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將撤銷的結果告訴了金在中後,金在中的第一時間聽見,情緒是又喜又悲。

『我成功的撤銷了。』

『真的!?』

『下周第三系列會出產。』

『呃……是。』

鄭允浩的意圖難道不明顯嗎?他看著男廁裡頭的平面鏡,一拳就想朝著鏡子裡頭的自己打去,他沒想過自己真有這天得如此狼狽脫下自己的褲子讓人拿去做實驗。現在想想,他當初的決定根本就不是什麼盡朋友道義,而是與鄭允浩簽了一張悲慘的賣身契。

鄭允浩的言行舉止都很正直,不過讓他最不明白的是,怎麼鄭允浩連在這種事情上都能說的一點都不覺得羞愧?

今天就是第三系列送交加工商的重大日子,本以為鄭允浩會召集所有高階主管一同討論此次系列的設計項目,結果鄭允浩並沒有這麼做,卻只有找他一人,要他去鄭允浩的辦公室找他。他接到電話的當下劈頭也想順便告訴鄭允浩自己不幹要辭職的事情。

但是這種話他說不太出口,再如何,脫褲子的條件都是他自己開的,是男子漢就得說到做到,他只能可惜自己不是女人,不然擅變就能夠成為他的權利之一了。

「鄭先生。」他敲了兩下門,掐住了自己跳得快的心臟,鎮定的說。

「你稍坐,我將這些東西用完一下。」鄭允浩沒有抬頭看他,似乎是真的有些忙。

不過此時此刻他根本就沒有耐心等,他緊張得半死,就怕鄭允浩馬上要叫他脫褲子。他害怕得緊緊拉著自己的褲頭,也不管鄭允浩是真忙還是假忙,他啟唇就問:「叫我來,是想測是第三系列的性能嗎?」

鄭允浩聽見這話,不能說沒有被震撼到,至少鄭允浩是抬起頭來看著他回答這道問題,「如果真要測試,你願意?」

他被鄭允浩這句話給搞混淆了,怎麼搞的不是鄭允浩想脫他褲子,而是他想脫褲子給鄭允浩看?不過男兒還是得有點男子氣概,他穩住了自己紊亂的氣息,低聲說:「當初不是這麼說好的?」

鄭允浩眨了眨眼,眼神似乎是慢慢的飄向他緊捉在褲頭上的手,「我知道你不願意。」

這樣的答案也真夠善解人意了,他很想不拘禮節的就抱緊眼前超級無敵霹靂正直又會觀察事理的鄭允浩,如果下周與金俊秀還有崔珉豪去酒吧喝酒,他一定會極力在他倆面前推薦鄭允浩的好。若是金俊秀與崔珉豪決定要辭職,那麼可以選擇鄭允浩的公司當第二頭路啊。

他心中甜滋滋的,不過在他還沉浸在鄭允浩的好意裡頭時,鄭允浩又沒給預警的潑了他一桶冷水,「雖然不用做測試,但是你還是得實現你的諾言,任何事情你都要配合。」

他傻眼的看著鄭允浩收拾桌上的資料,沒幾會鄭允浩就開始告訴他今天叫他來的目的是什麼,說真的,其實也沒什麼,就是討論第三系列要搭配什麼顏色等等問題而已。不過最讓他出乎意料的並不是開頭,而是在會議進入尾聲後的結果。

「那麼,大概就是這樣。」鄭允浩有些疲憊的蓋上資料,突然又說:「是說,我這星期六得去相親。」

他聽見了這話,並不明白為何鄭允浩會跟他說這些私事。

「但是我對相親這種事情沒什麼概念。」鄭允浩誠實的又說。

他心想,難道告訴他,他就會有概念嗎?雖然他的把妹點子很多,不過這些點子適用在鄭允浩身上是一點也不合適阿。

「所以……你有什麼打算?」

「我需要找人練習。」鄭允浩直接了當的說。

「咦?」

「我要找你練習。」

驚天動地的消息,他聽了差點沒斷氣。

「你說你會配合我任何的事情。」鄭允浩又補充道。

「是這樣說沒錯……。」他是含淚又是飲恨的說。可他又不是女人,這樣練習有什麼屁效用?

「那就請你今天晚上開始住我家。」

「不是吧?只是練習需要住你家嗎?」他的藍眸不解的看著鄭允浩問。

「你說你會配合我任何的事情。」鄭允浩又再次提醒道。

「是這樣說沒錯……。」他認了,真的心不甘情不願的認了這句該死的概括條款。

可他萬萬沒想到,所謂的『練習』,並非他所想像得如此簡單,不是小孩的扮家家酒,而是真槍實彈的家家酒。

真正的苦難,才正要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