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站在一旁聽著金俊秀彈著莫札特第十三號協奏曲,他輕輕的閉上眼,感受每一鍵的音符跳動。

金俊秀沉穩的節奏,迴響整間音樂房。

當他抬頭卻瞧見朴有天用心聆聽的閉上眼時,樂譜他並未彈完,停下了動作,就盯著朴有天將眼睛慢慢的睜開。

「少爺累了?」朴有天問。

金俊秀搖了搖頭,竊笑說:「我想聽你彈第二十三號。」

朴有天愣了一會,金俊秀並沒有讓出位置,笑的可愛又說:「教我彈第二章。」

「是。」

這回他倒是沒有金俊秀提醒,就率先的將手套脫起,一如往常一樣,他的手套就暫時讓金俊秀收著。

他站在金俊秀的身後,彎著腰,將人囚在雙手間,胸膛已快碰上的背脊時,他還是預留了一點距離。

這樣的距離已經夠近了,也足以讓他碰得到鋼琴,只可惜卻不敢碰上眼前的人兒。

朴有天雙手開始彈起來,第二樂章是慢板,音符在朴有天的控制下就只圍繞在他們身邊。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指法,耳朵裡聽得舒服,手中握著朴有天的手套,自己也不自覺的就靠上身後的寬肩。

其實第二樂章他不是不會,只是特別想聽朴有天彈。

在朴有天快結尾時,金俊秀卻突然的捉住了他的手,「你的手很漂亮。」

「是。」朴有天答道。

第一次在無任何的阻隔下被牽住,感覺很不同。

多了許多溫度,他也才明白,金俊秀的手心是溫的。

「我要把手套丟掉。」金俊秀說。

朴有天看不清金俊秀的表情,只是遵從他,「是。」

「以後不准再戴。」金俊秀就靠在他的肩上說,他這回是真的下了命令,不准許朴有天再回去拿新的手套。

「是,少爺。」朴有天明白,這是金俊秀任性的表現。

可這樣的任性比起一般人來說,並非無理取鬧。

金俊秀一直握著在琴鍵上的手,指尖就在他手背上來回滑動,他很喜歡這種感覺,能一直摸著對方的感覺。

朴有天沒有迴避,他只是微微的轉了頭,偷偷聞著金俊秀頸肩只屬於他自己的氣味,而金俊秀也恰好的一同轉過頭看著他,兩人相互的對上眼,可當下他們任何一人都不捨開口說話打壞現下所擁有的氛圍。

金俊秀看著他的眼,他的鼻,然後是他的嘴唇。

樣樣都生的好,令他再更靠近他一點……

「有天。」

「是,少爺。」

金俊秀緩緩的眨著眼,可卻埋藏不住自己的羞赧,耳根子還是慢慢得紅了起來。他看著朴有天回他話的紅唇,突然有一種霞想。

「你以前有接吻過嗎?」金俊秀問。

朴有天也盯著金俊秀說話的紅嘴,低聲回:「沒有。」

金俊秀臉上莫名的笑了起來,不過並不是快樂,而像是一種……自我的嘲弄。

「我竟然有點想吻你。」金俊秀瞥過了頭,他的背脊漸漸的離開朴有天的胸膛,然而站了起身,「可是我也沒有這種經驗過。」

朴有天也站直了身子,看著金俊秀的背影,金俊秀的眼神又看向窗外的藍天。

朴有天將鋼琴蓋上,然後來到金俊秀的身後,他這回沒有說話,那雙沒有戴手套的手卻捉住了金俊秀的臂膀,將他的身子轉過來。

「我可以。」他真摯的說。

我可以是你第一個經驗。

「做管家的不需要什麼事情都忍耐,你曉得的。」金俊秀苦笑說。

都相處好一陣子了,朴有天不會不明白他的作事風格。如果朴有天不喜歡,金俊秀並不會強迫。

「我沒有忍耐。」朴有天說。

金俊秀搖搖頭,似乎沒有相信朴有天所說的話。

可當他又想往後看向窗外時,朴有天一把將他拉來了自己的身邊,頭略為傾斜,就堵上金俊秀敢說不敢做的嘴唇。

照理說,一位管家不應該如此隨便,沒有主人的命令他不能隨意妄動。不過在金俊秀推三咎四的情況下,他擅自的替他做了決定。

也恰巧,他自己也忍不住。

金俊秀一手抓牢他的手臂,另一手緊緊握著他的手套。

自己的任性妄為讓朴有天變成不聽話的管家。

朴有天離開他的唇瓣時,他害羞的垂了下頭,手中的力道並沒有減弱。

「你要負責。」金俊秀心臟跳動的快,他順了順氣說。

朴有天任他抓著,他的笑容並沒讓他瞧見。

「我會負責。」他淡聲說。

金俊秀從他雙臂間離去,慢慢的走出音樂室。

如果我的心臟能像鋼琴一樣的為你多彈奏一點……

那該有多好。

你說,這該有多好?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