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金俊秀按了床邊的鬧鈴,他還是爬不太起來,於是他索性的又躺了回去。

「少爺,起床了。」朴有天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床邊,溫柔的喊著他。

金俊秀將埋在枕頭裡的臉蛋露了出來,眨了幾眼,仔細的看著朴有天身上的衣服。

「你穿起我們的制服真好看。」

明明就差了六歲,看上去還是很年輕。

金俊秀雙手撐起了身子,也下了床替自己的打理。

朴有天手上就掛著他的制服,就站在床邊等候著金俊秀。

「早飯已為您準備好了。」朴有天將手上的衣服遞了過去,金俊秀卻問:「你吃了沒?」

朴有天稍微發愣了一下,便搖頭說:「還沒。」

金俊秀穿上了制服,也沒特別說什麼,也沒待朴有天替自己開門就自己走出了房。他一向習慣在上學途中用餐,金俊秀坐在後座位,咬著花生口味的吐司,這回他沒全咬光,留了一半,就伸手給坐在副座的朴有天。

「喏。」金俊秀哼了一聲,朴有天轉頭似乎不明白金俊秀的意思。

金俊秀的手又伸得更過去說:「解決它。」

朴有天看著只剩一半的花生吐司,最後還是接過了手,「是,少爺。」

他滿意的又坐回位置上,然後開了保溫杯,喝著裡頭的溫豆漿,而他這回也沒全喝光,一樣是留一半再遞給了朴有天,叫他解決。

朴有天真的把金俊秀所剩的早餐全都吃下肚子,金俊秀看著他的側臉微微的笑著,爾後又轉過了頭,看著車子開進了校園裡。

他一樣沒等朴有天下車開門,就自己先下了車,他背起書包,等著朴有天走過來。

「少爺可以不用這麼做,我來就好。」朴有天感覺自己沒盡到責任的說。

金俊秀看著他,笑說:「我又不是沒有手。」

「少爺有吃飽嗎?」朴有天突然的問。

金俊秀似乎感覺到了朴有天心底的思緒,他正在想,自己分了東西給他,他會不會吃不飽。

金俊秀抓著他的手肘,然而慢慢的走進教學大樓裡,淡淡的說:「沒吃飽我會跟你說。」

朴有天沒有挪開自己的手肘,任由金俊秀帶領自己,為他介紹這所學校的規矩,有分主人跟管家的鞋櫃,而且管家得與主人在同一個班級,同排座位。這明顯是一所貴族學校,所以才有這種制度。

金俊秀帶他來到自己的班級,一進教室全班同學驚呼。

「誒,金俊秀你竟然有管家了!」一名看起來跟他蠻熟的同學說。

「我們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請管家呢!」另一名女同學道。

金俊秀只是臉上笑著,有些不好意思的回:「我爸送我的禮物。」

「這麼高級!」

「好貨!」

他沒再回應,只是拉著朴有天來到自己的位置。

「這個位置一直以來都是空的,現在讓你坐。」金俊秀也埋藏不住高興,笑得很燦爛的說。

朴有天點點頭,與他一同坐上位置,可卻問:「少爺沒請過管家?」

金俊秀的座位靠窗,他看了窗外的風景,沉默許久都沒回話。

「以前我覺得我不需要。」

他轉過頭再次面對朴有天,眼眶似乎有些紅潤,聲音聽上去也比方才顫抖。

朴有天瞪大了那雙漂亮的桃花眼,只見金俊秀垂下了頭,笑了出聲,又說:「不過我現在可能得依賴你了。」

朴有天總覺得金俊秀有些事情並沒有讓他曉得,他望著金俊秀垂喪的臉龐,眼神變得溫柔,雙手戴著手套的他輕輕的摸著金俊秀的紅髮,就像在安慰孩子一樣的說:「只要您需要我,我一定會在您身旁。」

太多的貴族聘用管家只是來炫耀以及比較,就是因為這樣,他當初在管家訓練所才會一直被要求做到最好。可他現在眼中的金俊秀,似乎並不是因為想炫耀。

他內心隱藏著秘密,而在等他來揭穿他的秘密。

他很榮幸能當金俊秀第一個管家。

早自修一開始,全班還是沒有人安靜,只有作管家的人埋頭用功,這所學校貌似同意做主人的什麼事情都可以由管家來做,讀書這種事情好像也是如此。

可用功的主人還是有,好比說就坐在他隔壁的金俊秀……

「有天,你數學強嗎?」金俊秀拿起了數學參考書,臉上已沒有剛剛的無神,但卻多了幾道皺紋。

看來金俊秀對數學不是很在行。

「強的定義是什麼?」朴有天正經的說。

數學行不行他不曉得,不過在管家的訓練裡,他也曾學過這門科目。

「就是我問的你都要會。」

「您問吧。」

金俊秀指了書上的題目,朴有天看了一會,便拿起了筆開始說明。

他看著朴有天手上戴手套又拿著自己的筆,在朴有天說明至一半時,他的手按住了朴有天的手背。

「為什麼寫字不脫手套?」他問。

朴有天眨了幾眼,便說:「以免下人碰到主人神聖的軀體。」

金俊秀瞥過了頭看其他一樣在寫字管家,又回過頭問:「一樣是原則?」

「是。」

金俊秀低頭笑而不語。

沒多久朴有天卻看見他邊笑邊咬了自己的下嘴唇,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

「謝謝,這題我懂了。」他說。

朴有天將筆還給了他,金俊秀有意無意的碰了他的指尖,抬頭看著他笑說:「也許以後會有例外。」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