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乘坐商務艙的機位,一大清早就被叫醒的他,飛機起飛後,隨意的摸索機位上的特別功能,沒幾下位置就躺平了下來,他抱著枕頭側著身子就閉上了眼。

這麼做是想讓自己疲憊的身子休息,而也想讓腦子停止想念金俊秀。

前前後後也不過過了幾小時,他卻發現自己腦子可笑的思念起了金俊秀。才這麼點時間,神經就控制不了,那麼往後的日子怎麼過下去呢?

他無力的睜開了眼,看著窗外的白雲,然後又輕輕的閉上眼。

目標,要達成金俊秀給的目標,還有他們的孩子。

「你怎麼這麼快就睡了?」坐一旁的金賢重很不解風情的搖了他的肩膀說。

朴有天似乎早已習慣金賢重這不上調子的性格,於是也痞痞的回:「累了不就睡一下嘛。」

金賢重看了他幾秒後,也維持了好幾分鐘都沒再回話。

可他再次問話的時後,卻是問了這問題。

金賢重輕聲的湊進朴有天耳邊,細聲說:「有天啊,你是腳開開的那個嗎?」

朴有天本已快進夢鄉的意識,這句話瞬間將他拉回了現實,而且精神還被嚇飽滿。

他爬起身看著金賢重,眼裡沒有太大的變化,他抿了嘴唇,也輕聲的回:「我是在兩腳中間的那個。」

「可是你長這樣……。」金賢重似乎還想說什麼,可頻頻卻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來描述。

「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朴有天輕笑的說。

「我還以為你是腳開開的。」金賢重對於自己的判斷能力嚴重的失望,落寞的朝著朴有天說。

「我家那個那麼可愛,我怎麼可能會是腳開開的啊!」

「是嗎?上回看見他的照片,我還以為你是腳開開。」

「照片跟本人往往有落差。」朴有天平躺回椅子上,笑說。

雖然自己的被誤認為是腳開開,但他也不覺得如何,反正對象都是金俊秀,要他腳開開他也不會有什麼意見。這麼說其實並不準確,可能是不會有意見,但他肯定會有一堆怨言。

正確的說,他不可能會是腳開開的。

「那麼……腳開開的那一方,不痛嗎?」金賢重更是壓低了聲子問。

對於這種事情,他真的相當好奇,畢竟他也是生平遇上朴有天這樣的人。不小心從直男被金俊秀扳歪成了正正當當的耽美男男。這不能怪罪金俊秀,只怪自己太情願被扳歪。

「技術好就不疼吧。」事實上問他,他也不曉得。但有時聽金俊秀在床上的聲音,他覺得應該是舒服的。

「你技術好?」

「你懷疑啊。」朴有天鄙視他一眼。

「喔。」金賢重也就識相的閉上嘴。

當然最後朴有天好心的告訴金賢重,這種腳開開的問題去問坐在前方不遠的金希澈調查出的結果會比他說的來的準確一點。

他以為金賢重是個聰明人,但這回換他估算錯誤,金賢重真如他的指示,屁顛顛的跑去問了金希澈腳開開的事兒。結果是可以預料的,金希澈除了對他臭罵一頓以外,還不忘在他腦袋上打了一記,他回坐位時還抱著自己被敲的頭頂,眼眶泛淚不情願的安分坐在位置上。

「他不告訴我。」金賢重揉著頭頂說。

朴有天心想,金希澈會告訴你才怪。

他慵懶的又側了身子,閉了上眼來。

雖說工作時間漫長,長的他總認為自己似乎沒辦法去忍受,去駕馭它。

但有時他還真忘記,生活上的重心會是金俊秀,會是工作,但仍有其餘的事物來潤滑他的生活,然而陪伴他度過孤寂,度過一個人的思念。

好在少跟筋的金賢重也與他一同前來,至少還有同伴。

縱使夜晚那般的寂靜的令人畏懼,可自己只要睡去,明日的陽光仍會等著自己。

克服是唯一的辦法。

想著金俊秀等著他回國,就憑這點動力,就足以讓他往目標向前衝去。

一切,都還只是剛開始呢。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