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醒來,沈遇安是準時地在六點時餓醒,將睡在床上的他倆一併哭醒,崔珉豪看了看時間,自是麻煩沈昌珉替沈遇安泡奶,他則是進廁所裡梳洗,匆忙地外出去打點早餐。

沈昌珉也不覺如何,只是抱起那餓哭的沈遇安,睡眼惺忪地前來廚房裡泡奶。沈遇安見著奶瓶也就不哭了,是安靜地在沈昌珉的臂膀裡,輕聲說:「我要喝奶奶……。」

「爸爸搖一下吧。」

沈昌珉又將沈遇安給抱來客廳裡,打了個哈欠便坐上沙發來,就把沈遇安給放上沙發,一手拿著奶瓶餵著躺在沙發上的小傢伙。平常習慣七點起床的他,這回被沈遇安給提早一個小時叫醒,其實他腦中還處在未醒的狀態,雙眼是無神的看著沈遇安,悶了幾會,竟是訓起話來。

「你平常都這麼吵你爹爹的嗎……餓了就哭,也不看看時間幾點。」

其實要說是訓話倒也沒那嚴重,反而是感慨多一些。這些年來,沈遇安幾乎是跟在崔珉豪身邊長大的,他呢,他就是在外頭忙著賺錢,一度還覺得將孩子分配給崔珉豪來照顧是很合理的分工,但現在想想,才明白這種餓肚子就如不定時炸彈般的小屁孩,必須讓崔珉豪待命二十四小時來應付,確實是件累人的事情。

他沒聽過崔珉豪朝他埋怨什麼,要說是認命嗎?還是因為他在外賺錢,所以崔珉豪不敢跟他提出要求呢?不論是什麼原因,現在提早一小時起來款待沈遇安的他,才知道自己也不能算是一個及格的父親。

沈遇安是吸著奶,腳也就邊踢著他,彷彿說著,家中就是我最大,愛不愛照顧是你的事,反正就別讓我餓著。他忽然覺得自己被一個屁孩給在頭頂上撒尿了,但又能如何,除了崔珉豪是他最愛以外,沈遇安也能說是他最愛之二。

「臭小子……。」他笑著捏著沈遇安的小腳,突然又說:「你覺得你爹知道爸爸喜歡他嗎?」

問個孩子能有什麼答案?沈遇安個性天生就像他,除了吃以外,問什麼事情也不怎麼愛搭理。

其實都已結婚兩年多了,到現在都還未能親親崔珉豪,又或者與崔珉豪在床上滾一下,他實在覺得有些不甘。但他並不是想與崔珉豪計較自己是如何對這個家付出,反正錢是身外之物,再賺都有,況且這是他身為一家之主理當該負起的責任,他不怨懟。但他只怨懟,為何崔珉豪就是沒能看見自己對他的感情。

這也許沒辦法全然怪罪崔珉豪,他倆從大學時期就沒怎麼說話,縱然他明白自己是看上了崔珉豪這人的生活態度,但他也從未表態過自己喜歡人家,甚至表現得不怎麼在乎,只因他不想讓誰知道,他這種不可一世的人也有被凡人迷住的一天。

說起來,也就是自尊搞的鬼。

待崔珉豪回來以後,他早已是坐在沙發上小憩,沈遇安則是小手拿著奶瓶,小腿依舊踢著他,嘴上還喊著『爸爸』。崔珉豪見狀是前來拍了他的肩膀,然而抱上沈遇安說:「你要不要回房睡,你還有半個小時可以睡。」

他是伸了一個懶腰,同是打了個哈欠,也道:「不用了,我去刷牙洗臉吧。」

崔珉豪沒攔他,就在客廳裡等著他順便與沈遇安說話,未料沈遇安的學習性強,方才沈昌珉對他說的話,他竟是牙牙學語地說:「爸爸說……餓了就哭。」

崔珉豪挑了眉來,臉上不禁笑出聲來,「哈哈,你不就是像爸爸嗎?爸爸餓了雖然不會哭,但會臭臉。」

估計沈遇安是聽不懂這些話,他也無解釋什麼,只道:「但是爸爸很棒喔,在外面賺錢辛苦,都給你買奶粉還有玩具。」

沈遇安捏著他的臉,竟是又說:「書……。」

「對,還有買書。」他也笑笑地說。

待沈昌珉從房裡走出來後,他將方才買回來的早點拿給了沈昌珉,只見沈昌珉愣了幾會,便道:「要不要家裡請個傭人,你就不需要這麼早起去買早餐,家中也會有人打掃,三餐也會有人煮。」

他聽了自然是睜大眼,搖頭道:「不需要吧,幹嘛多花那種錢,反正我早上很閒啊,我來做就可以了,而且你實在付出太多了。」

沈昌珉明白他說的這話背後所代表的是什麼,也就是『愧疚』。看來崔珉豪明顯還沒將他當作伴侶,對於家裡的一切,也沒有所謂同甘共苦的概念,所以崔珉豪才會覺得自己欠著他。

他也實在懶得解釋什麼,只是去崔珉豪的房內將謝瑪莉給叫醒,讓人家吃了早餐以後,才開車載著謝瑪莉一同去公司上班。

這路上謝瑪莉問了很多他私人問題,他是愛答不答,甚至不想答時,就一句『我沒義務告訴你』終結了對方。他不怕得罪誰,反正他就是不愛自己的秘密被人給看懂,自是不想對於私事來解釋什麼。

不過謝瑪莉也不是省油的燈,明知道沈昌珉對她是沒意思,但她就偏偏想湊上一腳,企圖篡走崔珉豪在家中的地位。

「昨天我問他,你們為什麼會結婚,你知道他怎麼說嗎?」謝瑪莉語氣有些得意,一副就像捉住了崔珉豪把柄。

「不關我的事。」沈昌珉冷道。

「他說你們結婚是因為孩子,不是因為感情。」謝瑪莉又趁勢追擊,「他對你沒有感情的。」

他開著車,臉上是顯得有些不耐煩,「你到底想說什麼?」

謝瑪莉也愣了幾會,見著他這種態度,也倏地犀利起來,「你可以考慮我呀,至少我是喜歡你的,我也可以把那孩子照顧好。」他以為謝瑪莉說完了,卻未料謝瑪莉又道:「你們有性生活嗎?我估計應該沒有吧?」

沈昌珉是徹底無言了,對於女人跳躍性的思維,一個再怎麼聰明的男人也跟不上那腳步。但他並不否認謝瑪莉最後的判斷,他的確與崔珉豪沒有性生活,因為崔珉豪不愛他,所以他不敢勉強崔珉豪。這也算是他對崔珉豪的尊重與容忍,他尊重崔珉豪的性自主權,也容忍崔珉豪對於感情的遲鈍。

但他自己最深處的慾望又是怎麼想的呢?

「謝謝你載我來公司,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段婚姻不行,記得還有我喔。」

他與謝瑪莉背道而行,各自回至自己的辦公桌來,什麼也沒說,就開了電腦開始工作。

性生活……說重要好像沒那重要,但說不重要好像又很重要。他看著電腦中的股市,突然靈光一閃,既然崔珉豪並不講情,那他就講理吧。

他是該向崔珉豪請求履行『夫妻義務』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