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般三缺一的情況底下,金俊秀又好心的將他的貼身女婢小霞一同給抓出宮了,說是太常悶在宮廷裡會悶出病來,所以要出去走走曬曬太陽才不會患有疾病等等諸如此類也不曉得有無根據的理由,就把小霞給丟上馬車。

他們的時間點選的很恰好,就在朴有天的馬車出宮沒多久以後,尾隨的就是沈昌珉的馬車。由於沈昌珉是朴有天的摯客,所以安檢也就相對的放水,沒有人知道除了沈昌珉以外,馬車裡還裝了哪些人。一早就少去了不少麻煩,金俊秀是開心的拉開了馬車裡的窗簾,紅腦袋就探出窗外,高興的說:「還是外面的空氣好!」

小霞在一旁是嚇壞了,趕緊抓著金俊秀的手臂說道:「娘娘您這樣太危險了。」

但金俊秀這脾性就估計朴有天說的話他勉強聽得下以外,其餘的人說的話也幾乎是成了耳邊風。他的鳳眼就像是初次望見美麗新世界一樣的看著窗外的美景,看到整個身子都要摔出去了他還是愛不釋手。

『啪!』

突然的一聲巨響,小霞與崔珉豪是傻眼的看著沈昌珉與迅速歸位的金俊秀。

「你為什麼打我屁股!還打那麼大力!」金俊秀揉著自己的臀辦,不服氣的大叫。

「不打你,你恐怕清醒不了。」沈昌珉一副悠哉的又說:「咱是偷偷出宮的,你若是這樣拋頭露面的,等等風聲傳至皇上耳子裡,你的計劃就等著泡水吧。」

金俊秀雖然很想反駁,但沈昌珉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他只能苦哈哈的揉著自己的屁股安分的坐在馬車上,一路乘著馬車往他們的目的地開去。金俊秀並不知道要去哪,他這人總是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也相對不講究馬車行駛的方向。

「咱要往哪去?」金俊秀看著沈昌珉問。

沈昌珉轉頭看向身旁的崔珉豪,臉上笑說:「進城去,我想買些沃土。」

「幹嘛?你種花啊?」金俊秀問。

顯然金俊秀是全然的忘了他所居住的宮殿後放那片屬於他的花園了。這個花園可是沈昌珉與崔珉豪相識的地方,直到如今,他倆還會如偷情一般的約在花園裡照顧那些花朵。今次出宮的目的帶金俊秀出宮是順便,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在身,就是替那片花園選個有機沃土來栽種,這樣一來那些花朵也不會因遇上如金俊秀這般只會玩而不會料理家事的蠢主子而死於非命。

「就是種花囉。」沈昌珉笑答。

「可是你的臥房裡又沒有花。」金俊秀質疑的說。

「我的花種在你的花園裡。」

金俊秀瞬間腦袋像是通了一樣的看著沈昌珉,被沈昌珉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已經遺忘了宮殿後的那片花園許久了,「珉豪,那些花是不是死光光了!?」

崔珉豪臉上似乎有些疲憊的看著金俊秀,打了一個哈欠後便說:「不,小的與沈王子重新栽種了。」

金俊秀才正想說些什麼,沈昌珉馬上就打岔問:「你想睡了?」

崔珉豪轉頭看了沈昌珉一眼,也沒有任何隱瞞的就微笑說:「嗯,近日睡得不好,現在又沒事做,不禁的就打瞌睡了。」

沈昌珉聽了這話,是馬上挪了挪位置然而道:「那就睡吧,我的肩膀讓你靠。」

崔珉豪臉上只是笑著,既沒有接受也無拒絕,勉強的睜著雙眼看像窗外的風景。他們幾人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聊到崔珉豪真的靠上了沈昌珉的肩膀,沈昌珉才又換了一個新話題。

「皇后,你可知道皇上出宮的目的?」

金俊秀想了一會,他記得那時與朴有天泡澡時朴有天向他說過,「他說他要去查官員貪污的案子。」

「這樣阿……。」

「你知道嗎?」

「具體內容不曉得,不過皇上跟我說過。」沈昌珉說。

沈昌珉還記得,那個官員的交情與三王爺很不錯,他猜,也許這案子也與三王爺有所牽連也不一定,「是說,三王爺……皇后你認識嗎?」沈昌珉問。

金俊秀很認著的想了一會,臉上突然不是很開心的說:「不認識,不過朴有天的初戀情人好像許配給三王爺了,叫啥來著……」

小霞聞言,便接著答:「她叫小青。」

 「對!就是她!」

「皇上的初戀情人?」沈昌珉嚴肅的問。

「對!」金俊秀激動的答。

「別那麼激動,初戀對象不是妻子這很常見的。」沈昌珉笑說。

金俊秀聽了這話不高興的就皺起眉來悶說:「可是我的初戀是他……。」

世上就是這麼多的不公平,但沈昌珉也沒對金俊秀解釋這其間裡的奧妙之處,畢竟連他自己想娶進門的人兒也是他的初戀,所以什麼也說不準。不過令他最擔憂的還是『小青』這號人物,沒料小青竟會是朴有天的初戀,怎麼想怎麼不對,也怎麼不安全。

「皇后,你可得把皇上看好。」沈昌珉突然說。

金俊秀是一個拍胸脯保證,「這是當然的,他都得聽我的!」

「那就好。」

不過究竟是誰聽誰的,這倒是很難說清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