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氣息不對的金俊秀本想轉身拔腿就跑,可當下他卻延遲了一秒行動。那湛藍的雙眸放出了過人的殺氣,震懾了金俊秀的腳步。

還是快溜!

金俊秀壓了鴨舌帽,打算捨棄了那台朴有天為他買的摩托車,趕緊離開,可卻在自己跑出兩三步後,他驚覺自己的肩膀被那男人一把捉緊,將他後一拉往甩進屋裡。

好大的力氣!

那樣的力道不免讓他以為自己的肩膀已被捏的粉碎,他幾乎是被甩飛進了屋裡,身子整個騰空,在快墜落房裡客廳之時,他張開了他雪白的翅膀,振了兩下,然而跌坐在了地板上。

肩膀好痛……。

「果然是吸血鬼,只不過那雙翅顏色不同而已。」男人關了上門,轉身緩緩的向金俊秀走去。

金俊秀手腳不靈活的擺動,讓自己身子往後挪了幾步。這聲音他認的出,真的是他第一份工作的雇主,只是沒想到對方竟會是這樣的身分,讓他霎時間有些的後悔。早知就不要吵著向朴有天說自己要找工作了。

男人看著他,慢慢的將腰上的匕首抽了出來,那匕首一見就知是特製過的,還是銀制的。金俊秀明白,被銀製品給畫傷的感覺,自己天生的癒合能力會下降,不同一般的傷口好的快。

「我……」他趕緊從地板爬起來,收了那雪白的翅膀,才想說些什麼男人便衝了過來。

男人力落的將匕首揮向金俊秀,他上半身先是往後彎了十五度,下半身的腳步才匆促隨著退後,又差點跌倒。

完了完了,眼前這男人是不簡單的人物。

金俊秀只能閃著那飛快的匕手,他頭一偏,往後一看。

好變態,竟然有這種東西!

是鐵處女!

金俊秀被逼的腳步更是退的離那大門敞開的鐵處女愈來愈近,上邊的刺明顯也是銀制的。眼看自己就快被逼近去,裡邊也有刺門上也有刺!

啊!腦子才剛想完自己就左右腳一拐跌進了鐵處女裡頭,本該背上應被鐵處女裡頭的刺給慣穿於胸前,可當金俊秀碰上那刺後,他一個閉眼,那些利刺就這麼竄出鐵觸女這刑具的身後,致鐵處女的外型看起來相當怪,刑具的身後卻多了刺。

不過處於正面的男人並沒發現不對勁,更是逮到機會的就抓著鐵處女的門把,快速的將門關上!

那些門上的銀刺差點刺穿了金俊秀,可在男人關上的瞬間,那些銀刺便如方才一樣,從裡往外竄。

怎麼會!

男人手裡握著手把,那刺就面向著自己,與自己鼻梁肩僅差幾毫米的距離,差點刺穿了他那美麗的雙眸。

「竟然有這樣的吸血鬼……。」男人碎碎的念了起來。

被關在鐵處女裡的金俊秀,眼睛暗的什麼也看不見,他敲了鐵處女的門,趕緊得說:「我是來幫你打掃的!」

他也不曉得外頭的男人聽見還是聽不見,鐵處女這刑具的設計就是出了名的不人道,關在裡頭的人會被懸空吊起,而那些利刺所刺的部位又非要害,就這樣讓人慢慢的流血身亡,為了不聽見人的痛苦呻吟,隔音還特別設計過。

嘖!

男人內心不滿了起來。

以前他就這樣讓吸血鬼在這些銀制的利刃下失血身亡,可現在這些銀刺卻往外竄,怎麼就是傷不了被關在裡面的金俊秀!

男人打開了門,灑進的亮光讓他眼睛有些不適,瞬間,男人的利刃就準備往金俊秀的脖子畫下。可在當要得逞時,男人手中的匕首卻不見蹤影。

換來的卻是金俊秀拿著那把匕首,抵在男人脖子上。

「我說我是來幫你打掃的!」金俊秀也不爽的大聲起來了,有必要見面就致人於死嗎!

男人雙手舉起,那精緻的臉頰毫不輸朴有天,他輕笑的回:「我怎不會曉得你不是來吸我的血的?」

金俊秀眨著那紅瞳的鳳眼,怒瞪著他道:「我只吸一個人的血。」



「呃……我是朴有天。」

因為方才的事故,男人要求金俊秀的監護人出來說明,他第一想到的就只有朴有天,於是借了電話,趕緊打電話叫朴有天前來於此,對他的身分做一下說明。

「金在中。」他笑著回。

人笑起來其實也無殺傷力,與剛剛的氣勢明顯不同,果真是恐怖的血獵。金俊秀拿下鴨舌帽,偷偷的往朴有天的身後站了一點。他不太想接近血獵。

「朴先生,你知道你身旁這位是吸血鬼嗎?」金在中走進那一團糟的客廳,坐上還算乾淨的沙發,雙手抱胸,雙腿交疊,輕聲的問。

朴有天牽著身後的金俊秀,金俊秀本來還不想走,但卻被朴有天硬是拉著,最後也不得不向前坐上沙發。

「知道的,而且俊秀還是混血兒。」朴有天回。

金在中看著金俊秀,點點頭,「怪不得翅膀會是白色的。」

「疑?」話說起來,朴有天還未看過金俊秀展翅的樣子。

金在中又問:「他會傷人嗎?」

朴有天看了金俊秀一眼,又回看他,「不會啊,我要他喝我的血他都不要。」就非得餓到沒力,然而後自己強迫才會吸。

一旁的金俊秀沒說話,只是不敢直視著金在中。

「是因為金先生身上留著一半人類得血液,所以對血才比較沒欲望嗎?」金在中眼神柔和了起來,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嗯……我覺得應該是。」朴有天又說:「況且俊秀只要吃會補血的食物就會有飽足感了,只是過三個月他還是得喝一次人血。」

「所以你就讓他吸你的血。」

「對啊,就當捐血。」朴有天講得很自然。

「你們該不會是那種關係?」

朴有天瞇起了眼,「先生你的問題超出範圍了,不過我們就是那種關係。」回答的還挺順口的。

金在中嘴上笑了起來,看著金俊秀說:「真沒想到現在還見得了人鬼戀的,之前我遇上的那對,吸血鬼的老婆為了救他老公,還擋在我面才不給我殺呢。」

金俊秀聽到這話抬起了頭,看著金在中。金在中則是又說:「你該不會是斯卡伯爵的孩子吧?」

從一開始見上就感覺父子長得有些相像,而現在越看卻越覺得像了。

金俊秀驚訝的張開了嘴巴,一旁的朴有天也聽得不可思議,於是說:「你活這麼久還這麼年輕!」

金俊秀則是接著說:「我就是斯卡伯爵的孩子。」

金在中點點頭,看來他對這父子還真有緣,無論是斯卡還是金俊秀,他似乎都殺不了。

「其實我也不是普通人啊,是變種人,被開發過的。」金在中笑著說。

朴有天聽見也沒太多的表情,反正他都能跟吸血鬼談戀愛了,遇上個血獵變種人其實也沒多驚奇。

金在中站起了身子,然後看著金俊秀說:「既然是斯卡的子嗣,不殺了你,你就來幫我打掃吧!願意嗎?」

金俊秀看著那藍眸,本來猶豫的,可卻被金在中那抹溫柔的微笑吸引,自己於是也笑了起來,「好,這是我第一份的工作。」

「既然是第一份就好好幹吧!」金在中往衣架走過去,拿了大衣又轉過身說:「我有事得先走了,就不送朴先生了。」

「不會,你忙吧。」朴有天官腔得說。

金在中就這樣將走出房子,徒留人鬼夫夫倆人。

朴有天看著身旁的金俊秀,趕緊的問:「你們剛剛沒怎樣吧?」

「打過了。」金俊秀輕聲說。

「什麼!?」朴有天站起身,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金俊秀,「他拿啥打你?」

金俊秀也站了起來,「就他腰上的匕首,還有……」他像沙發後的方向指去,那座鐵處女。

朴有天趕緊走了過去,看了那恐怖的刑具。天啊……!拿這對付他家寶貝,金在中是想榨乾金俊秀不成!?

朴有天又轉過身子快速走了回來,拉了金俊秀的手,「別幹了別幹了,哪天你又被他推進去那變態的東西就完了!」

「剛我就不小心跌進去了,可是沒事。」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聽了金俊秀話,差點沒暈倒,還自己跌進去的呢!

其實這一方面也該感激朴有天對他能力的開發,要不然自己可能就真被懸吊在鐵處女裡頭慢慢的痛苦失血身亡吧。

「有天,沒事了啦,既然他之前就沒殺了我爸爸,我想他也不會殺我。」金俊秀拉了朴有天的手臂說著。

「你就這麼確定啊?或許他就趁你在打掃時把你拖進去榨乾!」朴有天激動的說著。

「想榨也榨不了啊。」金俊秀那雙鳳眼瞪得大大的,那小嘴就微微笑笑的,倒是緩了朴有天緊張的情緒。

沒錯,好險沈昌珉提早發現了金俊秀的能力,不然他可能就此失去了金俊秀了。他是該找天請沈昌珉出來吃飯,以達謝意。

金俊秀見朴有天臉上沒剛才的緊張後,又說:「有天你可以回去上班了,這裡交給我就好。」

「我都請假了,你剛那通電話就把我嚇死了。」朴有天嘆了口氣說。剛接到金俊秀的電話腦子就整個以為金俊秀被欺負了,事實上也是被欺負啦,而且這欺負的程度還超出他的想像範圍啊。

金俊秀笑了起來,向前就抱住了朴有天,「謝謝你這麼關心我。」

比起來,能力他是在朴有天之上的,可怎麼老是覺得他都被朴有天護的好好的。

「今天我就在這陪你啦,你快去掃,掃完我們就回家!」朴有天揉了他的腰說。

雖說被金俊秀這麼一抱,自己是覺得緩和許多,可一想到那倒在一旁的鐵處女,讓他還是不自覺的發愣。

今天算是他們幸運而免於生離死別,可往後呢?

那樣子的危險讓朴有天不敢設想。除了這個金在中,想必也有別的血獵。而除了金俊秀以外,仍是有別的吸血鬼。

唉,以他的能力,他能怎麼保護金俊秀?

嘖嘖……看來他得小心的看好金俊秀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