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俊秀再醒過來後,已經是下午的事情了。一來是他睡飽了,二來是被他的肚子給餓醒的。他坐在床上看著四周,朴有天已經不在自己的房間裡頭,他心想,也許朴有天已經自己回家去了。他的雙腿蹬了地板,看著四周都找不到自己的四角褲,連自己的T恤也不見蹤影,他又想,大概是昨夜被朴有天脫在客廳裡頭。於是他站了起身,拿了掛在衣架上的浴巾就圍著下半身子,慢慢的往客廳裡走去。他覺得自己身體好痠痛,就像跑了長跑一樣,隔天肌肉痠痛的感覺,但這些還不至於讓他走不了。可當他打開門走至客廳時,這回他才真正讓他踉蹌幾步。

朴有天就躺在沙發上,似乎也睡得很沉,他本來還竊喜朴有天回家去了,不過想想,如果朴有天真自己跑回家去,他就會像是一個被吃乾抹淨的妓女一樣,被人消費完以後就被拋棄了。至少朴有天還算有點良心,睡在自己的客廳沒跟他擠同一張床。

他慢慢的順著沙發慢慢的撿起他遺失的T恤與內褲,一個人就往浴室裡走去。他想起才在沒幾天前,從這面鏡子一樣是看到朴有天的肆虐,而今天呢?自己身體上更是狂野,不過卻有一種感覺沒有徒增。他並沒有如上回那麼生氣朴有天的所做所為,想起昨日,朴有天在他耳邊吼的那幾句,他今日仍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朴有天一直執意要他愛他?天底下這麼多人選,為何偏偏就是他?對於朴有天這人,他並不能說完全的透澈,只是有時候,他能微微的感受到朴有天對生活的怨懟。這種輕微的直覺很奇妙,甚至讓他沒辦法兇朴有天。

他還是開了水龍頭慢慢的清洗自己的身子。如上次一樣,他將朴有天殘留在他身上的氣味慢慢的洗去。這回他洗的澡可久了,除了賣命的洗身體以外,他發現自己還得清理朴有天射在自己體內的那些精液,黏黏膩膩的,他清的實在是有點不爽。如果再有下次,他絕對要警告朴有天,不要再射進他體內了。現在的他,總覺得自己很莫名其妙的被朴有天給纏上,也同時的認為,也許以後自己不可能會有什麼清幽的日子了。

邊洗澡的他,朴有天這時也清醒過來了。

朴有天聽著浴室裡頭的水流聲,明白金俊秀正在洗澡。鬆散的頭髮垂落在自己臉前,他用手將過長的瀏海往自己後腦撥,看上去神情還是沒什麼精神。待金俊秀從浴室裡頭出來以後,又是穿與昨夜相同的裝扮時,他看了幾眼,突然笑說:「又穿這樣,不怕我撲你?」

金俊秀哼了一聲,鄙視的說:「你再強姦我總有一天會腎虧!」

這話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過他也只是開開玩笑,現下的他也沒什麼興致再對金俊秀出手,就怕金俊秀被他玩壞。

「你要洗澡嗎?」金俊秀雖然還是不太敢靠近他,不過他還是問了一下他的意思。

朴有天雙眼就看著站在遠方的金俊秀,搖頭說:「我回家洗。」

金俊秀也點點頭,朴有天說完真的就回到金俊秀的房間裡頭,穿上自己的襯衫與西裝褲,就準備要出門的樣子,「我等等再過來。」朴有天臨走前朝著他說。

金俊秀將浴巾蓋在自己頭頂上,翹著嘴說:「我不想開門。」

「我有事情想跟你談。」朴有天說的正經,又補了一句,「不開門我就把在頂樓的畫面PO上YOUTUBE。」

又再威脅他!

金俊秀看著站在門前的朴有天,不爽的回:「喔。」

於是朴有天就這麼走了。昨天發生的事情如船過水無痕,金俊秀忘了找他算帳,而朴有天卻也沒下跪向他道歉,朴有天就這麼稀疏平常的走掉了。他心想算了,反正朴有天等等還會過來。不過朴有天想跟他談什麼?說的這麼正經還真讓他摸不著頭緒。

在當金俊秀將一些瑣碎的事情用完以後,才正要開始煮飯時,朴有天就按門鈴了,金俊秀還是硬著頭皮去開門。

朴有天這回看上去就像個平凡人一樣,穿著簡便的POLO衫以及短褲和夾腳拖,頭髮他將瀏海全往後綁上,看上去清爽許多。他看朴有天的臉半響,才讓出了道路讓朴有天進門。

「我買了晚餐。」朴有天脫了鞋子說。

金俊秀看著他的手上真的拎著晚飯,關上門,也跟上朴有天的腳步,輕聲說:「謝謝。」

朴有天轉過頭朝他露出了一抹微笑,「不客氣。」這

回又被朴有天得意去了,可是金俊秀不否認,那樣子笑的朴有天真的很好看。他們將東西放上客桌上,金俊秀去了廚房拿了碗筷後,回來就看見朴有天手上拿著孤兒院院長寄來的信。他將東西放上客桌後,伸手就把那封信從朴有天手裡搶過。

「你是孤兒?」朴有天沒有再搶回,直接的就問他想問的問題。金俊秀眼眸裡有幾絲訝異,「你看過了?」朴有天沒有否認,「在早上的時候。」

他們倆相互僵持了幾秒鐘,金俊秀則又把信封丟上客桌,小聲的說:「對,我是孤兒。」他坐上了沙發,又看著發愣的朴有天,笑說:「快吃吧。」

朴有天也一同坐上沙發,雖然這個地方是昨夜他們瘋狂的地方,讓他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看朴有天一副態然的樣子,他也只能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孤兒……」朴有天嘴中念念有詞,又說:「你見過你的父母親嗎?」

金俊秀想了一下,「印象中沒有耶。」他夾了滷菜塞進自己的嘴裡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似乎對於自己的身分並不覺得奇怪,於是又說:「當孤兒感覺好像不錯?不會跟家庭有衝突。」金俊秀轉過頭嘴裡的東西越吃越慢,他看著朴有天的神情,心底似乎有種感覺在孳生,他覺得朴有天身上貌似有不少的麻煩。

「也許這是孤兒能避免的事情,不過壞處是,我不知道什麼叫家庭溫暖。」金俊秀笑說。

好與壞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事情,縱然一直以來金俊秀都是一個人,他確實能避免掉與親人間的摩擦,但卻也有壞處,就是他根本就不曉得什麼是親情。也許他體會過,跟孤兒院院長的感情可能就是種親情,只不過再如何,孤兒院院長也不是與他有血緣關係的人。

「家庭根本不會有什麼溫暖,別傻了。」朴有天也拿起筷子,夾了滷菜吃了一口說。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他沒有繼續夾菜,於是道:「我覺得……你好像很討厭你的家庭?」

朴有天與他眼神交會,沒有繼續說話。金俊秀大概曉得為什麼朴有天老愛耍狠的原因了。雖然確切的事情他不是很了解,可九成九朴有天會是因為他的家庭問題而變壞的。就如朴有煥所說,哥哥變髒,所以回不了家。

「明天你還是穿我的襯衫。」朴有天突然的說道。

雖然他不曉得朴有天是不是想轉移話題,可話題都轉到這了,金俊秀也有話想說。

「我們……這樣算交往嗎?」他問。

朴有天挑了眉,竊笑說:「是啊。」是他親自逼金俊秀跟他交往的。

金俊秀也不懷好意的微笑,點頭說:「那麼,約法三章吧!」

朴有天瞪大了眼,金俊秀邊吃著晚飯,像個老大的說:「你不能兇我,不能欺負我,還有,最基本的,不能搞外遇。」

朴有天邊吃邊笑又邊點頭,金俊秀又繼續說:「不能抽菸,不能喝酒,還要把在頂樓拍的母帶銷毀,不能翹課,不能打架,要跟同學問好。」

金俊秀歪著腦袋想,他還需要再開什麼條件?朴有天只是在一旁聽的,笑問:「還有嗎?」

金俊秀腦神經突然的頓悟,紅著臉小聲又說:「還有就是不能內射。」

零零總總的條件裡頭,金俊秀就是沒規定到他不能翹家,也許是刻意的遺漏,也可能是剛好沒想到。雖然他不曉得朴有天會不會遵守,不過他還是得先把條件開在前頭,朴有天如果做不到他就要跟他分手!

「除了最後一樣,其他的我都能做到。」朴有天很爽快的排除最後一項,其餘的就全數接受金俊秀這些還不算太過分的要求。

「所以明天我不要穿你的襯衫!」金俊秀直接了當的說。

朴有天看著眼前這小皇帝,也只能點頭說:「隨便你。」

金俊秀可得意了,被欺負了那麼久,自己終於可以鬆口氣了,不過反觀朴有天而言,朴有天似乎真的很想留住他,竟然會什麼條件都給答應。

「還有嗎?」朴有天似乎想做個結尾了,就問問他還有沒有想開的條件。

金俊秀東想西想,他最後想了一個最足以概括一切的條款,笑說:「嘿嘿……你什麼都要聽我的!」

當然朴有天也不是省油的燈,這麼大範圍的要求自己不可能會傻傻的答應,於是他說:「房事歸我,生活歸你。」

然而,契約就這麼成立。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