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打著蛋,不過打沒幾下他就自己拉了椅子乖乖坐在一旁看著朴有天忙。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這麼難。」金俊秀滿是歉意的說,原來做蛋糕也是需要體力的。

不過顯然他的體力已不如以往了。

朴有天捲著袖子,很熟練的完成每一樣的步驟。他沒有怪罪金俊秀,只是微笑說:「不會的,少爺。」

「我不要加奶油在上面,我要原味的。」金俊秀似乎已忘了放才的罪惡,他看著朴有天這麼厲害,又說:「我要一個鹹的一個甜的。」

「是,少爺。」

他記得小時候媽媽曾做過鹹蛋糕給他吃過,淡淡的蛋香跟烤出來後的濃厚奶油味,吃上去是鹹蛋糕的口感很不可思議,所以至今他都還記著這道料理。

金俊秀看見朴有天將蛋糕放進了烤箱,他自己慢慢的將椅子搬去烤箱旁,看著烤箱裡頭的蛋糕。

「等等失敗了你也要吃。」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倒是沒說什麼,不過他是不可能出什麼差錯,畢竟這種蛋糕對他們而言是最基礎的。

「是,少爺。」

金俊秀雙手撐在椅背上,搖頭晃腦的,可愛得一直看著烤箱裡的蛋糕。

「有天,為什麼你會想做管家?」金俊秀突然的看向一旁再擦桌子的朴有天問。

朴有天停下了動作,想了一下,「我沒有父母,是被孤兒院送去的。」

管家就是終身制,只要做一輩子的工作就不可能被餓死,所以通常許多孤兒都會選擇去當管家。

不過這樣簡單的回答,另金俊秀難以置信,原來朴有天是這麼樣的一個過去。

「你會很孤單嗎?」金俊秀眼神清澈,他似乎想安慰朴有天。

朴有天挑了一下眉,搖頭,「並不會。」

從小就習慣自己一個人,所以算不上會孤單。

金俊秀眼神迷網,朴有天一見他這眼神就知道金俊秀肯定在心底不滿自己生命的短暫,所以他很直接的就走向金俊秀的面前,半蹲下身,然而就吻上了金俊秀著唇。

「因為我還有您。」朴有天聲音很輕很好聽的說。

金俊秀總被朴有天哄的踏實,所以他很喜歡向朴有天撒嬌。

「如果我離開了呢?」金俊秀還是掩飾不了心底最深處的想法。

他最害怕的事情永遠都是最害怕。

不過朴有天臉上沒有絲毫的懼怕,他又再次的親吻金俊秀,這回已不是小家子氣的親吻,他大膽的向金俊秀索取一切他想要的甜蜜,金俊秀緊緊的抓住椅背,沒想過朴有天這次會吻他吻得這麼深邃。

也許這是一種懲罰,告訴自己不得再胡思亂想。

也或許這是朴有天要他明白,他現在還活著,所以才享受的到對方的甜蜜。

未來擔心的事情要懂得留給明天。

直至那天的來臨,身為管家的朴有天也不會坐視不管,他會想辦法。

因為他是他的管家。

金俊秀在心臟已快不能控制時,避開了朴有天的吻。

他喘著紅唇偷偷瞄著朴有天,又再次見到朴有天滿意的笑容。

「你下次要吻說一下。」金俊秀手背抵著自己的嘴唇,熱得發燙。

「是,少爺。」他還是這麼說。

突然,烤箱也發生了預警鈴,告訴他們蛋糕烤好了。

朴有天慢慢的將蛋糕從烤箱裡拿出,金俊秀看著蛋糕的顏色,滿開心的笑了起來,「這個顏色好漂亮。」

漂亮的金黃色又散發出鹹鹹甜甜得氣息,金俊秀也不管蛋糕有多燙,他伸手就剝了一塊,往自己嘴裡塞。

「有天你做得好好吃。」因為太燙所以金俊秀說話都也點不穩,可他還是又剝了一塊,但卻不是往自己的嘴上送去。

他的小手就伸至朴有天的面前,「快吃!熱的最棒了。」

朴有天擔心金俊秀的會被燙傷,於是什麼也沒說就將金俊秀手上的蛋糕咬進了嘴裡,他不小心也無意的舔到了金俊秀的指尖,但金俊秀卻不在意,他又剝了一塊吃了,最後就當著朴有天的面舔著自己的手指。

很煽情,但朴有天卻又不能有任何行動。

金俊秀似乎是故意這麼做,離去前還朝著他吐了小舌調皮的去洗手。

朴有天也不甘示弱,他從金俊秀身後雙手就握住了在水龍頭下沖水的那雙小手。

兩雙全是泡沫的手,金俊秀已不曉得是自己在洗還是朴有天在幫他洗,曖昧的姿勢,模糊不清的氛圍,讓金俊秀不敢問朴有天究竟在做些什麼。

就算問了,朴有天只是回答他是管家,所以幫他洗。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性。

兩人的磨蹭能增加感情,而朴有天現在就是在與他增加感情。

「行了行了,乾淨了。」金俊秀手肘抵了一下朴有天的肚子,要他離開,可朴有天卻只是關了水,人還是貼在金俊秀的背脊上。

「乾淨了?」朴有天問的是廢話,不過這聲音在金俊秀耳裡卻聽的燥熱。

「對……。」本來扭動身子也在漸漸在朴有天的懷裡安分下來,但卻也沒有擅自的從朴有天懷裡離去。

已經沒有戴手套的雙手,他已漸漸的習慣了金俊秀的溫度。

習慣緊接著,就是改不了,離不開。

朴有天輕輕的吻了他的後頸,才慢慢的牽了他的手離開琉璃台。

放在桌上的蛋糕,仍是香味四溢,朴有天最後也將蛋糕放進了冰箱裡保存。

他們就如這塊蛋糕一樣,需要保存住。

待再次品嚐的時候,味道還是依舊。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