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回程時特別囑咐司機開往那間好吃的麵包店。

他下車購買了幾個甜甜圈,便又上車回宅邸。

他將剛出爐不久的甜甜圈擱在自己大腿上,他垂著頭,看著那散發著熱度的麵包。

這回的會議很成功,這點他能確信。

可自己對於在中的這份情意,究竟能不能成功,他並沒有任何的信心。

至今他仍是感嘆,若自己能早點換方式,是不是對雙方都好?

也許答案是肯定,但卻為時已晚。

在中若恨他,一輩子不愛他,他也能坦然接納這樣的結果。

他摸著甜甜圈,企圖想保有它原有的溫度,只是溫度仍是無情的流失。

就如他想亡羊補牢,可卻已無任何的柵欄與鐵鍊適合他再次的修補,羊仍是會跑走。

總有一天,在中一定會離開自己,就如這甜甜圈的溫度一樣,從自己的指縫間溜走。

他其實應該可喜,因為自己也給了在中自由。

他其實不應該可悲,因為或許在中注定愛的人不會是他。

允浩臉上緩緩的笑了起來。

一笑置之。



當他來到了在中的臥房外,他吐了口氣後,便在厚實的門上敲了幾下。

在中放下了手中的書,緩緩的將門開啟。

兩人對看了幾眼,允浩便率先迴避了在中的眼神,然而自己走進了他的房間。

他隨興的找了沙發,坐了上去,「今天很成功,看來廢奴是有希望的,不過俊秀的話……」允浩似乎想說下去,可卻又說不下。

在中將門關上,轉身看著允浩,「俊秀經過眾僕人的幫助後,逃離王子那,回到有天身邊了。」

允浩臉上有些吃驚,便問:「你怎麼曉得?」

「俊秀打電話跟我說的。」在中微微笑笑的說。

允浩看了在中臉上的笑容幾響,瞥過眼說:「昌珉如果到現在都沒抓人,看來應該是釋懷了。」

如果能釋壞,那是再好不過。如果不能釋懷,其實也是正常之舉。

也許自己對昌珉所說的那番話是有些效用的,那麼自己是不是也該……該學著釋懷。

允浩站了起身,將手中的甜甜圈放上桌子,朝著在中說:「這甜甜圈給你的,趁熱吃,剛出爐不久。」

在中看著桌上那塊麵包,又緩緩的抬頭望著朝著他走來的允浩。

允浩走過他的身旁,要開門走出時,在中卻轉身向至他的身後,將門給按回。

「怎麼了?」允浩轉過身低著頭看著在中這舉動。

在中悶了幾會,似乎也沒辦法解釋自己為何要這麼做。

允浩最後拍了在中的肩膀幾下,笑著說:「等昌珉登基後,奴隸就會解放了,這麼一來你也能回到自己的家鄉。」

他笑著訴說,但心底卻莫名的苦澀。

他看著在中的藍眸映照出的自己,是多麼狼狽的模樣。

「所以再撐一下吧。」

在中並沒回話,當允浩想轉過身開門時,他發現門仍是被在中緊緊的按著,然而又轉過身看著那垂頭不語的他。

兩人在這般近距離的空氣裡,混濁了兩人的氣息。

允浩不明白為何在中會抵著門不讓他出去,而在中卻也無法解釋為何自己不想讓他出去。

他的紅唇始終開不了口,他想告訴允浩,其實你沒那麼壞。

允浩看著他的紅唇,最後又沒經在中的同意,自己便吻了上去。

緩而不重,輕而不急的吻,這還是他們頭一次。

這讓允浩想起曾經他與在中的對話。

他問過在中喜不喜歡自己,而在中卻回答他,他不喜歡他,憑什麼要他喜歡他。

自己堅持了許久,最後仍不免成為他們彼此間愛情的俘虜。

如果遊戲注定自己是輸家,那麼坦承的認輸也非傷自尊,而是表示自己能更坦然的面對這樣的結果。

「其實我很喜歡你。」允浩拉了與在中的距離,又說:「只是我一直用錯誤的方法愛你。」

或許自己現在才說已經太晚,但只少能於在中離開前讓他明白,他愧對於他。

「我曉得我可能沒辦法得到你的原諒,不過沒……」

在中用他的唇堵住了允浩的嘴。

喋喋不休的道歉,換得了一個羞澀的吻。

允浩再也不想忍的將在中身上的衣裳褪去,沒幾下便將人兒壓上床。

在中喘著氣的看著允浩,這回眼底卻無任何厭惡之意。

也許能說成是一種原諒。

他原諒他。

在中可能明白自己的千言萬語都抵不過自己主動一次。

恨也好愛也罷,但至少得消弭彼此間的不確定性吧。

允浩啃噬著在中的身軀,已經過了多久他不曾再如此這般碰過在中。

但不同的是,這回是兩人真心的坦誠。

曾經的埋怨,曾經的懊悔,都藉由這一次,一同將它釋放

「在中……。」允浩碎吻著他,額頭靠著他的肩膀,悶著聲喊了他的名字。

下體的擺動並未停止,身體由不能適應至全盤接受,就如他們倆一樣。

他的付出從未間斷,而他從不能接受他給予的愛,最後卻是全部的接收。

感情上的變化,得以由愛生恨,也得由恨生愛。

只是一種感覺,一種感動。

錯過能有機會修補,但要保握機會。

有天的啟發,讓允浩改變了做法,自己其實不笨,只是遇上對的人時會犯傻。

「允浩……。」在中找了激情的空檔喊了他的名字,雙手緊緊抱著身上之人,下身受著甜蜜的負擔。

第一次的呼喊,讓允浩更不想放手。

如果時間能夠重來,他也許能做得更好。

傷痛少一點,快樂多一些。

然而肆無忌憚的擁抱對方,將他納入懷中,給予最舒適的依靠。

他們誰也不聰明,可最後卻以老實做為彌補。

在中緊抓著允浩的肩膀,最後隨著他一同達至天堂的最上方。

做愛能很痛苦,但也能很快樂。

只取決於對方是否是自己想要的人,就這麼簡單。

如今他們認同了對方,可對於他過去所做的那些事情,不能說毫無芥蒂。

陰影有可能會伴隨著他一輩子,但同時的,在中也能站在他身旁照亮他一輩子。

該說的還是得說,免得再次的錯過然而鑄成大錯。

「對不起,我愛你,在中。」

最後的甜甜圈仍是涼了。

可這份流失的溫度,卻暖和了他們雙方。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