉豪捎信回來報平安的,但字卻很工整,明顯是代打。可他也不管這封信是誰寫的,他總算將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搞清楚了。

崔珉豪很安全,賈成近期會有行動,還有,羔羊切莫單獨行動。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