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通了那電話後,朴有天做起事情來都特有精神。

他看見公司間的同儕都會微笑打起招呼來,這點讓與他飯店同寢的金賢重有些的不適應。

金賢重一般來說也不是一個主動會打招呼的人,除非熟悉,不然從第三者角度看著他,大約有九成以上的人會覺得他似乎不是這世界的人。

「你高興什麼啊?」金賢重趁著化妝師換工具的空檔,快速的問了一旁的朴有天。

朴有天一被這麼問,很滿足的微笑起來。

「不準笑,妝化不上去!。」化妝師沒好氣的說。

模特兒等著化妝的人多著呢,當然會煩躁,尤其還在金熙澈高度的壓力下,誰不煩悶呢。不過朴有天並未因被遷怒而自己也怒,他第一次覺得,以前國文課本裡有個周敦儀曾寫過這麼一句話。

出淤泥而不染。沒錯,這彷彿就像在說他,不過他臭美的成分還是多了一點。

「我跟俊秀快有個孩子了。」朴有天也趁著化妝師換裝備時趕緊的說。

金賢重先是沒回應,等他反應過來,像是彈了起來一樣,快速轉過了頭看著朴有天,「他懷孕!?」

話題就終止到這,因為金賢重臉上的眼線因他轉頭的速度太快畫歪了,結果被化妝師打,而朴有天也被金希澈罵,兩人就在此之後,都不敢在化妝室聊天。

但是朴有天高興的氣息並沒因此減弱,兩人在等待換衣服時,又聊了起來。

「俊秀怎麼可能懷孕!」朴有天小聲的說。

金賢重穿上了褲子,很正經的說:「沒懷孕怎麼有小孩!」

「你當他是袋鼠男人啊!收養!可以用收養的。」朴有天踹了他一腳說。

金賢重無辜的看著他,但他卻不敢跟朴有天說,其實他就是以為金俊秀是袋鼠男人,不然豈有兩個男人會在一起的道理。

所以就連金希澈,他也覺得他是袋鼠男人,但是這種話只能放心中,不能說出來。

總而言之,無論是何者,朴有天都不在乎。

至少金俊秀打電話來跟他說他想要孩子,這其實跟報喜沒什麼兩樣,想像一家三口的那情景,自己不禁就會露出幸福的笑容。

「朴有天該你拍了,笑那什麼花癡臉!」金希澈沒給好臉色喊了朴有天。

朴有天點點頭,上了攝影棚裡沒幾秒,方才的笑容他全然的掩蓋,拍出這回雜誌所需要的感覺。

雖然自己還不能上封面,僅能是小小角落的一個小小模特兒,可這其實也無妨,人總不可能一開始就是最好,也不會那麼幸運總是平步青雲的就上了封面。

他盡自己能力將從金希澈的公司所受訓的技巧發揮,攝影師最後還誇讚他是失誤最少的模特而,有潛力。

讚美縱然聽的美滿,不過卻也比不過金俊秀有喜還的美滿。

朴有天脫著衣服,腦子裡想著,那麼是要兒子,還是女兒?

不論是什麼,其實都不錯。不過他曾聽朴媽抱怨過,兒子並不好養,活生生的例子不就他親生弟弟朴有煥,房間亂的像是被槍打過一樣,而老是往外跑,然後又喜歡玩網路遊戲,看上去男生的陋習還真多。

但他的個性卻與朴有煥相反,朴媽還曾這麼跟他說,他覺得生到自己,像是生了個乖女兒。

家事內勤都替他打理好,說上來就是體貼。

朴有天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呆滯了許久……

女兒,就女兒吧。

他自己想著想著,看著鏡子裡微笑的自己,滿足的又穿著另一套服裝去攝影棚等著拍攝。

而這麼一塊大鏡子裡頭,他卻從未發現,有著另一雙眼盯著他瞧。

炙熱的眼神,卻因朴有天還沉浸在與金俊秀的幸福裡頭而被忽略。雖沒有被發現,但她的眼神卻也無退縮之意。

俗語曾說過這麼一句話,死會還可以活標。

縱她曉得朴有天已死會,但她也不是無活標之可能。

等待時機成熟,也許她會試著告訴朴有天,他需他這樣的男人。然而叫朴有天喜歡的人,出讓他給她。

這時的金俊秀,做著幼稚園小朋友明日的遊戲卡,卻不經意的打了一個噴嚏,將還未護備的紙張吹落了桌上。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頭,吸了一口後,又再一次的打了第二個噴嚏,家裡的電話就響了。

「喂?」他有些鼻音的說。

「俊秀,我好想你。」朴有天心情非常好的說。

怪不得……

他打了噴嚏。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