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休了學,他發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有時心臟的不穩定讓他連動都不想動。

但朴有天還是要照金俊秀所吩咐,每天自己起床都會叫他。

金俊秀很會賴床,在床上總是能跟朴有天拉拉扯扯許久,雖然身體已經沒辦法再讓他這麼好動,可他似乎也不在意,想動的時就動,反正有什麼後果,朴有天會負責。

「你幹嘛每次都這麼早?」金俊秀躺在床上,拉著朴有天的手問。

朴有天站的直立,就只有垂著頭寵溺的看著金俊秀,笑說:「我得工作。」

「什麼工作?」

「幫少爺準備早餐。」朴有天沒細細說明,只是隨意的挑了一樣交代。

「那我不吃早餐了。」金俊秀翹著嘴說。

朴有天沒說話,但金俊秀卻曉得縱然自己這麼說,朴有天也是不可能答應的,他還是會做早餐給他吃。

於是金俊秀半懇求又任性的將他拉上了床,滾了一圈後又壓上了朴有天,笑說:「你休想逃。」

金俊秀笑的開心,他半身趴在朴有天的身上,決定與他一起繼續睡。

朴有天也慢慢的抱住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脊。

他們誰都沒說話,金俊秀雙眼看著朴有天的襯衫,耳裡聽著他的心跳聲,漸漸的閉上眼來。

這樣強而有力的節奏讓金俊秀平穩的睡了過去。

朴有天光聽金俊秀的呼吸聲就能分辨他是否已睡著,這回他真的動不了身了,金俊秀就趴在他的胸膛上睡去。

他的手依舊沒有停,還是持續的拍打金俊秀的背脊。

有時後他會希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能有所回饋。

他會希望,金俊秀的病情能無藥而癒,他會希望,金俊秀能讓他照顧一輩子。

這種期盼對於一般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可為何當他想許下這些心願時,卻會感覺困難重重?

能這麼安穩的抱著金俊秀,已經是一種幸福。

但人總不懂滿足,他想對他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他還想繼續的為他付出,可這樣的機會也不見得會有。

朴有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趴在上頭的金俊秀也跟著一同起伏。

那頭紅髮……就如同太陽一樣,總是充滿著朝氣,只可惜的是,金俊秀只是區有外殼而已。

他的手順著金俊秀的紅髮,這回他也看向了金俊秀最愛的窗外藍天。

他不明白為何金俊秀在逃避時總會望著藍天,是天空裡有著他要的答案,還是他能從中找到救贖?

他不曉得。

只要金俊秀看著藍天,他就害怕上帝會帶走金俊秀。

而若時間一到,金俊秀得被迫換心臟時,那麼誰又會是這顆救星來拯救金俊秀?

太多的疑慮以及不安,讓他無從的思考該如何解決金俊秀換心的問題。

他的雙眼視線還是沒有變,依舊是看著窗外。

「少爺。」朴有天輕輕的推著金俊秀的肩膀,他想告訴他自己真的得工作了。

不過金俊秀卻意外的沒有馬上反應。

「少爺。」他又再喚了一次。

他的桃花眼漸漸的睜大,不可置信的爬起身,看著從自己身上滑落的金俊秀……

「少爺!」

金俊秀曾交代過他,無論如何一定要叫醒他。

「少爺!醒醒!」

無論如何……

「俊秀!」

他將金俊秀抱了起來,賣命的往門口衝去,在迴廊上他大叫著司機,一路將金俊秀抱上了車上,衝動的喊司機開車。

金俊秀真的就像睡了過去一樣安分的待在朴有天懷中,只是這樣的他卻讓朴有天沒有盡到責任。

「少爺!」朴有天又再次的搖晃他。

他依舊乖巧的繼續睡著。

「俊秀……。」

一定得叫醒他……

一定。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