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金俊秀膩一起的時間變長了。一來是金俊秀為了要做個好情人,所以他試著不去拒絕朴有天的上下其手,二來是因為快期中考了,當初金俊秀的那題數學,朴有天不用一分鐘就解出來,因此見證了朴有天實力,所以金俊秀只要有問題就會找他過問。

嘟嘟嘟……。

「喂?」金俊秀看著課本,將聲音送了過去。朴有天似乎正要從自己家裡出門,穿上了夾腳拖說:「我想過去你那,你想吃點什麼嗎?」這已經是種習慣成自然的舉動,只要朴有天想找金俊秀,就會先打電話,那為何不乾脆住一起?這種提議聰明的朴有天不可能沒想過,不過金俊秀為了保全自己的小屁股,在朴有天提出這項提議時,他拒絕了。

這當然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而已。

金俊秀當初還告訴了他,情人間有點距離會比較好,等以後畢業若還是在一起,再一同考慮同居的問題。如果回家也一起,上學也一起,他想,朴有天大概馬上就對他膩了,而他想控制朴有天這惡魔地位就會開始失勢,所以還先保持距離的好。不知不覺,連他自己都不曉得原來他也會想佔有朴有天。

「不用買了啦。」金俊秀靠著椅背說。

「為什麼?」朴有天正開了車門,人坐了進去。

「我覺得我最近有發福的趨勢。」金俊秀彎身胡亂的翻著自己的課本說。

朴有天笑了出聲,發動了車子,便說:「算了吧,你本來就不瘦了。」

金俊秀白了一眼,快速的就回:「掰掰,再見!」然後就掛了電話。朴有天也沒再打去,不過他還是在路上買了些熱量不算高的食物帶去金俊秀家中。平常的金俊秀是怎麼填飽肚子的,他不會不曉得,嚐過金俊秀的手藝後,他發現金俊秀還能吃這麼胖簡直是奇蹟,可以說是很好養的類型。他按著金俊秀的門鈴,沒多久就見到金俊秀那容易令人遐想的居家裝。

「叫你不要買你又買!」金俊秀將門關上後,趁朴有天換室內鞋時,偷打了他的背脊一下,屁顛屁顛就往自己的小房間走去。朴有天隨後也將東西拎了進去小房間,還是把食物放在金俊秀的桌上說:「不吃的話,不如我們來做能消耗熱量的運動。」

「誰理你。」金俊秀翹著二郎腿低頭算著數學。

「七千大卡能減一公斤。」朴有天坐上他的床說。

金俊秀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他就知道朴有天不懷好意!

「要考試了,你忍忍。」金俊秀轉回頭小聲的說。

朴有天突然的站起身,走至他的身後,也與他同一低身,他將自己的下巴擱在金俊秀肩上,笑問:「所以考完試就依我?」

金俊秀低著頭抿著上嘴唇,本是翹著二郎腿的腿也放了下來,無奈的說:「對啦。」朴有天垂下眼看著金俊秀的雙腿,因為坐在椅子上,四角褲又撩的更高一點,右手不規矩的就往金俊秀的大腿摸上。

「喂!」金俊秀緊張的轉過頭罵他,趕緊捉住了他的手。但朴有天就趁著他瞥過自己的小腦袋時,順著勢的吻上他的紅唇,金俊秀將腦袋往後移,朴有天就跟上前纏著他的舌不放。一直以來的相處,金俊秀不能說未受朴有天的影響,縱然朴有天疼他,順他,但無可避免的卻附加上許多調教……。就像現在這樣,金俊秀對於朴有天的挑逗沒幾下他身體就會有些許的反應,而朴有天像是在測試他的能耐一樣,不給喘息也不給休息。

「唔……等等!」

金俊秀這回終於成功推開了他,他雙腿瞬間的夾緊,手背貼著自己的嘴唇,眼鏡不小心滑落到鼻尖,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無暇再將眼鏡推上。朴有天看他這麼緊張,腿又夾那麼緊,他當然曉得金俊秀有反應了。

「要不要……」朴有天話都沒說完就被金俊秀吼了回去:「不要!」

他們倆相互的對望幾響,金俊秀又趕緊的說:「你說你會聽話的!」

好吧,這種帝王條款被搬了出來朴有天自然是不會去爭論什麼,他微微笑笑的離開金俊秀身後的椅子,又回到了床上,優閒的說:「快念吧,不會就問,宵夜也快吃一吃。」

金俊秀紅著臉把自己的眼鏡推了上去後,姿勢又坐正,不敢再看朴有天。怎麼說朴有天性格上也改了許多,他並不會強迫金俊秀去做他不願意的事情,就這點來說,金俊秀已經覺得很感激,像是神給予他的神蹟一樣。爾後,金俊秀刻意的遺忘掉自己的生理反應,又開始勤奮的算數學,坐在一旁的朴有天漸漸的躺上他的床,神情一副快睡著一樣。

「有天。」金俊秀沒轉過頭看他,叫了一聲。沒聽見朴有天有反應,他才轉過頭看向自己的床。

朴有天睡著了。

金俊秀輕輕的走到自己的床邊,看著睡得毫無防備的朴有天,他從頭到腳的打量朴有天一翻,心中覺得其實朴有天長的也挺可愛的,可就想不明白,怎麼醒著的時候,有時還是會令他覺得恐怖?

他拉了自己的被子替朴有天蓋上,然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跳過了那題不會的數學,又前往下一題繼續習作。金俊秀也邊練習題目邊把朴有天帶給他的食物肯進肚子裡,雖然會胖,不過不吃也是浪費,更是浪費了朴有天的好意。雖說突然交了個男友自己也難以相信,不過日子漸漸久了,氣味漸漸熟悉後,才發現自己的生活裡有人闖入了。重點是,他卻沒把那人敢出去。

待自己刷完牙整理書包完後,關了燈,他也躺進了那張不算大的床,擠進朴有天的懷裡。他拉了自己的被子,就背對著朴有天側睡。朴有天在他躺進床上後,也跟著一同側身,暗夜裡僅有月光的房裡,金俊秀注意不到朴有天臉上溫柔的笑容。朴有天伸手摟了金俊秀,這回不是裝睡,而是真的要睡了。



「歐……終於考完了。」金俊秀在朴有天將考卷收回去時,鬆了口氣。果然這間學校的題目都不簡單,他都不曉得自己答的到底對不對,考完腦子就自動的空洞起來。

「會寫嗎?對一下對一下。」金在中臉上笑著,就忙著拿試題卷跟金俊秀一同對答案,但金俊秀並不相信自己所寫的,所以他站起身往朴有天的桌上找了這次期中考的考卷,然後一同拿來矯正。金在中看他拿著這麼自然,心底卻有點訝異。原來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進化到對方的東西都可以不用過用就能拿的地步了。

朴有天一回到座位金俊秀就轉頭說:「借一下你的考卷。」

朴有天點點頭,「嗯。」金賢重就走過來帶人了。

「去頂樓嗎?」金賢重問。

金俊秀一聽見就轉過頭馬上說:「不准抽菸!」

朴有天寵溺的看了他一眼,微笑說:「不會抽的。」

金俊秀又看著金賢重說:「你不准勾起他的菸癮!」金賢重點點頭沒說什麼,就與朴有天離開教室。金在中在一旁看見朴有天方才的眼神,他覺得好噁心啊,怎麼金俊秀承受的了這種眼神?可他也不想追究這一切,還是趕緊對他的答案。

金俊秀對著朴有天寫的答案,他發現自己寫對挺多的,跟朴有天也沒差幾題不同的,算來算去,他這次的成績應該也不會太差才是。比較來比較去的,他也安心了不少,至少自己還不是很差的那種,一切就等著成績發落而已。



金俊秀在成績放榜的那一天,他開心的來到布告欄看著上頭的成績,從頂端開始數,就看見了朴有天的名字。

「你全校第三名耶!」金俊秀轉頭開心的說。但朴有天的神情沒有什麼變化,似乎感覺很平常,他只忙著在人群中護著金俊秀,誰靠金俊秀太近就推開誰。金俊秀努力扶著自己的眼鏡找著自己的名字,但從頭看到尾都卻不見自己的名字在榜上。他是漸漸皺起了眉頭來,想不明白為什麼連續找了三次都不見自己的名字?

「沒有我。」金俊秀不是很高興的轉頭向朴有天輕聲說。

朴有天看了校排單一眼,「不可能。」他說。

第一名是沈昌珉,第二名崔珉豪,再來是他,之後是鄭允浩金在中……一直以來都是這種排列不可能會出什麼差錯。

「你的答案不是跟我差不多?」朴有天突然的問。

「會不會我畫錯卡?」金俊秀漸漸擔心起來,自己不在名列上可能真的是畫錯卡影響了分數。

很恰巧的就在同一時刻,學校的廣播叫了金俊秀名字,要球他去校長室會面。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朴有天卻在他的身邊安撫說:「我陪你去。」

金俊秀心中只有忐忑,然而朴有天也沒多想什麼,就牽著金俊秀一同來到校長室。

「金俊秀同學?」校長問。

「對。」

而他身邊的另一位也無用過問就曉得是哪位,本想請朴有天迴避,不過校長最後還是不敢提出異議。

「有人告訴我,你這次期中考作弊,所以得以校規處分,你需要被退學,本校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校長簡單扼要的說,金俊秀是聽的傻眼。

作弊?他做什麼弊!?

「是誰向您報告的?」金俊秀忍著顫抖的聲音問。

「為了保護當事人,這是不能夠透露的。」校長搖頭笑說。

朴有天在一旁什麼話也沒說,而金俊秀心底是真的很想飆髒話,但這陣子以來他究竟惹過誰讓自己遭來橫禍?他東想西想,最後心底是一震……。

金俊秀將自己顫抖的雙眼慢慢看向沉默不語的朴有天,而朴有天也漸漸的將頭轉了過來,看著已紅了眼眶的金俊秀。

信任與背叛……

他該相信何者?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