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再次睜開眼時,他已從加護病房裡移至普通病房。

這過程裡他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自己特想咳嗽,漸漸退掉的麻醉讓他的胸口疼痛了起來。

當他回過神時才發覺,這間病房已不是原先那一間了,是足以容納兩人的病房。

「俊秀?」

他朝著聲音望過去,是金老爺在身邊。

「爸。」插過管的喉嚨過於疼痛,吸幾口氣就讓他咳了出聲來。

金老爺待他咳完時,拿了衛生紙接過了他口中的痰,「胸口疼嗎?」

金俊秀稍微的點點頭,傷口尚未癒合麻醉就退了,是真的挺疼的。

「有天呢?」

從開刀前至開刀後,讓他最掛心的人還是朴有天。為何他一去就不回了?

金俊秀都還未從金老爺身上得到答案,他就哭了起來,「這該不會是有天的心臟?」

金老爺他只是皺著眉頭,輕輕的抹掉金俊秀臉上的淚水,苦笑說:「俊秀你看。」

他挪了自己的身子,好讓金俊秀無障礙的瞧見隔壁床的人。

眼淚的滑落讓他的視線看清不少,床上之人頭上包紮繃帶,很安穩的躺在病床上,他越看越仔細,那人他不會認錯,就是朴有天。

「有天……!」啞掉的嗓子還是賣力的喊出這名字來。

金老爺嘆了口氣,臉上的無所適從寫的明白,當下發生的事情讓他措手不及,但也好在他阻止下來。

「有天為了你,打算開槍自殺。」金老爺拖了椅子緩緩的坐下,「不過好在老爸阻擋了下來,但是子彈還是擦過了他的頭蓋骨。」

金俊秀眼睜睜的看著隔壁床的朴有天,他就知道他一定會做傻事,他不應該放他一人離開自己的。

「那這顆心臟……?」

「很恰巧,市中心發生了巨大連環車禍,也在他開槍的同時醫院才得知有新的心臟。」金老爺微微笑笑的說:「這才是奇蹟。」

有時人所希冀的奇蹟不是惡意延遲,只是時候未到。也許這樣的奇蹟是以他人的不幸所換取,但至少死去的那人也換取了他人的幸福。

這顆心,他一次換了兩人的幸福。

金俊秀本是看著朴有天的雙眼,也漸漸的閉了起來,他感謝捐贈者的貢獻,也感謝朴有天並沒有選擇離開自己。

他是管家,所以有義務得陪在他身旁。

人活著的意義有時令人摸不透也想不清,可當走至盡頭時,該選擇往上跳還是向下墜,人很奇妙,還是會做出選擇。

在他未遇見朴有天時,他總是為金老爺活著,待朴有天出現時,他才明白這世界上還有第二個人值得讓他繼續的走下去。

無論是什麼抉擇,他只希望自己能至最後一刻都是順從自己的心意。

朴有天留下來了,他活下來了……。

也許他們就是傻,一個有勇氣決定放棄自己,一個卻任性的不放棄,最後的陰錯陽差救了他們兩個傻瓜。

金俊秀胸膛平穩的跳動,他好久已無這種感覺過了。

入睡的他,無意間也有了笑容起來。

這回,他相信他的心臟能再次為朴有天繼續的跳動……。

至此,他對未來也不再迷網,他們仍有承諾等著他們去實現種種的一切。

一切回到最初,就從他們倆在學校花園所撞見的一事開始,他們有承諾必須實現。



「有天有天。」金俊秀咬著下嘴唇,歪頭歪腦的可愛的說:「我們再來做蛋糕吧?」

朴有天放下手中的工作,笑說:「是,少爺請等我一會。」

金俊秀點點頭,他在廚房裡隨意的坐上桌子上,腳蹬不到地,雙腿就在空中甩著,看上去心情就是不錯的樣子。

「你這樣的髮型真好看。」金俊秀滿意的說。

不過朴有天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不好意思的說:「我覺得不好看。」

頭蓋骨上的傷口已癒合的他,頭髮也長了出來,不過還是有點短。

「很像我看過的電影男主角。」

「是嗎?」

朴有天雖然不以為然,不過既然金俊秀喜歡,他也不好說什麼。

「少爺的身體有好點嗎?」朴有天拿了條毛巾擦拭自己濕漉的雙手,看來是工作已告一段落,他轉身問著金俊秀。

金俊秀跳下了桌子,走至他面前笑說:「好超多的。」

然而他伸手就牽著朴有天的手,又說:「不如我們不要做蛋糕。」

朴有天還搞不清出金俊秀的需求時,就從廚房裡被拉出,「我得實現我的承諾。」

他睜大了雙眼,看著金俊秀那宗紅髮便笑了起來。

人生有夢,不能只是希望相隨,而是得築夢踏實。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