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很自然就把朴有天推上了床,他一腳就跨過朴有天的腰際,笑得很開心的就坐在他的小腹上。

「我會好好對待你的。」金俊秀搖頭晃腦的說。

雖然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跟朴有天也蹭這麼久了,其實也無所謂了。

朴有天一聽見這話,臉上雖然沒什麼表情,可心底還是有一絲的害怕。

看現在的這種狀況,貌似對他不利。

「少爺。」

「嗯?」金俊秀的小手就放在他胸膛上,正笨拙的替他寬衣解帶。

「讓我來服務您。」這才是做為管家應該要做的事情。

金俊秀還沒給予回應他就摟住了金俊秀翻過了身。現在位置顛倒,攻守互換,由於太過情急,金俊秀緊張的扯壞了朴有天襯衫上的鈕扣。

置於金俊秀雙腿間的朴有天,他不在意那顆鈕扣,但他很介意一件事情。

「少爺有潤滑劑嗎?」他很直接的就問。

金俊秀聽得臉紅脖粗,小手就放開了朴有天的襯衫,敞開的衣裳讓金俊秀不禁的偷瞄,「有啦,在那個矮櫃裡。」

朴有天伸手就將矮櫃的抽屜打開,雖然不太明白普遍的潤滑液的樣子是如何,他一瓶瓶的拿著,看了這面的英文字。

應該就是這罐了吧?

「是這個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問問金俊秀。

「嗯,同學說他很好用。」金俊秀還是紅著臉說出這種有些羞人的事情。

朴有天縱然是個做事利落的管家,但對於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

他與那罐潤滑液對望許久,金俊秀瞧他都沒任何的動作,便問:「不會用嗎?」

「不熟悉。」

「那我來好了。」金俊秀伸手就想拿過那瓶潤滑劑,不過朴有天卻將手抽了回去說:「不,我來。」

這種事情有一半是靠本能,所以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金俊秀心底是喜又是憂,兩人都沒有過的他們,其實還挺緊張的。

朴有天將潤滑液放一旁,他低身就開始吻金俊秀唇,金俊秀根本還未做好防範,突如其來的攻勢讓他無意的用粉拳敲打朴有天的肩。

不過朴有天倒是很專業,吻完金俊秀的櫻唇,馬上就往金俊秀的脖子啃去。

「開始要說一下……。」金俊秀紅著臉不滿的說。

當朴有天的舌碰上了他的頸脖子,那種滑嫩的感覺讓他的身子發顫,其妙的酥麻感讓他慢慢的閉上了眼。

朴有天這回真有把話聽進去,在他脫了金俊秀身上的遮蔽物時,便說:「我要開始了。」

也許不說比較好,說了金俊秀又不好意思了。

朴有天輕輕的在他身上碎吻,他指尖輕輕的摸著金俊秀胸膛上的刀疤,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若金老爺沒有出面阻止,金俊秀胸膛底下的心臟可能就是他的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他在另一處又會是喜還是悲?

差點就飛往藍天的他們,他們已忘記自己又是如何回到陸地的。

「很醜嗎?這個疤。」金俊秀發現他沒了動作,就盯著自己的由胸膛至肚臍的刀疤瞧,他以為朴有天不喜歡這種疤。

「不醜,很美。」朴有天低頭輕輕的吻著它。

這種美麗是金俊秀活著的證明,也是他們能在一起的證明,所以一點也不醜。

能有這道疤,真好。

朴有天說完,霎時的加強力道開始肆虐金俊秀的身子,他毫不憐惜的舔嗜著金俊秀早已發紅的蓓蕾,金俊秀這麼被咬著,難耐的呻吟便出了口。

金俊秀抓緊了他的肩膀,喘著氣任性的說:「不要一直咬……」

朴有天光是看金俊秀胸膛的起伏就可猜到他的身體有敏感。

他這回沒有再順從金俊秀的意思,他輕吻著金俊秀的頸子,還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只要慢慢的吻著金俊秀的脖子,他就會舒服的像貓一樣閉少眼,然後發出悅耳的聲音。

「嗯嗯……。」

果然第一次還不是很熟悉,不過多做幾次的話,也許朴有天能做得更好。

朴有天另一手在金俊秀無防備之下便握上了他的脆弱,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金俊秀打了個顫,可當朴有天漸漸的開使用大掌摩擦時,感覺又不一樣了。

「嗯……好奇怪……。」金俊秀輕聲的呢喃幾下,身體便不由自主的隨著朴有天的節拍有了動作。

朴有天手中的速度慢慢的加快了起來,金俊秀心臟跳動就快了幾分,他緊緊的抱著在自己身上的他,雙腿更是張開了些,方便了朴有天。

金俊秀的脆弱吐出的熱液潤滑了朴有天的手,讓朴有天得以對他繼續的為所欲為。

「啊……有天……」下腹的快感竄流,讓金俊秀更是緊張起來。

「是。」他回。

不過金俊秀喊他不是想說些什麼,只是一種舒服的象徵而已。

金俊秀抓著他的後頸便與他深吻了起來,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吻朴有天。

朴有天給予他更多的舒適,而他也就纏著朴有天的舌不放,嘴上縱然是被堵住,也難以讓他吞沒自己的舒服聲。

「嗯…嗯……」

呻吟與熱氣相同的交雜,更是提高了他們彼此間的溫度。

朴有天沒想過金俊秀的嬌聲竟能這麼悅耳,於是他也不顧一切的為了滿足自己,更放肆的縱容金俊秀。

「啊哈……要出來了……嗯……」

金俊秀說出了實話,他感覺自己的脆弱似乎已快達盡頭,而他也快支撐不住這樣的快感。

「啊……」

白濁的液體就灑在朴有天的掌心裡,朴有天吻著正在喘氣的紅唇,然而利落的就往金俊秀的股間探去。

金俊秀邊吻著他邊替他解開他身上的衣物,不過因為褲子脫不到,他也就算了。裸露於這淫迷空氣中的寬肩,漂亮的鎖骨呈現在金俊秀面前,他不禁就的朝著他的肩啃咬上去。

朴有天沒說什麼,他任金俊秀咬著他,將所有的熱液都抹上金俊秀的後穴後,他又拿了潤滑劑過來,倒在自己的手心中,又朝著金俊秀的幽穴探去。

他沒預警的一指就往金俊秀體內探了進去,金俊秀皺起了眉頭,吃緊的就往他鎖骨用力的咬。

朴有天曉得金俊秀大概是不舒服才會這麼反抗。

於是他慢慢的替他擴張,慢慢地……

金俊秀曾說過這罐潤滑液很好用,在朴有天盡可能以侵害最小的方式拓展時,金俊秀的身體有了異樣。

「很熱……。」金俊秀突然的說。

他的身體越來越紅潤,變的會自己用身體向朴有天索取更多的愛撫。朴有天本來還不太清楚狀況,可當他瞧見金俊秀的脆弱又開始抬頭然後磨蹭著他的腹下時,他便猜想,這罐潤滑劑是有問題的。

「你快點……」金俊秀開始任性的命令他。

果然是催情。

這罐潤滑液有催情的效果,怪不得金俊秀會催促著他。

當他認為金俊秀後穴已足以容納自己時,他這時才慢慢的將褲子脫落,然而將自己的寶貝慢慢的放進去。

不如手指的大小,突然的巨大讓金俊秀不太能適應,他又咬了朴有天的肩膀不放。

「少爺痛嗎?」朴有天關心的問。

金俊秀用力的咬著他的肩,卻搖頭說:「不痛。」只是感覺很奇妙。

朴有天沒有繼續動作,他似乎在等金俊秀更適應自己時才會開始在進行。

「可是我的肩膀很痛。」朴有天笑說。

這不是種怪罪,只能算是甜蜜的抱怨,他不用看也能知曉自己的肩膀上肯定留著金俊秀不少齒痕。

不過金俊秀還是沒理他,只要有什麼不適,他就咬他。

朴有天先嘗試著緩出緩入,也一同習慣著金俊秀體內的溫度,這樣緊緻的窄穴,包覆著自己,有些超乎尋常的舒服。

也許是潤滑液的效果,讓他也變得有些催情,控制不了自己的理性。

待金俊秀沒再咬他的肩膀時,他才開始加速的動了起來。

「嗯嗯……。」漸漸有了快感,金俊秀又開始喘了氣起來。

朴有天吻著金俊秀最敏感的肩膀,將他們彼此的興致提到最高點,他便開始在金俊秀的體內衝刺。

響亮的撞擊聲,與穴裡發出令人聽了都羞恥的聲響,再加上金俊秀無可抑制的呻吟,各個都挑戰著朴有天理性的最低底限。

當金俊秀下意識的將雙腿環上朴有天的腰際時,朴有天變曉得,這是他們淪陷的開始。

他會一步一步的將金俊秀吞噬……

讓金俊秀離不開自己,也讓自己離不開金俊秀。


隔天,美好的早晨照射著床上的兩人,朴有天慢慢的睜開了眼,他先是看著趴在自己胸膛上睡著的金俊秀,又再次的朝著陽光的方向看去。

他輕輕的抱著金俊秀,拍著他的背脊。

這回他不用再擔心金俊秀會遠離自己了。

他側了身又將金俊秀摟進了自己的懷裡,低頭就吻了那微啟的紅唇。

雖然我不是一個很棒的管家,但因為你簽了我,所以我有義務在你身邊一輩子。

他不奢望下輩子能再在一起,他只希望他們的這輩子,能有對方相伴。

「俊秀,我喜歡你。」

最後才說出自己心底的話。

可他卻未發現,他一同說出了他們彼此的心聲。

金俊秀突然笑了起來,他閉著眼往朴有天懷裡蹭去。

「我聽見了。」他笑說。

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金俊秀本以為沒能再聽見的節奏,現在能再次的聽見,這是一種奇蹟與幸福。

金俊秀也抱住了朴有天,靠在他滿是自己齒痕的肩膀上,輕聲說:「我也喜歡你,有天。」

一個不適任的管家,跟一個任性的主人……

兩個傻瓜,勝過一人的孤寂。

喜歡並不是種沉重,而是種分擔。

「還有下次嗎?」朴有天突然的問。

只練習一次的話,其實不怎麼足夠。

金俊秀聽見這話,抬頭看著他笑問:「你玩上癮了?」

他低頭就堵住金俊秀的嘴。

其實……在很早以前,他早就上癮了,上癮……

很久了。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