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約定好的那一刻起,朴有天就成了金俊秀與沈昌珉的早餐使者。

雖然他們倆沒有給他限制送來的時間,不過朴有天還是沒睡晚,總會在八點以前將早餐拿給他們倆。

有時他來公司時他們也都還未到,他也只是將早餐放在他們的桌上,然而就回自己的部門工作。

雖然買早餐他不排斥,但是並不是每次都能讓他遇上金俊秀,有時他也會刻意剛好八點才拿上去,但金俊秀還是會有些小遲到。這時後他總會想,是不是公司的工作內容過多,才讓金俊秀這麼勞累到上班都會遲到。

今天他依然將早餐放在金俊秀的桌上,然而還是有些失落的往回走。

一個轉身就看見了不遠處有個他期待的人的身影,腳步走的飛快,朝他這方向走來,「早安,朴先生。」

「早,俊秀。」這話一出,他才發現自己好像說錯了,「不不,金先生。」

多麼尷尬,說上來他們倆的關係也沒有發展到哪裡去,他就直覺得喊了金俊秀的名字,他難堪的低下頭,臉上笑容抽蓄,然而對著金俊秀點點頭,就說:「先走了。」

金俊秀趕緊轉過身,快速的說:「我不介意你叫我名字。」

朴有天也回過頭看著金俊秀,還好早上人還不是很多,他曉得自己心跳加快了很多,臉紅遍了半邊,但他還是平穩的說:「我也不介意你叫我名字。」

然而他低頭笑了笑,轉回了身,走出了業務部。

雖然每天買著早餐要早起,縱然不能天天遇上金俊秀,至少他還是可以賭一下上天的憐憫心,讓自己在早上偶爾遇見金俊秀。

他按了電梯,但卻不敢在等待的時間回頭再看一次金俊秀。

唉唷,心癢癢。

好歹他也花了不少時間追金俊秀了,可他發現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該選什麼時機告白。他真想像偶像劇那樣,抓住金俊秀的肩膀,認真的說一次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注意你很久了,我……我連夢遺都是你。

想想,最後一句還是省了吧,沒準說了賠了夫人又折兵,更別說金俊秀會接受自己。

電梯門打了開來,他走近去按了自己的部門的樓層,垂著頭看著關門扭。

然而在電梯門關起了那霎那,他並沒有注意,在遠方金俊秀,是靜靜的看著他搭著電梯下樓。

以前的生活中他老被鄭允浩虧,要不就是催稿,慘一點又被沈昌珉拐三餐,可現在,他還是一樣,只是他多了一些事情,幫金俊秀買早餐。排除前面的怨念不說,他漸漸的喜歡照顧起金俊秀。

他喝著自己泡的咖啡,臉上笑了笑,又開始自己的設計。

剛好鄭允浩走過了他的身邊,看他笑臉迎人的不禁問:「你是追到金俊秀了喔?」

他停下了動作,抬頭說:「要你管。」

很顯然的他不喜歡別人過問他的感情世界,要對別人報告他自己戀情的發展度,依他的個性他嫌太麻煩。

鄭允浩也沒說什麼,痞痞的笑著就走進他自己的辦公室。

可雖然朴有天不喜歡別人問,但他卻愛觀察別人的戀情,他別無用意,只是一來他可以學習同性間怎麼戀愛,二來他希望當金俊秀答應他時,他可以給金俊秀一個難以忘懷的愛戀。

不過這些都是他在想的,至於他能疼愛金俊秀到什麼程度,他也不曉得。

這種事情他沒繼續想下去,回歸於現實,還是繼續工作吧。

一整天下來他如願以償的產出了商品,他將設計稿交給了鄭允浩,然而自己又將公事包夾在腋下,回家。

除了早上巧遇了金俊秀以外,他之後一天的時間裡就沒再碰見他,而他回家也不是搭四號電梯,隨便挑了一台便前往地下室。

不是他不堅持,是他直覺告訴他,今天搭四號電梯不會遇見金俊秀還可能遇到鬼,所以他也就痞痞的搭了一號電梯下樓去。

本腦子還是滿滿的金俊秀,最後他演變成在思考今晚要煮什麼。

他開了車門,發動了引擎開始倒車,這時候他的手機卻震動了起來。

是金俊秀打來的。

他停下了車說:「喂?」

「有天,我想問一下,你那裏有A產品設計好的樣本嗎?」金俊秀在電話的另一頭聽上去有些急,似乎很需要。

不過朴有天聽著金俊秀的聲音,腦子思考得非常慢,他還停留在金俊秀喊他名字的那一刻。

「有天?」金俊秀又再說了一次。

朴有天真覺得他此生無憾了,上帝還是很眷顧他。

「有,A產品的樣本應該放在我桌上,如果沒有你可以翻開桌墊找一下,也可能在裡面。」朴有天笑著又說:「找不到再打電話給我,我家也有一份,我再送過去給你。」

東西是他設計的,他可多著呢。

金俊秀似乎是找到救星一樣,拼命的跟他道謝,他也只是說別客氣,兩人便掛了電話。

雖然談話內容極短促,但朴有天還是很開心,至少金俊秀叫了他的名字。

名字耶,開什麼玩笑!

這就是表示他們有進步的象徵啊!

於是他愉快的開著車回家,可卻忘了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當金俊秀發現朴有天的桌上並沒A產品的樣本時,他照著朴有天的話翻開了他的桌墊。

他一手翻著擺放整齊的資料,慢慢的慢慢的……

他找到了A產品的樣本,卻也看見了畫的有些混亂的肖像……

是他自己。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