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冷的天氣,崔珉豪卻仍是同他起得早。倆人率先洗過熱水澡後,他便為崔珉豪套上幾件禦寒衣物,帶著崔珉豪至附近的早餐店買早點。

倆人已很久沒走一起過,清晨六點,街道上也沒什麼人,就站著他倆人手一杯熱豆漿,以及三四粒的溫暖包子。他們邊走邊吃,有意無意,腳步不自覺就走進市區公園,隨意地找了長凳入座。他們靠得緊,手中的早點雖涼的快,可他們也沒吃得急,各自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的鞦韆與溜滑梯。

不管到哪個公園,總會有小孩最愛的遊樂器材,也有他們永遠都忘不了的相遇。藉景思情,率先開懷笑出來的,仍是笑容一直都很溫暖的崔珉豪。

「你不在以後,我常帶夏洛克去那個公園等你。」崔珉豪微微笑笑,聽不出有任何埋怨,聲音只有些微的惋惜,「我以為你會出現。」

他茫然地看著眼前景色,雖不是他們相遇的公園,但景物仍是有些相似。他這輩子沒有想過,最後會逃走的人是他。他跟崔珉豪不一樣,當初崔珉豪的離去他沒法體諒,甚至覺得人類都是一個樣,說走就走,說不要就不要。

如今事實已證明,崔珉豪從來就沒丟棄過他,而他卻為了別人來離開崔珉豪。到目前為止,他還是搞不懂自己這麼做究竟是好還是壞,是否所有人類都會這麼做,還是唯獨他是例外?從了崔父的心願換來的不是感謝,而是崔珉豪的苦守寒窯三四年。人性終究難以揣摩,似乎放縱自己也不對,順從他人也非正確。

「對不起。」他喝著溫豆漿,除了抱歉他也不曉得自己該如何彌補崔珉豪。

昨夜的坦誠相見才知道思念必須有所傾瀉,也才曉得,他從來就不是個勇者,只是一只墨守成規的膽小鬼。

「這也不是你的錯,我知道是我爸爸趕你走。」崔珉豪很坦白的說:「我一直想把你找回來,直到我知道你是昌昌後,我更覺得應該要這麼做。」

他看向崔珉豪的側臉,天氣乾冷,面容顯得紅潤。崔珉豪也轉過頭看向他,笑著說:「我不能再把你丟掉,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選擇外地的好高中去念,而沒有陪在你身邊。」

說起這段往事,崔珉豪又熱淚盈眶。從淚珠的反映,他看見自己在崔珉豪心中的地位,他們不是任何人說一句話就得以撕裂,也很難再因任何因素再次分裂。

他摟過崔珉豪的身子,沒有過問崔珉豪是如何知道他真正的身分,他也沒有興趣知道崔珉豪知曉後的反應,他現下只想好好牽住崔珉豪,別再讓彼此有分開的機會。

「我曾經說要照顧你一輩子。」他輕聲說:「但我卻沒做到。」

崔珉豪笑了笑,握住了他的大掌,笑道:「你不是派夏洛克照顧我?他很聽話,每天都來關心我的狀況。」

唯一的聯繫,也是唯一的證明,他們彼此的感情從未變質過。

「所以你真的聽得懂狗狗說話喔?」

「嗯。」

「如果你願意的話,要不要回來跟我們一起經營獸醫院,俊秀哥有意經營動物心理醫師這塊。」崔珉豪熱情邀約,又說:「替我開刀的那位醫生也有意投資,只剩下你願不願意回去。」

他看著崔珉豪的大眼,雖然他想永遠待在小奴隸的身旁,可他心中還是有所顧忌。崔父希望他別再出現,若又被崔父見著他仍賴在崔珉豪身邊,就怕會為難崔珉豪。

「但我怕我回去,你父親會不高興。」

崔珉豪也輕聲嘆口氣,無奈道:「我知道,因為這問題,我跟我爸也鬧得不是很愉快,但我還是堅持來找你。」

所以直到目前為止,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吧?那他回去不就等於再給崔父賞一巴掌?

「我不想孤軍奮戰。」崔珉豪的手心緊了緊,撇頭又看他苦笑道:「但我不會勉強你,畢竟我爸很強勢。」

所以他們的感情注定就是要暗通款曲、見不得人嗎?

「我跟你回去。」他輕聲說。

問題擺在眼前,若他不挺身而出勇敢解決,那麼問題永遠不會有消弭的一天。他可以什麼都不用做,只需站在崔珉豪的身邊,證明他們是同一崗線。他不會照三餐吵著要崔父成全,但他會用時間證明,他對崔珉豪永世不離不棄。

「真的?」

「嗯。」

陪在崔珉豪身邊也比較保險,免得崔父揍人,他還能夠當個人肉盾牌。感情這種事情本就勉強不了,不論是要他放棄,還是要他別放棄。

崔珉豪的心情他感受到了,早該這麼做的他,卻拖過了三四年。這三四年想必崔珉豪也過得辛苦,所以他決定與崔珉豪回去,倆人的奮戰絕對勝過一人,就算不會有結果,他們也必須要有過程來為生命畫下一段美麗的逐跡。

「如果我爸對你拳打腳踢,你要趕快跑喔。」崔珉豪笑說:「我爸只會打你,不會打我。」

他聳聳肩,大掌溜進了崔珉豪的口袋裡,微笑沒說話。曾在江湖上走跳過的他,對於這種事情也司空見慣。若是必須經過,他不會排斥,必定牽著崔珉豪的手一起走過。

生命除了安全,也應該有冒險的部份。

他願意為了崔珉豪冒這風險,即便是受傷,也會是一段最迷人的愛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