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金俊秀身邊的日子裡,朴有天雖然不討厭,但卻也增添了不少的麻煩。

「少爺,我想我們還是分開睡。」朴有天替金俊秀脫了睡衣,在他面前輕輕的說。

金俊秀身體已漸漸的下滑,很多事情他已經都沒辦法自己動手,只要稍微沒控制好心臟就不聽話,以至於連穿衣服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落給了朴有天打理。

金俊秀眼裡有些的哀傷,皺著眉問:「為什麼?」

朴有天手上的工作沒有停歇,他拿了制服襯衫往金俊秀的身體套上,「我怕我早起吵到您。」

「才不會。」金俊秀嘟嘴又搖頭說。

最近的他,總覺得自己已經快一覺不醒了,若能被朴有天吵醒,他還比較高興些。

「少爺。」朴有天將金俊秀的扣子扣好,看著他的眼,臉上似乎有些微笑,「我對您會有遐想。」

金俊秀沒有站起身讓朴有天換褲子,他伸出了雙手一把就環上蹲在眼前的朴有天,慢慢的勾著他的後頸,莞爾笑說:「那你就盡量想。」

也許真正說起來,他們心中有許多的畫面以及渴望,就只剩下遐想能彌補他們心中的空缺。

「以前我沒這麼希望我的身體能好起來。」金俊秀環在他後頸的手漸漸的鬆了起來,「不過現在倒是挺希望能好起來跟你胡搞瞎搞。」他放開了雙手,乖乖的坐在床上看著朴有天。

朴有天垂了眼,他看著金俊秀的雙手,為什麼要選擇放手?為什麼不能就這麼牢牢的環著他不放?

金俊秀看朴有天若有所思的樣子,於是嘲笑自己的說:「那些可能最後都只是夢。」

人要有夢才會美,但光是只有在腦子裡頭的夢,沒有實現的一天,那麼生命也不可能完整。

從一開始上帝就沒有給金俊秀一副完好的軀體來實現他的夢,那麼金俊秀的生命,會不會就不完整?

朴有天伸過了手,他捉住金俊秀擱在大腿上小手,又替他環上了自己的頸子,「這不是夢。」他說。

金俊秀的夢不會只是夢,這點他很曉得。

為了要讓金俊秀完整,他可以替他實現金俊秀所想要的夢。

「我可以替您實現任何的事情。」朴有天堅定的說。

他不懂自己為何這麼能有把握,他也不想去探究金俊秀到底值得讓他付出多少……

金俊秀用力的抱住了朴有天,他這回牢牢的抱緊了他,他明白自己的心臟可能撐不了多久,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想再浪費任何的心跳。

「有天。」他下巴就靠在朴有天的肩上,雙眼含著淚水的看著前方。

「是。」朴有天也輕輕的抱住了他,慢慢的拍著他的背脊。

強而有力心跳聲,每一下的振動都傳遞至朴有天的胸膛。

「我今天不想上課。」金俊秀的淚水沒什麼刻意,自然的被朴有天的衣服給吸收。

朴有天曉得自己的肩上的熱度就如同上回一樣,金俊秀還是哭濕了他的肩膀。

「是,少爺。」

「以後,記得你起床時就叫我。」金俊秀仍沒有放開他,在他耳邊細語:「無論如何,都要叫醒我。」

「是,少爺。」他淡聲說。

金俊秀離開了他的胸膛,自己脫了身上的扣子的衣服,然而又慢慢的將自己的睡衣穿上。

「你要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金俊秀看著站在眼前的朴有天,「我若離開,要好好替我照顧我爸。」

朴有天臉上什麼表情也無,可他這回總算明白金俊秀的離開是要去哪裡。

很抽象,但很好理解,也就是金俊秀經常抬頭看的藍天裡……

他要去那裡。

「我不會讓您去。」朴有天又將他的衣服折好,掛上了自己的手臂。

這話說的堅定不移,而他也確信無論自己用了什麼手段,他都不會讓金俊秀去那浩瀚無垠的藍天裡。

「您的歸宿不是那裡。」朴有天退了幾步,看清楚了金俊秀的表情。

金俊秀紅著眼眶的對視他,眼中的迷霧似乎還參雜了許多猶疑。

「您的歸宿……不會是那裡。」

他發現了,金俊秀只要想逃避現實就會望著藍天,他想把自己依託給藍天……伸手觸不及的地方,是金俊秀想去也是想逃避的地方。

「什麼?」金俊秀聲音顫抖的問他。

「您只有一種選擇,活下去。」

金俊秀流著眼淚,他又抬起頭看著朴有天,哽咽道:「那是奢望,活,對於我已經是一種奢侈的要求。」

朴有天心疼的皺了起眉頭,他們彼此好一會都沒說話。

「少爺。」

朴有天俐落的將衣服放上了金俊秀的床邊,他蹲了下身子,慢慢的將金俊秀抱入自己的懷中。

只要靠上那胸膛,金俊秀就不懂如何控制自己的眼淚,似乎這些眼淚很明白,只有朴有天一個人能容納它們,能接受他們。

「我是您的奢侈品。」朴有天輕輕的吻了他的頸子,「請為了我這個奢侈品,活下去。」

因為奢侈,所以值得。

越值得的東西,就越令人痛苦。

「好。」金俊秀抱緊了他說。

沒有盡頭的承諾,不會實現的承諾,他們還是不斷的給予對方……

但這又何妨?

希望是人所創造的,任何的承諾都會有希望,只是龐大與渺小的差別而已。

活著並不難,只是當自己想活,而上帝卻如判死刑般的不讓你苟活時,這才是難。

然而朴有天想逆轉裁判……

所以他告訴金俊秀,他會讓他活下去,哪怕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