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誕生在千變萬化的世界中,有人明白自己的使命,有人卻至死都還找不到生於世的目的。

當他遇見了他,他漸漸開始體會自己存在的價值。

是為自己而活,還是為別人而活?他沒探究。

他只想他活下去,

但如果可以,他也想自己陪他繼續走下去。



「朴有天。」一位男人喊道。

「是。」他站出了身,優雅的舉起戴著白手套的手。

他的長相相當思文,也擁有一副能哄人入睡的好嗓子,在管家的訓練過程裡,他成績優異,似乎沒有不好的表現。

如今終於在漫長的訓練過程中脫穎而出,他是第一名率先被富豪所選上的管家。

「金氏企業集團的總裁指定由你服務他們宅邸,請努力。」

他朝著金老爺恭敬的鞠躬,「我會努力。」然而隨著金老爺踏出了管家訓練中心,與金總裁共乘一輛車,一路來至宅邸。

在車中,金老爺向坐在副坐的他說,他需要他照顧家中的兒子,因為自己事業繁忙,沒辦法周全的照顧自己的兒子,所以才會替他兒子選個適任的管家,同時也是他兒子的玩具,希望他能陪他,讓他較不孤單。

「他脾性有些任性,還請多包容。」金老爺說。

他看著後照鏡中的金老爺,微笑說:「希望金少爺能喜歡我。」

當他隨著金老爺在宅邸晃了一圈後,明白自己的臥室,也熟悉過了其他地點後,最後的位置便是他所服侍的主人公。

金老爺敲了兩下房門,自己隨意的將房門打開,只見裡頭的金少爺正在睡午覺,睡的挺沉的。他隨金老爺來至床邊,眼看金老爺搖了搖金少爺,那名少爺皺了一下眉頭,緩緩的睜開眼睛。

「俊秀,這位從今天開始就是屬於你的管家。」

金俊秀慢慢的起身坐在床上,看著他,只見他又鞠了躬,有禮的說:「您好,少爺。」

金俊秀一頭睡亂的紅髮,當他一見朴有天,他羞赧的低下頭用手指順了順自己的頭髮,有些緊張的說:「你好。」

眼前的人生的太好看,有些的刺眼讓他不膽敢看他許久。

金老爺突然嘆了口氣,然而說:「好好相處,明日我得出國一趟,有什麼需要就使喚他吧。」

金老爺轉身就要走出臥房,朴有天也向前替他開了門,然後又輕輕關上。

臥房裡就只剩他們兩人。

金俊秀看著站在門邊的他,突然問:「你幾歲?」

朴有天也看著坐在床上的他,低聲的回:「二十三。」

「我十七。」金俊秀微笑說。

他們之間差了六歲。

「你叫什麼名字?」金俊秀又問。

朴有天正想回話時,金俊秀又說:「站過來一點吧,這麼遠。」

他向前走了幾步,淡淡的說:「我叫朴有天。」

「有天啊……還不錯的名字。」金俊秀又抬頭看著他說:「我很不好照顧,我不會做菜,不會打掃,幾乎什麼都不會。」

「這些由我來就好。」朴有天恭敬的說。

金俊秀想了一下,又問:「你們的原則是什麼?」

「主人說的話絕對服從,保護主人的安危。」

絕對服從……。

金俊秀點點頭,表示明白。

然而兩人又陷入了一陣的沉默,金俊秀只是看著窗外的藍天,輕聲的說:「能幫我關掉冷氣,打開窗子嗎?」

「是。」

待朴有天完成工作後,又回到了床邊,直立的站著。

金俊秀見他這麼稱職,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當他又再次躺回自己的床時,他側了身看著站一旁的朴有天。

「有天。」

「是。」

金俊秀停頓了一下,緩緩的眨著眼,而朴有天只是垂著頭看著他這精緻的臉龐。

「若我哪一天離開了,你能不能替我照顧我爸?」

朴有天沒有過問金俊秀要去哪,只是點頭答應道:「能。」

金俊秀臉上微笑的閉上了眼,而他替他蓋上了被子,在他耳邊輕聲說:「少爺午安。」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