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也向金在中請了假,他下午便趕往市立醫院與朴有天會面。

這一路上他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他該如何對朴有天做出合理的解釋?

他相信這件事情金俊秀絕對沒有告訴他,不然他當下一定會來找自己的討論一翻,甚至會跟自己擬一套作戰手稿,就是來以防萬一。可這幾天朴有天皆是不為所動,所以他敢斷言,金俊秀絕對沒有告訴他這件事情。

他來到市立醫院,尋著病房的號碼,找到了金俊秀的病房。

朴有天並沒有申請單人房,而是雙人房,他一走進病房後,另一位病人看了他一眼,他沒多留意,然而找著金俊秀的病床。

「朴有天。」沈昌珉輕聲的叫了他的名字。

朴有天趕緊的轉過身來,本來坐在椅子上的他,幾乎是跳了起來,顯然是相當的慌張。

「昌珉昌珉……」他皺著眉抓緊了沈昌珉的手臂,「俊秀他怎麼了?」

沈昌珉也跟著一同皺起眉頭,他不敢告訴他金俊秀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症狀。

一個幾乎能讓朴有天的夢破碎的症狀。

「醫生沒有告訴你?」沈昌珉巧妙的將這責任推給了醫生,但朴有天卻說:「醫生還沒有來。」

說曹操曹操就到,主治醫生剛好開了病房的門走進來了。

「是金先生的家屬?」醫生問。

「是朋友。」朴有天答。

「那請教你們一下,金先生是不是過一段時間就容易暈倒?」

朴有天看了沈昌珉一眼,他是搖了頭,但沈昌珉卻說:「是的,有間歇性。」

醫生點點頭,拿了病歷說:「金先生因為大腦的血流量不足,容易休克,有時還會影響記憶力,可能會有暫時失去記憶的現象。」

朴有天睜大了眼睛,他幾乎都說不出話來了。

「以往的病歷金先生都有失意的症狀,也許這次也會影響他的記憶,但你們可以幫助他快速恢復。」醫生微笑的說。

然而當主治醫生離開時,朴有天整身坐上了沙發,攀在病床旁的欄杆,他幾乎不敢置信,金俊秀竟然會有這種症狀。

「你為什麼當初沒告訴我?」他歪了頭,看向沈昌珉嚴厲的問,方才的問與答他就知道沈昌珉一定曉得這件事情。

「俊秀並不想讓你知道。」沈昌珉誠實的說,如果沒有金俊秀的同意,他們不會說出來的。

「這麼嚴重的事情我是一定要知道的!」朴有天站起了身子在這間病房裡大罵了起來,另一個病人也放下了書,聽著他們的對話。

「知道了你就會愛他嗎?如果他忘記了你,你還會愛他嗎!?」沈昌珉也不爽的跟他吵了起來,又說:「他就是害怕跟你說了你會不要他!而且你曉得嗎,他每次忘記的絕對會是他的情人!」

這就是魔咒的真面目,所以大家才會說跟金俊秀交往不會有結果。

朴有天深呼吸了一口氣,他曉得自己眼中似乎有了眼淚要掉出來了,所以他撇過了頭不看沈昌珉,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金俊秀。

看著朴有天這樣,沈昌珉自己也不好受,他能體會當全部的人都被記住時而只有自己被忘記的感受,那種像是他們孤立了朴有天,不要朴有天了。

他伸過手拍了朴有天的肩膀,輕聲的說:「俊秀之所以決定跟你交往,是相信如果他不小心忘記你,你不會像先前的女人一樣拋棄他。」沈昌珉看著金俊秀一眼,又說:「他需要你來告訴他,你們的故事,而不是永遠未完待續,然後沒有下文。」

在沈昌珉離開前,朴有天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一個人坐在病床旁的伸展椅上,他開始回想在大學時第一次見到金俊秀的模樣,然而是他又再一次在電梯裡與他相遇時的模樣,接著他在夜裡偷吻了金俊秀,金俊秀要求跟他交往的事情……

他還記得,再幾天前他才跟金俊秀說,不管他是胖是瘦是老是醜,自己都會愛他一輩子,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那麼如果是金俊秀忘了他,他還能有勇氣的繼續愛嗎……?

他抱住了自己的頭,似乎想逃離現狀,但每當自己再睜開眼時,卻又是在這間的病房裡。他好希望時間回溯於當初,他會好好照顧金俊秀的,不會讓他暈倒。

再怎麼想也沒辦法回歸當時了,時間的目中無人,最後它讓金俊秀醒了過來。

金俊秀看著醫院的天花板,然後舉起了自己的左手,又是點滴……

朴有天發現金俊秀有了動作,他趕緊站了起來看著他,喊了他的名字:「俊秀俊秀!」

金俊秀雙眼看著朴有天,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

而當他說話時,朴有天才懂什麼叫做真痛苦。

「你是誰?」

一句殘忍幾乎能殺了他的問句,該死的魔咒,該死的大腦血流量不足,該死的他跟金俊秀曾經有過的戀情,如今都成了這一問句的砲灰。

但他還是忍著內心的震驚,苦笑說:「我是朴有天。」

金俊秀就只是看著他,看了好久好久,結果卻什麼話也沒有說。

朴有天又再次坐上了沙發,他也不曉得自己該說什麼好。

不過這時後另一張病床的病人卻輕聲的喊了他:「先生。」是一位女孩子。

朴有天很直覺的就認為是在找他,他站起身來到了另一張病床,然而金俊秀也看著朴有天的背影,他只覺得好熟悉,真的好熟悉。

「需要什麼幫忙嗎?」雖然朴有天是皺著眉頭,但他還是很有禮貌的問病床上的女孩。

女孩輕輕的搖了頭,臉上溫柔的笑了起來,他掀開了棉被,指了自己的雙腿告訴他:「我也是斷了雙腿後才懂怎麼再次站起來。」

朴有天吞了口口水,眼眶又紅了起來,女孩又朝著他說:「也許金先生得忘了你,你才會懂該怎麼愛他。」

人生有失必有得,這是百年永垂不朽的經典名言。可到底有多少人能忍著看著自己的東西失去,然而再重新接納所得的事物?

朴有天發現這並不容易。

可是此時此刻的他,他曉得沈昌珉臨走前所說的話才是對的,有人必須留下來告訴金俊秀,他們的故事,而不是放任金俊秀一人去摸索,他有這樣的任務必須完成。

只要重新開始,慢慢的告訴金俊秀,他只要當個說書人就行了。

等到金俊秀記憶恢復後,他們還是能一如往常一樣的恩愛,恢復他們應有的從前。

「謝謝你。」朴有天紅著眼眶說。

而這些對話,金俊秀也全聽在耳裡,所以他明白,這回他又忘記了一樣重要的東西。

當他在來到金俊秀身邊時,金俊秀早已坐起身,告訴他:「能帶我回家嗎?」

朴有天看著他,向前吞了口水說:「你家還是我家?」

金俊秀雙眼垂了下來,他對於有關朴有天這部分的所有事情,他已不記得了。難道說在這期間,自己的住所有所變動過?

他想了好久後,也做不出個抉擇,不過朴有天卻率先的跟他說:「你之前搬來跟我住了,所以是我家。」很顯然的,金俊秀真的什麼都不記得。

金俊秀先是狐疑了一下朴有天說的話,不過最後卻點了頭。

他認為自己跟朴有天關係絕對匪淺,尤其剛女孩的話,讓他更確信,眼前這個人似乎曾經愛過他。

然而朴有天一人去辦理出院手續,又聽了醫生的諫言,盡量讓金俊秀少喝酒少看驚嚇的事物然後要多攝取蛋白質,他一一的記了下來,最終他還是選擇要繼續照顧金俊秀。

他沒有理由逃避,也沒有理由放棄金俊秀。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可並不曉得自己的理念能支撐多久。

他幫金俊秀打理好後,很自然就牽著他的手離開醫院。

金俊秀也沒有過於的反抗,反而很乖巧的任朴有天牽著。

他帶他上了車,將車子開出了醫院,離開那個誰都不喜歡的地方,他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當他踩了剎車停下紅燈時,金俊秀卻問他:「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朴有天看著他,勉強笑說:「也沒有忘很多啊,只是忘了我而已。」

金俊秀看著他,又說:「我們……曾經是戀人嗎?」

「在今天以前都是呢,我偷吻過你,也生活一起,連睡覺也是一起的。」朴有天笑著又說:「不過沒有關係啦,醫生說你會慢慢恢復的。」

他很樂觀的說,他希望金俊秀不要太多慮,也別勉強自己,大家可以慢慢來。

不過在他又停下一個紅綠燈時,金俊秀卻說:「對不起,我忘了你。」

朴有天轉過頭看著他,眉頭越來越緊皺,當紅綠燈轉綠時,他開到了暫時停車的黃線上,微笑的說:「等等再開,不然會有危險。」

金俊秀不明白,不過他看著朴有天,雙手緊握著方向盤,頭靠在方向盤上,閉上了眼睛。

本以為朴有天是想休息,可卻沒想到他看見了有東西從朴有天緊閉的雙眼裡滴了下來,剛好落在朴有天自己的西裝褲上。

是朴有天的眼淚。

當一個人的堅強漸漸的剝落,然而開始不懂得怎麼堅強時,往往只能跟他一樣,找個黃線道,停下車來,好好哭一場。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