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緩緩的睜開了眼來,他總覺得自己眼前似乎有什麼東西擱在臉上,他用力的吸著氣,感覺這空氣還真是異常的新鮮。

他迷濛的瞧著四周,這個地方他似互不陌生,好像在自己與沈昌珉炸裂某隻女吸血鬼時他也才來過這裡。

沒猜錯的話,自己應該是在醫院。

沒多久他眼前便出現了一個人。

沈昌珉低頭看著他,然而笑了起來,「唉唷,沒想到你又掛診了,被打得這麼慘。」

朴有天似乎醒了許多,拿時金俊秀進了自己的體內後,他便也沒有意識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根本一無所知。

「俊秀呢?」氧氣罩埋住了他的聲音,但沈昌珉還是聽得出他問了什麼。

「回去蓋房子了。」沈昌珉坐上一邊的椅子說。

「他眼睛好了嗎?」

「早好了,可能是因為用了你的眼力,想像自己也看得見吧。」沈昌珉很平常的又說,「他連絡我的時候已經很虛了,不過來到醫院時我讓護士替他輸了血。」

就僅僅這些,朴有天大概了解金俊秀一個人護著他,他受的傷究竟有多大。大到已經沒有任何的額外能力來替他回復傷口了。

他從不覺得自己這麼沒用過,光用腦子想,他什麼也說不出來,自己放在心中便默默的哭了起來。

「見鬼了,你哭點在哪?」沈昌珉還真訝異一向沒神經的朴有天竟然還懂得哭。

朴有天吸了一口養氣,沉著音說:「回去要被俊秀揍了。」

沈昌珉痞痞的笑了一聲,鄙視的看著他,「覺得自己沒用就說吧,沒人會笑你。」

果然是摯友,這種丟臉的事情不用自己說他便曉得,雖然沈昌珉嘴下從不留情,但至少還會替自己留點面子。

「睡吧,傷得這麼重也得休息。」沈昌珉看著他又說:「睡起來保證你會看到俊秀。」

朴有天也不曉得是真累還是哭累,過沒多久他就進了夢鄉裡。

沈昌珉看著朴有天的睡相,他能說,這可能是朴有天睡得最安心的一次吧。什麼大劫大難沒遇過,這次的遭遇肯定讓他徹底傷身又勞神,才會睡得這麼安詳。

雖然他不曉得朴有天與金俊秀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光看這傷勢,他能看出一些眉目。朴有天連命都可以不要。

這種可笑的堅持與毅力,他還真想恥笑他一翻。

可朴有天這行為也不經意的驗證了一件事情。

問世間情為何物?

沒錯,就是直叫人生死相許。

看來他對金俊秀用情不是一般的深,應該是深而不見底,闊而無邊際。

戀愛嘛……

沈昌珉輕笑了一聲,有時沒那能耐,還真碰不得。

而他也只能說,朴有天夠有能耐,才有辦法跟半人半鬼的金俊秀交往。也許這就是朴有天腦子結構異於常人的魅力吧。



果然沈昌珉並沒有欺騙他,他再次醒來後人已不在醫院,在一間像自己寢室但卻又有點不相同的地方。

他想,大概是金俊秀把房子重新想的比較符合人體工學吧。

自己什麼時後被送回來的,他還真不曉得,看來自己是睡死了。

他從床上坐起身,下意識就伸手摸著自己的胸膛,他拉開了衣服,看了一下自己算白的肌膚,什麼傷也沒有。

看來是金俊秀又幫他恢復了。

他穿起了室內鞋,走出了臥房,看著煥然一新的客廳,他心底還真有些高興,沒想到被炸裂的房屋能再重修,而且還換了一間算不錯的房子,重點是還不需要有預算。

他耳多隱約的聽見廚房裡有聲響,他慢慢的走了過去,果然是那熟悉的身影,正忙著做菜呢。

他站在廚房外看著裏頭的人,心裡覺得真滿足,至少他活到了現在,而且還是有金俊秀的陪伴下,他活了過來。

「去洗手吧,等等可以吃飯了。」金俊秀頭也沒回的就說。

朴有天愣了幾秒,可臉上卻笑了起來。他走進廚房,伸手就由後摟住了金俊秀的腰際,導致金俊秀難以行動。

「放手,去洗手要吃飯了。」金俊秀沒好氣的說。

「不放不放。」朴有天皮皮的說。

「我還沒跟你算帳呢。」金俊秀將瓦斯爐的火關了起來,嚐了一口湯頭。

「現在算好了。」朴有天說。

金俊秀放下了勺子,轉過身,屁股靠著琉璃台,雙手抱胸的瞪著朴有天看,「你就讓我說不聽,動不動就搞受傷,搞得滿身是血!」

朴有天雙手乖巧的擱在他腰上,像孩子被罵一樣的不敢回話。

「你是人,再怎麼樣都比我這種品種來的脆弱啊!」金俊秀又說。

那樣的沙啞又帶了一點憤怒的怒吼,其實聽起來不刺耳,還挺舒服的。

「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你要躲好!」金俊秀皺著眉說。

朴有天無辜的看著他,爾後又慢慢的湊近金俊秀,「我不躲。」

金俊秀瞪大了眼,抓住了他胸前的衣領大叫,「怎麼你都說不聽!」

「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我不會逃避。」

朴有天越說越近,聲音越來越低,最後吻上了金俊秀的唇。

「因為我好喜歡你。」他又說:「所以不管是人還是鬼,我都不希望你受傷。」

「可……」

隻字話語最後因朴有天又堵上了他的唇,他被迫又將話吞了回去。

唇齒間先是有些的抗拒,最後金俊秀揪住朴有天胸前的衣領也由緊至鬆弛。

誰也不曉得他們竟能在廚房裡狂吻了起來,朴有天又摟著金俊秀轉了一圈子,最後將他抵上冰箱上,纏綿而不黏膩的吻,誰都欲罷不能,不想放手。

朴有天瞇著眼看著金俊秀享受的神情,自己更是向前深深的給予熱吻。

他的雙眼這時卻也不經意的瞄中了在金俊秀身後貼在冰箱上的那張紙。也許他們能有今天,都是從那張立下字據的契約開始。

誰曉得那張紙貼上了冰箱後再也撕不下,他也未料過,自己也就有如那張紙一樣,黏上了金俊秀後,誰也都撕不下了。

金俊秀最後努力的推開了他,「吃飯……再這樣下去飯都涼了。」

朴有天不經意的咬了他右耳垂,輕聲說:「涼了可以再熱。」

他就擋在金俊秀面前,沒有讓路的意思。

金俊秀抿了被吻紅的嘴唇,看著他說:「下次你受重傷,我不會讓你睡了。」

「為什麼?」

「睡起來你就有精神亂來!」

朴有天呢喃了一下,但似乎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他伸手就往金俊秀的衣內摸去,可最後被金俊秀抓了正著,「不準脫,吃飯!」

結果,他們還是享用了這頓晚飯。

而金俊秀也邊吃邊說著,科特走了之後做了一些驚人的事情。這件事情,幾乎是讓是血獵的鄭允浩與金在中沒了頭路。

科特回到古堡後,他便列了死神名單,最後招喚了死神,將所有的吸血鬼一並帶走了。

至於去哪,沒有人曉得。死神的世界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未知。

但讓朴有天最驚訝的是,死神名單裡卻沒有金俊秀。

「他沒帶你走。」朴有天低聲的說:「還真該感謝他成全我們。」

不過金俊秀卻苦笑了一下,沒繼續接話下去。

他低頭看著自己碗裡的白米,筷子似乎不是很樂意動做,似乎想著什麼事情一樣。

「怎麼了?你不喜歡跟我一起嗎?」朴有天大口吃著飯,時不時瞄著金俊秀瞧。

「某種程度上不是很喜歡。」金俊秀抬頭有些仰笑的說。

「什麼!?我哪裡需要改進的?俊秀你別討厭我啊!」朴有天緊張得幾乎要將手中的筷子坳斷了,只見金俊秀嘴上那唯美的淺笑,霎時間還讓他看得有些得出神。

「把腦子那個洞補起來我可能會更喜歡你一點。」

「什麼?什麼洞?」

金俊秀搖了搖頭,也沒繼續說什麼。他只覺得,朴有天有時真的很可憐,連自己腦子破洞的事情都不曉得,看來也不能勉強他去修補了。

不過呢……

其實他最擔心的,還是跟朴有天的時間差距問題。

有時後話能說的滿,但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他的一輩子與朴有天的一輩子,這兩者之間能如何去平衡?

什麼人什麼鬼……老實說,他還真想只當個純人類,這麼一來就不用去擔心這些問題了。

「有天……你走了的話,我怎麼辦?」

突然改變了話題,讓朴有天愣了一會。

「跟我一起……走?」朴有天有些口吃的說。其實他不太明白金俊秀指的是什麼,不過要是他要走,還是會帶著金俊秀的。

「我是說,你老死了我怎麼辦?」金俊秀這次直接的說出他的憂慮,雙眉皺的緊,看得出他真的很擔心這樣的問題。

朴有天吃了口飯,沉思了幾秒後,便說:「把我想像年輕一點嘛。」

他低頭繼續啃著飯菜,就像是告訴金俊秀這種問題根本不是問題,比吃飯來的還簡單。

金俊秀最後笑了出來,也跟著朴有天一同吃著桌上的飯菜。

心底的溫度如何,他並不曉得。

但他卻明白,這樣的溫度剛剛好……

剛剛好能暖他這吸血鬼天生冰冷的心。


然而……

這種簡簡單單,平平凡凡的生活,

在經過了幾百年之後,亦會是如此。

直至世界的終點為止。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