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朴有天的承諾以後,金俊秀也安心地朝父母撒謊,只要父母來找他,他必然將朴有天給藏好,就連父母為他安排的相親,他也是一併的推辭,甚至誇下妄語,說自己寧可光棍一輩子。

誰都猜不到其實他就在生活裡藏著一個愛人,除了那人以外,他誰都不要了。

朴有天也是真縱容他這麼一個謊撒過一個謊,只要金俊秀生活上過得順遂,他有無一個名份實則無差別。但說謊最可怕的並不是謊言被戳破,而是在未有人戳破之下,謊言自己是不攻自破。聰明人都曉得,撒謊不容易的地方便是圓謊,總有一天紙是包不住火,即便眼前的美好日子是掩蓋了這翻美滿的假象。

淺藏在他倆的感情危機,他們仍是未覺彼此的感情就快被逼至死胡同裡,還快快樂樂地安排假日出遊的日子,甚至大手筆地邀請沈昌珉與崔珉豪一同參加,算是答謝他倆對這段感情的見證與支持。

他們特別選在下雪的日子跑去深山裡泡溫泉了,由於非假日,所以前來度假的人也很少,泡在大眾池的也就他們四人而已。

崔珉豪與沈昌珉看似打得火熱,但其實是羞澀的很,甚至在外頭很講規矩。但是金俊秀與朴有天就顯得不同的,除了互動黏膩以外,一些必須關在房內裡才能有的親密,他們幾乎是大膽地表現給另外倆人看。

沈昌珉是神情不悅,見著朴有天的手都快摸上金俊秀的下體時,他是趕忙制止,「你們還有沒有公德心,射進去誰還敢來泡!」

金俊秀幾乎是紅透了臉,裝模作樣地就拿了浴巾就趕緊跑回房去,朴有天當然跟了上去,一回房裡就將他給撲上床去,膩的任誰都看不下去。

「真好,難得我們能出來玩。」朴有天抱上他來,幾乎是感激的說。

他熱熱的胸膛就枕著朴有天的腦袋,照理說也該與朴有天一同感性,可想起前些天父母極力要他去相親時的態度,他雖已狠心拒絕,但心底就是不覺得踏實,甚至是覺得自己虧欠了父母。不過若答應了父母,他又會覺得自己對不起朴有天。

他輕輕摸著朴有天的腦袋,小嘴是無奈地說:「最近我爸媽一直叫我去相親,我覺得好煩,要一直想理由推辭掉。」

朴有天老早知道他這些天就是為了這些事情煩躁,所以才特別選了好日帶他出來散心。不過擔心在所難免,畢竟是自己的父母,說什麼都會想要一個圓滿的結果,「不然你帶我去見公婆,我有把握跟他們好好相處。」

金俊秀聽見這話是立馬從床上給彈了起來,猛搖頭道:「不行不行,你不知道我媽那個性,她絕對會拆散我們!」

朴有天無法判斷金俊秀的擔憂是否誇張化了,但見金俊秀這麼不願意,他也沒法子,只道:「反正不管發生什事情,我都站你這邊、挺你。」

瞧朴有天這麼說,他的決心是有了靠山。也如朴有天所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們都會勇敢面對。

只是,婆媳間的問題就連高智商的沈昌珉都還未能順利解決,更何況低智商的他們?

他們的日子也漸漸地變得有些躲躲藏藏,雖然感情依然甜蜜,可對於面對父母,他們仍未有一個好的解決方法,日子只能過一天算一天,能躲則躲,不能躲的就在父母面前假惺惺地演場戲。

可生活畢竟處處充滿破綻,金俊秀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辭,都讓父母以為他工作是沒能閒著,於是金母一個母愛氾濫之下,就在某日的夜裡熬了鍋雞湯來,連電話也未先連絡,人就這麼跑來他的家裡了。

這時才從診所下班的倆人,手牽著手甜蜜蜜地走路回家,他們有說有笑的回到家裡來,卻未料大家長早在客廳裡堵著。他們倆是站在門口邊上愣了幾許,小手與大手也忘了應該分開,那幕甜蜜的模樣幾乎是入了金母的眼裡,做母親的自是一下就看穿了自家兒子一直以來把戲。

「小俊,你們是什麼關係?」金母幾乎是抑制著聲音說這句話,金俊秀嚇得不敢回應,只見金母走至他倆面前來,咆嘯地說:「媽媽還以為你最近忙得很所以沒辦法去相親,還給你熬了雞湯!結果呢?你竟然瞞著媽媽與一個男人交往!」

金俊秀本該是害怕,但他就是聽不怪金母的語氣,甚至轉而一種憤怒與倔強。就連朴有天想在家長面前脫離他的小手,他卻沒准,反倒將朴有天的手握得緊,眼神也犀利地回道:「是又怎麼樣!他就是你們未來的媳婦!我的伴侶!」

沒想到這話一出,金母哭紅了眼,一巴掌就給閃上臉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朴有天看得可心疼了,但金俊秀仍是帶著怒氣看著母親,一點兒也不讓步,「他就是你們的媳婦,我的伴侶!」

這話幾乎是氣得金母帶著眼淚奪門而出,朴有天則是看著金俊秀臉上的八掌印,心疼的說不出話來。但金俊秀並未他想得那樣脆弱,竟是未哭,也未有愧就感,只道:「你現在知道我媽是什麼樣的人吧?我人生大半輩子都是由她作主的,但婚姻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聽她的。」

朴有天在一旁摸著他的臉,有些感慨地說:「如果我是女人就好了,也許她會喜歡我。」

金俊秀倒不這麼認為,「不是男人女人的問題,是我必須娶一個她喜歡的人才可以。就算你是女人,她看不上,她依舊會賞我巴掌。」

後來從金俊秀的嘴裡得知,金母從小就將金俊秀控管得嚴格,只要金俊秀的分數不在第一志願標準裡,回家就是賞巴掌。就連高中、大學、甚至現在的中醫,全都是金母一人的意思,金俊秀從未能有自己的選擇。

怪不得金俊秀對於感情的事情一點兒也不想讓步,若真順了金母的意,那他這輩子就沒真正為自己的活過了。

「你也不容易啊,竟然行為上都沒有任何偏差。」朴有天感慨地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卻是笑了起來,「我是在體重上有偏差,因為長期都受我媽的威脅,所以就化悲憤為食量,一路吃破一百公斤。」

朴有天聽見這話幾乎是心疼的沒能說話,可金俊秀又是樂觀地說:「但也因為吃那麼胖,才能遇見你。」

金俊秀是湊近朴有天的臉蛋,也不管朴有天感傷與否,逕自地溫暖了他家小媳婦的小嘴。

可事實上,最需要這點溫暖的,卻是金俊秀自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