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幾日的教訓,朴有天學會了先把早餐給吃了再去服侍金俊秀。

縱然金俊秀並不覺得自己把早餐分給朴有天有什麼,可這樣的舉動卻讓朴有天添加了不少的罪惡。

金俊秀詢問了老管家,確定朴有天沒有騙他時,他才肯把所有的早餐全吃下肚。

「今天要練琴。」金俊秀將垃圾跟保溫杯拿給了朴有天,順便說。

「是。」朴有天收起了垃圾以及保溫杯,點頭道。

「不可以戴手套喔。」金俊秀笑臉迎人,貼心的提醒他。

朴有天拿著保溫杯,停滯了一會,便點頭說:「是。」

他們一同來到了教室裡頭,朴有天雖然已不是第一次來,可每次尾隨金俊秀進教室總會有窸窣聲,金俊秀往往都沒什麼搭理得走至自己的座位。

朴有天一樣也沒說什麼,他眼裡總是走在前頭的金俊秀,他替金俊秀拉開了椅子後,自己也一同的坐下。

每個早晨,金俊秀都會望著窗外的天空,眼神若有所思的樣子,像是把朴有天一個人放在外頭一樣,莫名的會與他隔絕起來。

他很好奇現在的金俊秀到底在想些什麼。

「少爺。」他先喊了聲。

金俊秀轉過了頭,瞧著他,「怎麼了?」

先叫人的是他,不過他並沒有準被話題迎接金俊秀的回應。

「為什麼都不見少爺在吃藥?」於是他選擇問了自己心中最擔憂的事情。

金俊秀停頓了一會,還是把頭轉回,臉蛋就面對著窗口。

朴有天以為自己問錯了話,不過這時候金俊秀卻又轉過頭跟他說:「吃藥也不會好,自己保養比較重要。」

金俊秀仍是笑臉。

他不明白,為何金俊秀不會像一般人一樣的逃避現實,然後絕口不提自己心臟的事情,或者選擇怨天尤人,抱怨一輩子。

朴有天不懂,這笑容是強顏歡笑,還是打從心底的想笑。

是一種偽裝,還是最真實的他?

「少爺。」他又說話了。

金俊秀挑了雙眉,上嘴唇抿了下嘴唇,用著可愛的聲音回應,「嗯?」

朴有天沒發覺自己的臉蛋垂喪了起來,然而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金俊秀。

金俊秀輕笑了一聲,伸過手就捏了他的臉頰說:「怎麼這種臉?」

朴有天還是說不出自己心底真正的感受,他擁有自己的直覺,可卻沒有勇氣面對自己洶湧而來的感受。

「昨天的英文會了嗎?」朴有天換了話題說。

「可以的,應該考試不會有問題。」金俊秀放開了他的臉笑說。

朴有天也漸漸的轉過自己的身子,他輕輕的深呼一口氣,皺著眉看著前方的黑板。

他心底想,一個人若就如黑板一樣,他會怎麼選擇塗鴉他的人生?

僅用一支白色的粉筆來瞄寫,還是會多參與其他顏色的粉筆?

也或者,甚至不寫任何的字在黑板上,只留著板擦在一旁生灰塵。

那麼,金俊秀是屬於哪一種?

「俊秀。」

突然一個女聲的介入,打斷了朴有天的思緒。

「什麼事?」金俊秀抬起頭問話。

朴有天也一同看著那女同學,打扮得花枝招展,走來就有濃厚的香水味,感覺上這種女生金俊秀是不會選擇來往的。

「你願不願讓你的管家跟我的交換一天就好?」

金俊秀看了一眼朴有天後,又抬頭笑回:「我不要。」

「為什麼?就一天啊!」女同學似乎不放棄,窮追不捨。

朴有天看著他身後的管家,臉色並不是很好,但他也沒說什麼。

「我不想借。」金俊秀再一次說。

女生感覺有些的氣憤,轉身離去前還不忘用力的拍了一下朴有天的桌子,表示不滿。

金俊秀沒有理會,只是一個人沉默的看著窗外。

全班就看著金俊秀那桌發生的事情,沒有人敢說話,而朴有天也僅僅是看著金俊秀的臉龐,但輕聲問:「少爺,為什麼不借?」

金俊秀半垂著頭,可是沒有看向朴有天,也淡淡的問:「就算我借了,你想去嗎?」

「我們是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

「告訴我,你會想去嗎?」

金俊秀抬起頭看著他,眼神算不上犀利,但他明白,這是要他心底的答案,而不是膚淺的官腔。

全班就等著朴有天的回答,而朴有天卻遲遲沒有說話。

「忠,不是盲從。」金俊秀悄悄的牽住了桌下戴著手套的手,「如果我同意出借,你會想去嗎?」

這問題又再問了一次,朴有天曉得自己逃不了。

金俊秀握住了他的手,雖然彼此感受不到溫度,但卻也阻擋不了金俊秀想傳達的訊息。

他要他誠實。

「不想。」

他也回握了金俊秀的手,握得很緊……頭一次面對自己的真心,他很緊張。

金俊秀笑了起來,點頭說道:「這就是你心底的感覺。」

朴有天不曉得為什麼金俊秀會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小他六歲的金俊秀,彷彿才是大人一樣,而長不大的卻只有他自己。

後來,老師來教室上課了,也不曉得是第幾堂課,朴有天看見了金俊秀遞給他的紙條,上頭寫著,他想睡覺。

朴有天巧妙的偷瞄著金俊秀,果然眼睛已經難以再承受重量,快瞇上了。

他心底想,會不會是因為金俊秀心臟不好的關係,所以容易昏睡?

這時,當金俊秀已經開始點著頭時,朴有天卻將椅子併上金俊秀椅子,摟了他的腰,讓金俊秀慢慢得靠上他的寬肩,在他耳邊輕輕的呼吸。

老師一見這舉動,本想叫醒金俊秀,不過看朴有天另一手也認真的作著筆記,他也姑且的饒過這次。

金俊秀睡醒已經是下一堂課開始了,他不曉得自己的在朴有天肩上睡多久,只知道自己桌面上很整齊,而朴有天還在寫筆記。

他自己離開了朴有天的肩膀,揉著眼問:「我睡多久?」

「兩堂課。」朴有天說。

「對不起,讓你做筆記。」金俊秀臉上就像小孩一樣,紅了臉很不好意思。

「少爺經常這樣昏睡?」朴有天蓋上了筆記本,溫柔的問。

記得第一天看見金俊秀時,他也一樣在睡覺。

「大概是跟心臟有些關係,所以常會昏睡。」金俊秀舔了嘴唇說。

朴有天覺得自己漸漸的再踏入金俊秀的生活裡,慢慢的探索他的需求,然而給予他最恰當的服侍。

最後,他們放學一起走出教室,兩人一路上其實也很少話,不過金俊秀的步伐並不快,朴有天本來只是跟著他身後,但瞧金俊秀有時走路會晃,於是又向前半摟著他走。

「少爺會介意嗎?」朴有天還是會先過問金俊秀的意願。

金俊秀明白他在問什麼,看了一眼在自己腰上的手,笑說:「不介意。」

而當他們走到校園時,身後又有一位女同學追了上來。

「俊秀!」

他們一同轉過身,只見那位女同學的管家手上拿著一封信,遞給了朴有天,女同學說:「這封信給你的管家的。」

朴有天看了女孩一眼,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

金俊秀只是笑著點點頭,看著信封上黏著封口的愛心,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待司機將車子開過來後,他便上了車。

這路上他們誰也沒說話,金俊秀並不比以往來的多話,看上去有些疲憊。

來到宅邸後,朴有天仍是摟著金俊秀走,只不過這回金俊秀臉上卻有些不高興的說:「有天,那封信寫什麼?」

「少爺,我還未看。」朴有天與他都停下了腳步,感覺這氣氛很微妙。

為什麼會談論起那封信?

金俊秀皺著眉,身體挪開了朴有天的手說:「把它丟掉。」然而又自己往前走了一點,準備上樓梯。

朴有天看著手中的信,點頭道:「是。」

這時候金俊秀又轉過了身看著他,金俊秀臉上有點鼓,嘴唇莫名的翹,又說:「我開玩笑的,至少把她得心意看完。」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在乎什麼,他又垂著頭瞧著手頭的信,一掌就將信給揉了起來,然後轉身將信丟進了大廳裡的垃圾桶。

「我說我開玩笑的!」金俊秀緊張的也跑了過去,一把拉住了朴有天的手臂,看著那張被揉爛的信躺在垃圾桶裡。

他胸口相當喘的抓緊朴有天……。

「我不需要。」朴有天臉上沒有任何怒氣,倒是溫柔的告訴他,自己心底的想法。

金俊秀皺著眉頭,眨了幾眼,並且問他:「我這樣是不是很任性很過分?」

也許自己會扼殺了朴有天的好姻緣,為什麼他這麼想阻礙那女孩的告白?

「少爺,這不是過分。」朴有天臉上雖然沒什麼笑容,可聲音卻相當好聽,哄的金俊秀平穩了起來。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又繼續聽朴有天說下去。

朴有天只是輕輕拍著他的背,告訴他,「這只是佔有慾,少爺的佔有慾。」

只是對一個僅屬於自己管家的佔有慾。

這沒什麼不好的,我的主人。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