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與朴有天兩人趁著有假期時後開始搬新家。

那棟透天套房裡面的家具早已被設計師先布置過一翻,大多數的家具都不用買,就搬一些生活用品,一些衣服換個地方堆疊。

金俊秀一進新家,那新家的味道撲鼻,非說是難聞,倒是有種令人覺得有新的開始之感。他手頭抱著紙箱,然而緩緩的走進客廳,上了二樓,走過了他們未來小孩的房間,來到了他與朴有天的臥房。

後頭的朴有天也跟上了腳步,來到二樓,站在金俊秀身後。

「怎麼了?」朴有天疑惑金俊秀為何停下。

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睡一起好嗎?」

「不好嗎?」朴有天歪著頭問。

金俊秀嘴角微微笑笑,然而腔調有些的含糊,「俗語說夫妻常溺一起容易發霉,就會不愛對方。」

朴有天聽了這話,點著頭,「我是聽過,可我們不會發霉。」

金俊秀抬起腳步走進了臥房,將東西放下,「為什麼?」

「因為我們會滾床單。」朴有天笑說。

「虧你想得出來,我拒絕的話你不就一人等著發霉了?」

「所以你不能拒絕的我邀請嘛,為了不發霉。」朴有天坐上那柔軟的床,看著金俊秀開心的說著。

金俊秀只是搖著頭不想回應這歪理,可自己也笑得開心。

雖說許多書本上曾說過,人要愛一個人一輩子是不可能的,金俊秀也明白,不然何來那多出軌或離婚案?可他認為,人縱有七情六慾,容易換情人像更衣一樣快,可他還是一廂情願的相信,朴有天就算最後不要他,不愛他,他們也能一同相處一輩子。

一來他曉得愛情有所謂的時效日期,期限屆滿,東西就開始腐爛,然而經過微生物的分解,他們終究也會變得像陌生人一樣。但二來他與朴有天就算不當情人,也能做朋友。

友情誠可貴,愛情價更高。但誰的持久度以及繼續度能長久,他腦子認為是前者。

夫妻相處到最後不是以愛情為生,而是以友情及習慣待在另一伴的身邊。

他偷偷的看了一眼朴有天,又低下頭整理東西。也許……他內心還是有些的渴望他們倆在一起會是因為愛,而不是朋友。

「你不用擔心我不要你的。」朴有天突然說。他人背對著金俊秀,擺著帶來的相框,還有一些的點綴小飾品。

金俊秀笑了一聲,看著他的背影說:「那你就得擔心我不要你。」

「你於心何忍啊?」

「背叛我就讓你出局。」

「一次就出局?」

「一次。」

朴有天看著坐在地板上的金俊秀,他走了過去,也坐了下來。

「我不會出軌,就算到國外出差我也不會。」朴有天正經的說。

「現在擔保其實沒什麼作用耶,到時後就知道了。」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咋舌,「你找得出第二個像你的一樣的屁股嗎?」

金俊秀白了他一眼,「你就竟是愛屁股還是愛我?」

「愛你。」朴有天篤定的說。

何止屁股找不到第二粒與金俊秀相當的,就連金俊秀的個性ˋ笑顏ˋ脾氣,他也找不到第二個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兒了。

「所以你最近就會出國了?」金俊秀問。

「最近不敢說,但總有這一天。」朴有天玩著手上的海豚玩偶手撐著大腿說,「畢竟金希澈已傳達這樣的消息了。」

金俊秀點點頭,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雖然他有替自己安排許多活動,讓自己能將等待朴有天回國的時間好好利用,這樣他不覺時間過的慢,且日子也充實。但問題是時間再怎麼安排,人的體力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夜晚總得休息,然而休息卻又是一個人。

如果又睡不著,豈不是更慘?

「也許我會不管時差打電話給你喔。」金俊秀拿過他手中的海豚,輕聲的說著。

「我還怕你不給我打呢。」朴有天笑說。

有些事情其實沒有那麼難,只是往往人都會將它想的難,然而覺得這瓶頸的高牆是自己不可攀了。

現在電話網路無遠弗屆,想解相思還不容易?只是不能見到真人而已。但實質上,能在孤寂的時候接到家人的電話,身心的疲勞也就能自動的降一半了。

金俊秀在與朴有天談話的過程中,發現其實他們倆都長大了。從小時後在爬時,直到現在兩人靠自己的能力生活,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無論長短,他們卻時在面對處理自己的事物變的成熟一些。

他們倆協力的將箱子裡的東西整理完畢後,打算吃外食。大家都累,也沒人想煮,還是叫外賣的比較好。

當金俊秀走出房間後,下樓來到了電話旁,拿起了電話撥打。

朴有天則是在一旁看著這新家。雖然說兩人住現在還嫌太大,不過以後若有孩子那也算適中了。人口的增減問題而已。

這時亂晃的他發現了一個奇妙的東西。

在門口進來拖鞋後要走進客廳的那轉角,有著一面特大的全身鏡。朴有天站在那裡看著自己許久,想著其實有這東西也方便,如過換衣服還能來這裡看看全身也不賴。

可他曾看過某種算A的漫畫裡面也有這種鏡子。如果是攻方通常都會要求受方貼在上面讓他瞧自己的表情呢。

他回頭看了一眼金俊秀。

又轉回過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俊秀啊,你來看這個。」他叫。

金俊秀狐疑的就走了過來,「好大的鏡子喔!」

「你以後如果犯錯,這個就當懲罰。」朴有天不懷好意的說。

金俊秀皺著眉看著鏡子裡他們兩人,「懲罰?」

朴有天聽金俊秀反問,想必他是沒聽懂,而自己也不太想讓金俊秀懂,免得他說自己思想齷齪。

「沒什麼,今晚吃啥?」朴有天走回客廳邊說。

「鰻魚飯。」金俊秀說。

朴有天點點頭沒說什麼,他這人其實也不挑食,金俊秀喜歡吃什麼他就吃什麼。

於是今夜兩人等著飯,然而又整理著這新家。

新居落成之時,朴有天這樣說:「今夜是新婚夜。」

金俊秀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沒說話。

「鰻魚飯對男人不錯。」

「所以?」金俊秀挑起眉看著他。

「又為了不讓新床發霉……。」

「我想拒絕了。」金俊秀淺笑說。

「好吧。」

朴有天就像得不到糖的孩子一樣,臉上沒刻意的無辜,但看上去就真的很無辜。

金俊秀低了頭偷偷笑了一下,然而看著電視上播報的新聞,小聲的說:「等洗完澡如果有體力,我會考慮看看。」

朴有天傾身過去就摟著他,而鼻頭就嗅著金俊秀天生的寶寶味。

「不勉強的。」他說。

「那就勉強你好了。」金俊秀答。

「不行啊,都兩個月沒碰了。」

「那就只能勉強我了。」

金俊秀捏著他的臉笑著說道。

勉強誰其實都不打緊,終會有一方體諒讓步。

然而快樂的滾床單,好讓床褥不發霉。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