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敏英的腦子更雜。

與朴有天的交情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若說他沒能升格為情人,那麼至少也算是朴有天身邊屈指可數的摯友了。朴有天從來就沒將他的心意放在眼底,他曉得朴有天不是故意視而不見,而是朴有天並不想談什麼戀愛。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的腦子很雜。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那麼在乎那句朴有天假設性的話語,明明沒有什麼,而事實上也真的什麼也沒有,但他就事情不自禁的會去觀察朴有天的一切行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同其他兩人都窩在這個大客廳裡,他們盤著腿各自念各自的書。

其實當他偷偷看著其他兩人時,本想闔上書的他都會覺得不好意思。書本跟他真的無緣,若是運動項目他能肯定自己的毅力與耐性絕對是在眼前這兩人之上的。只可惜,他現在面對的不是運動,是需要靠他腦力來解決的科目。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的人生的第一次模擬考,金俊秀決定將自己的作息調整回來。

每天提早去跑步,為的是省點時間,好讓自己的學科分數能好看一點。不過第一次模擬考的成績出來後,可以說是不盡理想,對金俊秀的打擊也很大。感覺自己這樣的節省跑步的時間好像也沒有好去哪。於是他也決定,不如就算了,認真念書什麼的都是狗屁,他也不想課後補習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看模擬考就要到來,金俊秀的作息有了些許的更動。

他六點半就來到學校,然後換上自己的布鞋就往操場上跑。他這麼早起有他的用意,因為他自己也曉得朴有天大約是七點左右會來到學校。所以如果他提早來跑一跑,然後沖一下澡,那麼回到教室就可以馬上讓朴有天幫他複習課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一如往常的早起,一大早就來學校的他,高興的換上自己的布鞋,穿上風衣也就往操場跑去。他站在操場上替自己暖暖身,時間過了十分鐘後,他便踏上步道,慢慢的跑了起來。

一圈兩圈不斷持續增加的圈數,他沒有停下來,也不想停下來。最近一堆的考試壓的他連換氣都不順暢,他只能來操場上拼命的跑,才能勉勉強強順順自己的氣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從以前就曉得自己班上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不過他與那人的氣場老實說是搭不上,可他也不是那麼討厭那人。對於那人的事情,他不是很了解,不過在成績上他算是挺深刻的。他所待的班級不是什麼資優班,可那人在他們班是第一名,在全校也是第一名。世界上什麼都可以很扯,就針對這一點,他就覺得那人很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居落成之時,朴府是被朴有天鬧得雞飛狗跳。至朴老爺也明白一切事情的緣由後,他差點沒氣瘋,更是向朝廷遞訴狀,說是金老爺欺婚,沒給予他一個正常的媳婦,搞的最後他兒子也變的不正常等內容。

不過這樣的事情最後卻被鄭允浩給解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沒有一天有例外。他每日早上去洽商前都會去觀看自己買下的土地上,他與金俊秀未來的朴府是蓋好了沒。他也會趁機的監工,要下人蓋出一棟堅固的朴府,好讓他與金俊秀共度下半輩子。

這些日子他沒去找金俊秀,而金俊秀也更不可能回過頭來找他,他們兩之間像是存有默契一樣,知道現在都還不是時候。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在一聽見沈昌珉給他帶來的消息,他跋足就往朴府跑回。

他喘著氣的走進朴府,所有下人一見上他,各個都是說不出話來。只見朴有天繼續往自己的臥房走去,他隨著迴廊越走越快,直到來至自己的房門前。門前外只有坐在石階上的朴有煥,他臉上哭的悽慘,小手不停擦著自己哭花的臉,沒有人理他,而他也不想理任何人,就坐在自己哥哥的房門前。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兒,今早要出門了?」

朴有天轉過身看了朴夫人一眼,他先是點了頭,爾後低聲說:「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隔天一早,金俊秀還在沉睡之際,朴有天早已先梳洗好準備去命下人為金俊秀準備補身子的藥帖還有燒熱水,待他醒過可以清洗身子,也順便補補身。但他卻未料過,當自己也才穿好衣裳時,伸手替金俊秀蓋了被子,朴夫人腳就踹了門,闖進了他們的臥房裡頭。

朴有天還未回過神來,看著自己的娘逼進自己,他緊張的趕緊搖著昏睡的金俊秀,急著性子說:「娘子娘子!」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過初次的房事之後,朴有天很貼心的衡量過,做一次,金俊秀的身子從能下床至開始走路不顛簸時,約約略略是三、四天左右。

這幾天他都是陪在金俊秀身邊,替他擋下不少的婆媳之爭,也幫他隱瞞他是男兒身的事情。不過就為了護著金俊秀,他自己倒是與爹娘有了些摩擦,也有了隔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他慢慢的睜開了眼來,入眼的便是趴在他胸口上的金俊秀。

昨夜他們似乎是相當賣力的配合對方,他是第一次,金俊秀也是第一次,用的好或不好是其次,最為重要的是,他憶起了金俊秀在床笫上對他告白的事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吻的金俊秀在他身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連氣也喘不過來,明明身上之人他不陌生,可他現下卻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應。

「唔……嗯……。」金俊秀本是抓緊朴有天便衣的拳頭,也漸漸的鬆散開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