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放下了碗筷,胸口像是中了彈一樣他什麼也說不出來,自己掩飾那麼久的愛戀最終還是被自己搞了破壞,他聲音低沉心情低落的告訴金俊秀說他去晾衣服,然後這衣服是一諒就晾了快兩小時。

金俊秀一個人在餐桌上吃著飯,朴有天的手藝還挺棒的,而菜也不是很多,他邊吃邊看朴有天的背影最後就將所有的菜都吃光了。

朴有天一個人站在陽台外,炎熱的夏天,再怎麼熱就是曬不回他內心的溫度。

這次真的死結了,早知道就不應該亂來了。

所以俗話真的說得很好,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買後悔藥啊。

現在該怎麼辦?

剛剛他說了類似告白又是替自己辯解癖好的話,金俊秀也低頭沒說話,他真的覺得自己好笨啊。

對於他這種憨直男在感情上是真的沒什麼勝算。

吼……

他在陽台的地板上坐了下來,看著晾在鐵杆上的衣服,有他的有金俊秀的……

這般情景他一直以來連作夢都會夢到,可現在他才曉得原來這一切也只是個夢而已。

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去偷吻的,只是忍不住啊!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的夢才會只是夢!

他靠在通往陽台的門上,卻不知金俊秀早站在他背後看了他苦思懊惱的背影許久。

金俊秀往陽台的門上敲了兩下,然而低頭著剛好抬頭的朴有天。

朴有天趕緊站起身,打開了陽台的門,勉強的笑問:「吃飽了嗎?」

「不好意思呢,太好吃我全吃完了。」金俊秀低頭靦腆的笑著。

看著金俊秀這樣的笑容,朴有天心底就覺得踏實許多,如果好吃他也想這輩子就煮給金俊秀吃。

但是!他絕不會忘記他剛剛被放線套話,其實金俊秀並不單純!他被他的外表騙了!

就是因為被騙了才讓他說出這麼令人覺得丟人不想活的話。

因為說了出口,所以他覺得他的戀情死結了。

朴有天與金俊秀擦肩而過,然而他是神色沉重的坐上了沙發。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是自己錯在先,如果就這麼被金俊秀拒絕,他也認了,就當是自己自食惡果吧。

再怎麼說,他也是偷吻人家十幾次的人耶!回不會太多了啊?可是他還是嫌太少了一點。

可這種恥辱卻沒有辦法得到別人原諒的事情,在金俊秀還沒開口以前,朴有天拼命在內心反省。

然而金俊秀沒多久也坐上朴有天對面的沙發,眨了幾眼後,便說:「其實我在之前就曉得你喜歡我了。」

從那次他不小心看見朴有天偷畫的肖像後,他就有幾分的感覺。直到今天他才確定,那肖像不是瞎畫的,是有意義的。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霎時間他也看透了一件事情,金俊秀真的很令人猜不透,是個難以駕馭的人,而他的心思卻早已被金俊秀看穿了。

「是因為四號電梯嗎?」他也忍不住的問了一下,能想的他都想了,可能性大概只有這個了。

「不是。」金俊秀搖頭笑說。

他承認自己真的腦殘了。

金俊秀抿了抿嘴,微笑的說:「是因為你桌墊下的肖像。」

這時的他才恍然大悟了起來,原來罪證就藏在他的桌墊下,而當初……那份A產品的樣本也壓在桌墊下。

原來他就是這樣破攻的!

「對不起。」他低下頭來道歉了,他是誠心的道歉了。

因為在未經過金俊秀的同意之下,他確實偷吻他十幾次這已是不爭的事實,他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只能誠心的再次道歉,「也許你會覺得我是變態,不過還是很對不起。」

金俊秀看著他這般樣子,耳根子卻紅了起來。

說真的,金俊秀也沒想過朴有天會這麼在乎他,但他很想知道一件事情,「你是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朴有天低了頭琢磨了很久,便實話實說:「從大學到現在了吧,不過我不是同性戀!」這點他還是須要說明一下,他真的不是,只是因為這世界有一個金俊秀才讓他淪落成為只喜歡他的下場。

金俊秀皺了一下眉頭,原來從那麼早開始,而且他還是現在才曉得原來他跟朴有天同個大學呢。但為免也喜歡太久了吧,好歹他自己現在都快三十歲了。朴有天的執念真的不是一般的強。

不過他還是對於後段的話懷疑一下。

「但是我是男人呢。」金俊秀苦笑說。既然喜歡他,怎麼又說自己不是同性戀?

朴有天再也忍受不住了,這是他的底限,他決定替自己說出內心話,正名自己的基因真的不是從出生就是同性戀!

「因為你剛好有了小雞雞!而我剛好又喜歡你!」

金俊秀臉上更紅了,他沒想到朴有天竟然會這麼直爽的說出小雞雞三個字。可是他能理解其中朴有天想說明的事情。

他跟他是一個巧合,一個偶然的戀情。只有巧合跟偶然才讓朴有天愛上了他。不然按自然界的定律以及常理來說,同性是不會相吸的。

朴有天整個覺得自己徹底的失敗,為什麼自己要說小雞雞啊?

「我明白了。」金俊秀點點頭,雖然臉很紅,但是他還是正經的跟朴有天談判,「昨天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但是你得彌補我。」

彌補?

金俊秀對於談判似乎也相當有經驗,又再說了一次,「你願意彌補我嗎?」

他當然願意,替自己的過錯贖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啊。

「願意的,條件你開!」

金俊秀先是垂了下頭,然而心底似乎下了什麼決定後,又堅定的將頭抬了起來,聲音沙啞的說:「跟我交往吧。」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朴有天的桃花眼傻了。

這算是彌補嗎?這是讓他純粹獲利吧?不也就順了他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夢了嗎?

可是在他印象中,金俊秀一直以來都是交女友的啊。

「俊秀,你要考慮好喔,這不算彌補吧?而且你是直男耶。」他皺著眉頭,要金俊秀再次的考慮清楚。

方才的要求似乎對金俊秀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說出口,而現在朴有天又要他再考慮一次,這讓他有些的難為情。

他看著金俊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他又順著自己的感覺說:「其實你不用可憐我的,你……」

「這不是可憐你,我真的想跟你交往看看。」金俊秀搶了話說。

朴有天還是不懂,為什麼金俊秀會想嘗試這麼危險事情。但從金俊秀的眼神裡,他依舊讀不出他的心思,而話又說回來,其實他也滿想跟金俊秀交往的。

既然這是金俊秀開出的條件,他也不好意思再拒絕了,而且說真的,他也不想拒絕啊。

剛好有了這個機會,能讓他證明給沈昌珉看,他是真的愛金俊秀的。

「但是有些事情我問問你的意思。」朴有天正經的說:「你一個住嗎?住在哪?」

「我是一個人,我住在員工宿舍,每天騎腳踏車上班。」金俊秀好像被身家調查一樣,可是他還是老實的說出來了。

他點點頭,又說:「我有問過沈昌珉,業務部的作息通常都不是很正常,所以我想看你願不願意搬來跟我一起住,我可以照顧你的。」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這類似他的推銷手法,臉上不自覺的笑了起來。他心動了。

「你不用擔心會不會跟我睡啦,我這裡還有一間房間可以讓你一個人睡。」他馬上又說出了優惠,就看看金俊秀願不願意購買了。

金俊秀並沒有馬上回應,過了幾分鐘後,他說:「我可以跟你睡嗎?」

什麼!?

「俊秀……我當然不會拒絕的啦,只是我怕剛交往就會對你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朴有天的手胡亂的亂比一堆,就是想告訴金俊秀他投資的風險,似乎不太願意金俊秀馬上就這麼投資。

但是金俊秀卻說:「我想跟你睡。」

朴有天他再也不想當一隻披著羊皮的野狼了!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後果金俊秀得自己負責喔!

不過他很不明白,為什麼金俊秀這麼執意跟他睡?

「以前你也跟你女友睡一起嗎?」

這個問題讓金俊秀的臉色有點失落,但他搖頭說:「沒有。」

朴有天感覺很不可思議,於是很直接就問:「那為什麼會想跟我睡?」

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啊……?

金俊秀並沒有說明為什麼,可臉卻全紅遍了。

他最後也不想逼金俊秀,看到金俊秀無路可退的表情他就心疼,沒關係,他頂多就忍忍不吃眼前這隻肥羊,沒什麼的。

不過事情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樣,金俊秀雙手握的緊,過了好幾分鐘才抬起那嬌羞的臉蛋,輕輕的說:「因為……因為我想用身體……記住你。」

朴有天聽了這話馬上捏了自己的鼻子,他害怕會突然有血噴出來嚇到金俊秀。

俊秀怎麼會說這麼煽情的話?

光想著金俊秀光著身子他就……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二,不是很妙。

所以意思是……他不用忍耐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