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翻著自己的行事簿,他眼睛睜的特大,明天就是歸國的日子了。

來法國並不是沒有收穫,他的照片似乎有被放進某有名雜誌的頁面裡,雖然金希澈說並不是很大的篇幅,但是能被放進去也就代表他們在法國的分公司很看好他。

怎麼說呢,跟金俊秀分開了一個多月,他至少能帶一點成就歸國找金俊秀了。

金賢重看朴有天那麼高興,門鈴響了也不知道開門,然而他自己便走向房門,將門打了開來。

朴有天根本沒有注意來者是誰,他依舊在自己的行事簿裡塗塗寫寫,等他回過神後,才發現轉過身是一位手裡端著高級洋酒以及兩個高酒杯的女人。

驚艷的打扮朴有天不可能不曉得他是誰。

他記得金希澈曾為他介紹過這個女人,似乎是登他照片雜誌的總監,鄭瓊,而且是個混血兒。

他曉得那雜誌很有名,所以他不敢輕舉妄動得罪這女人,但他還是率先的問:「賢重呢?」

「我請他將房間先讓給我們。」鄭瓊笑說。

朴有天沒說什麼,但他覺得這目的肯定不單純。

鄭瓊將洋酒放置桌上,優雅的打開了軟木塞,替他們各自倒了一杯酒。

他遞給了朴有天一杯,笑說:「喝吧。」

朴有天看著這紅久,猶豫了一會,不過還是喝了一口。

鄭瓊也不是一個喜歡斡旋的女人,他喝了一口酒後,很直接就說:「我需要你當我男友。」

朴有天本來就看著洋酒的眼睛,聽到這句話也沒有抬眼看鄭瓊。

「也許我們能結婚。」鄭瓊又說。

朴有天放下了酒杯,輕聲說:「你不可能不曉得我已婚了。」

他曉得這種大排人物的能力,要什麼有什麼,所以他直覺得認為自己應該被調查的相當清楚了。然而,他並不曉得這種模特兒界裡的骯髒勾當也會找上自己。

要他背叛金俊秀,那是說什麼也不可能的事情。他非常的曉得,全世界能無怨無悔的等著他的人就只有金俊秀,只要金俊秀在的一天,他的世界就不可能會有另位一人來替代金俊秀的位置。

愛情來來往往,但他很曉得,他跟金俊秀需要的不是誓言,而是忠誠。

什麼結婚證書,什麼登記婚,他們都不需要,他們的羈絆以及信任就足夠讓他們成為實質上的夫妻。

說什麼他也不可能答應鄭瓊的要求。

「我的條件能比你的老婆好,跟著我你不會吃虧。」鄭瓊認為自己具有優勢,所以才想讓朴有天再三的考慮。

朴有天看著窗外,冷冷的說:「看來你也沒有搞清楚狀況,我沒什麼物質需求。」

「我曉得你愛你老婆,但只需要一點背叛,我們就能得到幸福。」鄭瓊笑說。

「你找金賢重吧,我沒興趣。」朴有天語氣仍是平穩,沒有看鄭瓊。

鄭瓊似乎早料到朴有天並不是一個容易屈服的人,於是他說:「在當我進來這間房時,狗仔就拍到了,我們的事情將會被新聞炒作,最後你還是會因為不忠而被你老婆討厭。」

鄭瓊認為這是完美無瑕的作戰,從中挑撥金俊秀與朴有天的關係,他曉得,並沒有幾對情人真能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巨大消息,連喘氣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來得及相信對方?

朴有天並沒有怒氣,他曉得肯定是鄭瓊跟狗仔約好才來威脅自己,他看著鄭瓊脫了身上的衣服,身材完美無缺,一點瑕疵也沒有的像他走近,然而攀上他的身體,慢慢將他推上沙發,然而他就一絲不掛的坐上朴有天的大腿,得意的笑說:「你注定就是我的。」

「難道我會連男人女人都分不出來嗎?」朴有天冷道。

註定這種事情,不可能是鄭瓊自己說了算。對於朴有天,他知道自己註定的對象是誰,再怎麼輪也不可能輪到鄭瓊。

金俊秀對於他可以勝過他的生命,也是他生活的重心,要非金俊秀的鼓勵與支持,他是不可能來從事模特兒,如此一來也不可能遇上這種骯髒的事情。所以鄭瓊並沒有搞清楚,金俊秀之於朴有天的間的重要性。

染指遂多,自成習套。

所以無論是演藝事業還是像他這一行的才會誹聞滿天,是真是假也沒人能分清楚,但他並不想當事件的男女主角來炒作知名度。

「你是同性戀?」鄭瓊有點驚訝的看著他說。

「看來你調查的不夠徹底。」朴有天笑說。

他推開了鄭瓊,然而拿了掉落自地板上的衣服給他,只聽鄭瓊朝著他說:「但你也可試試女人。」

「這不是男人女人的問題。」朴有天鄭重的說出口,他臉上皺著眉頭,又說:「請出去吧,把我的室友叫回來。」

「你應該曉得,縱使我們什麼也沒做透過新聞還是會被誤解,既然你這麼排斥我,我也必須曉得你背後一直想保護的人是個怎樣的人。」鄭瓊似乎沒有放棄,要求歸國時想見見金俊秀。

朴有天沒有拒絕,他也明白一旦誹聞爆出要讓金俊秀相信自己並沒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就得當面對峙一次。

但是他害怕的是,金俊秀會寧可選擇誤解也不願再相信他。

這會最壞的情況。



果然,美好的假日的新文報紙頭條便是某大模特兒公司的總監鄭瓊與朴有天有染。

金俊秀眨了眨眼,他買了這份報紙,看來看去PO上的照片也只有女人進入朴有天的寢室而已。

不過說起來,這女人的身材真的很火辣,金俊秀心底有些怕朴有天會越軌。

但是今天也是朴有天歸國的日子,凌晨就能接到朴有天,到時後再問個清楚就好了。

雖然是半信半疑,而家人也頻頻的打電話慰問,可這些懷疑跟猜忌中就是於事無補,不過其中朴有煥提出了一個很棒的條件,他說若他哥真的出軌了,那麼他回國他會把他綁在床上,讓金俊秀反攻一次。

朴有煥能開出這麼大的條件,看來是沒有人相信朴有天會越軌。

所以他也應該相信朴有天的為人,畢竟全世界就他與朴有天最熟,從落地開始就認識了,這樣的信任再不夠踏實,那麼他相信這世界就不會有所謂的信任了。

五味雜陳的心理,讓他想起昨晚朴有天還刻意打了電話告訴他要他去機場接他,他不願座保母車。

也許朴有天是想給他重重的一擊,也或許是朴有天太過思念他,不想再一個人坐車回家。

那麼他寧可相信後者。

然而,這一天當中金俊秀一個人就坐在客廳裡發呆,最後便睡著了。

他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看了看時間其實也差不多,他洗了個澡後,搭上了外套便開車前往機場。

這一路上他沒有開啟音樂,一個人沉靜的開往機場。

他來到了入境接待廳,選了一個好位置站著然而看著時間,也差不多該是朴有天出來的時候了。

凌晨時分讓他有點不能適應,不過好在他一整天都在睡,才得以熬過現在這種時刻。

金俊秀看見了金希澈先走了出來,金希澈一見金俊秀就馬上來到他的面前,小聲的問:「你看到誹聞了嗎?」

太突然的問題讓金俊秀不知所措,不過他還是點頭了。

「假的假的,不要信。」金希澈說完後就快步的就離開了。

接著又是金賢重出海關,他也看見了金俊秀,然而痞痞的前來打個招呼,笑說:「你好你好,我是有天的同事,我看過你的照片喔,聽說你是腳開開的。」

他說完後就走了,其實金俊秀不太明白這人出現的意義在哪裡,但他也沒管那麼多,又看著自動門後的海關,他望到了帶著墨鏡的朴有天。

不過朴有天身邊似乎真的帶了一個潑辣的女人,他皺緊了眉頭,等到門打開後,果真是朴有天走了出來。

金俊秀很自然的揮了手,而朴有天也笑臉迎人的走過來,只不過後面確實跟了個女人。

朴有天人都還沒跨過柵欄手就越過柵欄摟著金俊秀吻一口。

「這裡有人啊!」金俊秀打了他的腦袋說。

朴有天並不在乎,但卻說:「我曉得很晚了,不過等會有事情得麻煩你。」

金俊秀很直覺的就看了那女人一眼,問朴有天:「什麼事?」

朴有天拿下了墨鏡,很平淡的說:「告訴他,我有多愛你。」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