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教師研究室,他便將自己公事包裡頭的宣傳單拿了出來,他一次拿了兩張給沈昌珉,由於也曉得沈昌珉的課沒有幾個人會去上,所以也沒再多發,便道:「一張給你,一張給珉豪,不許丟掉!」沈昌珉只是無情的擺上桌,認真的繼續課前準備,輕聲說:「給他就是給我,所以不用給到兩張。」

「吼,收下就對了啦!」他強迫性的說。

這可是他幫他的超級偶像發的,不希望別人拒絕,也不希望別人連看都不看一眼,況且優惠方案那麼吸引人,說什麼也得去買一下才能夠體驗那翻的划算不是嗎?

「你要帶珉豪去那裡買喔,真的很好吃。」於是他又開始大肆宣傳,大肆推薦,沈昌珉只是盯著電腦,勉強有些心動的點頭,不過更多時後,他覺得金俊秀似乎是開心過頭。本想過問原因,可連問都沒問,金俊秀就自己說了出來,「然後我就遇到我心目中的超級偶像!他就是做蜜糖奶酪的麵包師傅,朴有天!」

他說的讓沈昌珉都能看見中華一番裡頭那種特級廚師的光環一樣,也不知朴有天是否有他想的那麼強,但他不管那麼多,只想將自己在內心的塑造一一呈現在沈昌珉的面前。沈昌珉的表情依舊,偶時輕笑,「難得你會這麼熱烈的討論一個人。」

他的比劃停頓在空中,臉上換下表演的笑容,然而換上真正情緒,微笑的看著沈昌珉。其實他們倆會湊一起,除了吃貨以外,再者就是因為他倆對於人事物的需求很低,從沒真正的看待過身旁的任何一人。也許覺得不需要,也或許覺得一個人比較自由,所以他們從沒對任何人有過挽留,來匆匆去匆匆,該去該留,他們不會干涉,也不會要求。就算他的人緣再好,走在他身邊的朋友,至今還是只有沈昌珉一個人,就如沈昌珉一樣,要不是沈昌珉與崔珉豪有著很深的孽緣,他想沈昌珉的身邊永遠也只會有他這麼一個朋友。

因為相類似,所以歸為同類,於是就物以類聚。然而被沈昌珉這麼一提醒,他才知道自己原來已對朴有天多加留意,而且是在一種自然的狀態之下,好似日常生活應該所作的呼吸,一樣的簡單,一樣的平凡,以致他並未發現自己有任何變化。

「其實,他如果是女人,我可能會追求他。」他笑著說。

這話不假,三番兩次的丟臉,唯一沒被嚇跑的,除了沈昌珉,再者就是朴有天。能夠遇到這樣的人,且又是他這輩子最崇拜的角色,他能不心動嗎?可他遠永不會知道,他與朴有天的命運輪軸會有所牽動,竟是一粒他已吃了兩三年的蜜糖奶酪。就像是鬼針草或蒲公英般,就算沒有刻意的留意,他們也能輕易的在你周圍的生活裡漸進萌芽。

「不太需要去假定『如果』這種東西,想的話,就去追。」沈昌珉盯著螢幕說。

他笑了笑,聳肩說:「我又不是同性戀,況且只是崇拜他而已。」

「男人喜歡男人,並不一定要是同性戀才會發生。」沈昌珉像個老人一樣,翻了桌上的資料,又說:「是時間、契機。」

他沒有反駁沈昌珉說的話,畢竟他從沒想過沈昌珉會喜歡一個男人,也從沒想過,沈昌珉會為了一個男人而犧牲如此之多。

「欸,送你一張這個。」他又從公事包撕了兩張折價券,又說:「本來不想給你的,但是難得你說話這麼有道理,所以分你一張。」

「放著。」沈昌珉依舊忙碌的說。

後來他拿著那堆宣傳單與教科用書來至他上課的地點,進教室後便說:「來前面拿這份重要資料,沒拿的這學期就等著被當。」

學生蜂擁而至趕緊前來領取,看見是份宣傳單學生紛紛哈哈大笑,反倒回問他:「老師,多拿有沒有加分啊?」

「當然不會加分,拿去回收的同學我一樣當掉。」

之後他也老實說這是他的朋友做的麵包,剛好有優惠期間,所以希望同學們有空就去嘗試看看,反正特價,幹嘛不去買買看呢?果然沒幾下子他就將這堆宣傳單給發了出去,只是他身上了又留了幾張,逢其他教職員也就都給一張,直到他全數發完,他一整天的工作便也告一段落。不過晚間還有場會議,他大至的收了些重要文件,隨意的在學生餐廳吃了晚餐,搭車便前去開會地點。

回到他所居住的都市後,早已晚間十點多,雖說從這條不會經過麵包店的路走去搭地鐵會比較近,但他還是刻意的選擇較會繞路的道路走,為的就是想繞去那間麵包店。不知為何,他特別想來這間店看看,似乎是想等某個人,又或者純粹的散步。

「先生。」突然有人喊了他一聲,他轉了過去,是朴有天,「今天忙的比較晚嗎?」

「不是打烊了嗎?怎麼沒回去休息?」他微笑問道。

「昨天你不是說今天見?」朴有天笑答。

說是這麼說,但他並不曉得朴有天真會在這裡等他等至十點多。

「今天你沒來,我特地留了兩個蜜糖奶酪給你。」朴有天將手中的紙袋遞了給他,他們倆人便繼續朝地鐵方向走去,只見他不太好意思的說:「真是抱歉……。」

「嗯?為什麼抱歉?」只是想起以前相親時跟某幾個女人的約會,好像從來就沒有人等過他超過三十分鐘,然後還打包一袋麵包奶酪給他吃,「還讓你這麼特地幫我留……。」他勉強笑說。

「其實這是我用剩下的材料做的。」朴有天誠實的說,然而轉過頭瞧他時,本是嘻笑的神情也變得正經,甚至手足無措,「先、先生你怎麼……」哭了?

他知道這麼做很丟臉,但是他就是情不自禁的感性起來,抱著手中的蜜糖奶酪,邊哭邊笑,「只是覺得……」有人等待的感覺很好,有人為他準備麵包很好,甚至等了他二三十分鐘以後,還能夠笑著拿麵包給他的這種人更好。

其實生性樂觀的他,並不是刻意要這麼樂觀。而只是一直以來,被丟怕了,所以不得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