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被通知馬上進行手術時,金老爺與朴有天並沒有回病房。

他皺著眉手中握著朴有天的白手套,他拒絕穿上手術衣,在病床上抗拒的他,害怕的流出了眼淚,「我要看見我爸還有朴有天!」

為何這兩人一去就沒再回,而究竟是發生了何事讓醫院決定替他馬上換心?

「金先生,請您配合,保存心臟的溫度有限,我們得馬上進行!」沈昌珉耐心的解釋,又馬上抓住了他,一旁的護士利落的替他換上了手術衣,金俊秀越來越喘,漸漸的無力起來。

連這點反抗的力量心臟都不給他,僅剩的力量只能抓著朴有天的手套不放,他臉上滿是淚水,哭說:「誰是捐贈者?」

沈昌珉將他的病床推出了病床,喘著氣說:「捐贈者匿名。」

為何他連知道是誰捐贈心臟的權利都沒有?

朴有天究竟去哪裡了?

他真的就這麼有勇氣的放棄了他,離開了他?

「有天呢?」金俊秀視線沒有看沈昌珉了,他看著醫院裡閃過的天花板,一亮一暗燈光,讓他眼花。

沈昌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便往手術更衣室跑去,任護士將金俊秀推進了手術房裡頭。

「有天呢?」

仍然沒有人回答他這個問題。

「我將馬上替您進行麻醉,在您醒來時,肺部因麻醉會產生許多痰,記得要將痰吐出。」麻醉師職業性的提醒,但金俊秀卻一字也聽不下。

「等等我會為您插管,也許醒來後喉嚨會有些疼痛,那是正常現象。」護士也按職責範圍告知他。

可金俊秀想得全然不是醒來之後的問題。

他在想,他該不該醒過來?

如果醒過來的世界是沒有朴有天的世界,那麼還值得他再次的睜開眼嗎?

他落下了眼淚,麻醉師替他注射了麻醉劑,他感覺麻醉藥由自己的左腳往上攀爬,順著血管的流動,攀上他的肩,他的頸。

最後麻醉掃過了他的頭,他閉上了眼。

也許我不該再醒過來……。

沈昌珉刷好了雙手戴上了手套後,確認了金俊秀的狀態後,手術便開始進行。

送進的新鮮心臟,在最後一個步驟上,沈昌珉成功將新的心臟移植進金俊秀的胸膛裡。

「不妙。」麻醉師突然說,「他的神情不妙。」

「血壓持續降低,心臟沒有跳動。」護士也緊張的說。

沈昌珉皺著眉頭,心想自己的醫術不可能會失敗。

他伸手壓著金俊秀的心臟,按照著頻率幫他按摩,但仍是毫無反應。

「金先生!」沈昌珉突然的大喊。

他沒有放棄替他按壓,額頭被逼出了汗水來,「金生先請您堅強!」

金俊秀就像是睡了一樣,只是似乎不打算再醒過來。

沈昌珉心跳越來越快,究竟是為何金俊秀的心臟不會跳動?

他手中持續的替他按壓,眼神看著睡的祥和的金俊秀。

『有天呢?』

沈昌珉腦中突然的浮現這麼問題,在他臨走以前,他似乎聽見了金俊秀這麼問他。

「金先生!您務必醒過來,朴先生等著您!」

沈昌珉越說越激動,「您放棄就沒有機會再見到他!」

放棄……?

「您不能放棄!」沈昌珉看著時間,就差一分鐘了,再不跳就沒有機會救活了,「金先生!相信我,朴先生等著您醒來!」

信還是不信……?

眼看僅剩的最後一秒,金俊秀的心臟選擇跳動。

在場沒有人發現,被麻醉的金俊秀,手心卻緊緊的握著朴有天的手套。

我相信,當我再睜開眼時,能再見到朴有天。

我相信你,沈昌珉。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